第293章 偷聽

第293章 偷聽

昨兒個夜裡,裴闕老老實實睡了一晚上,安芷舒服地睡到天亮。

她剛醒來的時候,裴闕已經去上早朝了。洗漱后,安芷剛要用早飯,福生就匆匆進來,說許小姐來了。

福生話音剛落,安芷就聽到了許文娟說話聲,趕忙出去。

「你們裴家規矩可真大!」許文娟看到安芷的第一眼就說,「從我進門起,就一層又一層,比你在安府的時候麻煩多了。」

安芷好奇許文娟為什麼那麼早來,把人帶進客廳后,只留下冰露一個伺候,其他人都遣了出去,「你坐下說,我一邊吃早飯,一邊聽你說。」

許文娟看到桌上精緻的點心,喉嚨一滾,也有點餓了,「那我也先吃兩口,雲荷你來說。」

雲荷看看自家主子,又看看裴夫人,嘆了口氣,才說了原委,「前兩天,我家小姐出門買首飾,結果遇到了穆王府的林側妃。小姐不喜歡穆王妃,所以對穆王妃的妹妹也沒有什麼好感,結果那位林側妃……哎,也不是找茬嗆聲,就是一直纏著小姐說話,小姐不耐煩推了她一把,結果小姐自個兒摔了。若是正常摔了也沒事,卻偏偏摔到了賀世子的身上。」

說到這裡,雲荷是咬牙切齒,「首飾店裡人來人往,那麼多人都看到小姐被賀世子抱住,本來按小姐的性格,並不在意這種事情,可那個林側妃陰魂不散地偏要在事後去找夫人道歉,還說什麼讓許小姐沒了清白,沒她個狗頭的清白啊!」

聽到雲荷罵人,安芷意外地抬了抬眼睛,放下手中的筷子,問,「那後來呢,許夫人怎麼說?」

「夫人聽到這個事,送走林側妃后,立馬把小姐叫去問。」雲荷是越說越氣,「都怪林側妃那個嘴賤的,賀世子很快就鬆開小姐,而且賀世子是好心才扶住小姐,結果林側妃非要扯到清白。最後夫人氣得摔了茶盞,說小姐太不小心,以後別出門了,然後夫人就派人去問賀世子有沒有聯姻的意思。」

「那賀荀怎麼說?」安芷問。

許文娟吃得差不多了,回答道,「賀荀說只是不小心扶了下我而已,並不影響我的清白,如果有人說道,他願意作證,這就是婉拒了呀。我自己是不在乎這種事情,畢竟我之前定了那麼多次親,就夠人說道了,再來這麼一點東西,對我影響不大。」

安芷也覺得許文娟不是那麼注重這些細節的人,不然那會也不可能在她家住那麼久,「那你母親怎麼說呢?」

「我母親也不想我嫁給賀荀,如果賀荀要回九夷,那他夫人就要一起去,我母親才捨不得我嫁到那麼遠。所以她說先看看吧,只要沒人再提這個事情就行了。」許文娟接過雲荷遞過來的帕子道。

「既然沒什麼事,那你這麼早過來幹嘛?」安芷不解。

如果是一般的登門拜訪,怎麼說都得等吃完早飯再來吧,而且以許文娟的習慣,正常下哪裡能起得那麼早。

「是因為我昨晚越想越氣,林側妃那個賤嘴巴,你是沒看到她那一副得意的樣子,真想抽她幾個大巴掌。」說著,許文娟抬手對著空氣抽了好幾下,「我聽說她今天要去水雲間定衣裳,所以想找你一起去,我這人你知道的,都是直來直往,想讓你幫我看看她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。」

雖然安芷最近沒想出門,但許文娟都這麼說了,她便讓冰露去準備下。

而且聽雲荷說的那些,那個林側妃確實不是個好東西。

兩人收拾了一會,便一起出門了。

因為許文娟來得早,等到了水雲間的時候也很早,安芷說明了來意,交代張蘭把林側妃帶到隔壁,便和許文娟閑聊起來。

兩人聊了半個時辰左右,張蘭才帶著林側妃一行人到了隔壁。

在安芷待的雅間有個暗格,進去后就能聽到隔壁說話的聲音。

「娘娘今兒個,怎麼想到約我來做衣裳了?」是郝冬梅的聲音。

安芷和許文娟對視一眼,心有靈犀地點下頭,都在想可能會聽到不得了的事。

隔壁,林書玥坐下后,看著戰戰兢兢站著的郝冬梅,豐唇淺淺地彎了起來,「郝姐姐怎麼看著在怕我啊?」

「不……我身份低微,當不得娘娘的這聲姐姐。」郝冬梅怎麼可能會不怕呢,以前她跟著林書瑤的時候,雖說她自個兒沒有踩過林書玥,可林書瑤是經常踩林書玥啊,有時候她還會捧著林書瑤說厲害。現在林書瑤被幽禁,林書玥上位了,她怎麼可能會不怕。

聽到林書玥輕斥一聲,郝冬梅打了個寒顫,差點當場跪下。

林書玥哦了一聲,「那我就喊你王夫人吧,你別那麼緊張,過來坐。當初你和姐姐那麼好,怎麼,到了我這,連話都不願意和我說?」

「沒有沒有。」郝冬梅哪裡敢說不好,忙坐到了林書玥的對面,「今兒個側妃娘娘是想要做新衣裳嗎?」

「是啊,所以才叫你出來幫我挑挑料子嘛。」林書玥道,「不過,在挑料子之前,有些事我想問問你。」

聽到這話,郝冬梅心要提到嗓子眼了。

「之前你跟著姐姐的時候,是不是幫她收拾了許多爛攤子?」林書玥拿起桌上的瓜子,用力一壓,碎了,「比如,之前安芷的事,還有穆王府抬出去的幾個侍妾,是不是你幫忙處理的?」

「安芷是王妃娘娘自個兒不喜歡她,至於侍妾,這種事我不知道呀。」郝冬梅道。

從接到林書玥帖子的時候,郝冬梅就猜林書玥是為了知道林書瑤秘密請的她,可她見不到林書瑤,不懂林書瑤有沒有機會再起來,如果林書瑤再翻身,她卻賣了林書瑤,豈不是自找死路。

林書玥見韓冬梅不肯說,把手裡的碎瓜子往地上一灑,幽幽地道,「既然你不願意說也沒關係,不過我可是聽說了,你把那個侍妾的屍體賣給人牙子,人牙子又轉手賣給人冥婚。那可是王府的侍妾啊,就算沒能上玉牒,可都是王爺的人。你說如果這事被王爺知道了,你會怎麼樣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3章 偷聽

33.95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