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人婦

第296章 人婦

安芷聽裴闕說得那麼不客氣,輕聲笑了下,可剛出一聲,整個人就被裴闕拉到懷裡。

她嗔道,「你做什麼?」

「為夫抱抱夫人而已。」裴闕道。

安芷看裴闕的面上有些倦色,伸手替裴闕舒展眉頭,「今兒個,是不是有什麼事?」

「夫人,如果我被貶斥了,你還會要我嗎?」裴闕不答反問。

「我既嫁給了你,只要你不離心,自然是共同進退。」安芷知道裴闕不是一個會無緣無故問這種話的人,「是不是……你惹怒皇上了?」

「沒有,我就是突然這麼一問。」裴闕笑著抱起安芷,「既然夫人把一生都託付給我,就是拼了命,也不能讓夫人吃苦受累呀。」

「裴闕,你現在的嘴怎麼這樣會說,你以前不這樣的?」安芷被裴闕抱得熱,想要起身,卻比不過裴闕的力氣。

裴闕笑道,「夫人可真健忘,我說過的,以前我有心,但不敢。」

說完,裴闕就打橫抱起安芷,聽到安芷驚呼一聲,手裡的力度又緊了緊。

這一夜,安芷又到很遲才睡著。

次日睜眼醒來,裴闕已經去上朝了,安芷起床后,照常洗漱,同時派人去二房那問候下,維繫表面融洽。

等用過早飯後,安芷看日頭曬,便移步到書屋,但沒看兩頁書,春蘭就來抱,說二夫人來了。

聽到許氏又來,安芷便頭疼。

她們又不是什麼好交情,這種時候應該去找其他人吧。

哎,嘆了口氣,安芷只好回到客廳去找許氏。

剛進客廳,就看到眼睛紅腫的許氏,耐著性子道,「二嫂可好了點?」

「嗯,多謝弟妹關心。」許氏淺笑道,「我今兒過來,並不是為了昨兒的事。」她和裴敬吵架,不是一天兩天了,事情不是她做的,總有一日會被她揪出那個賤人的尾巴,「我是聽說弟妹和成家有些交情,想讓弟妹幫一個忙。」

交情?

安芷和成嫿是有一點交情,當年因為賀荀被刺殺的事,也確實幫了成家一點忙。但這會許氏說到成家,她有些不太懂,難不成二伯的復原和成家有關係?

在安芷不解地時候,許氏屏退了下人,冰露見此也識趣退了出去。

「是這樣的弟妹。」許氏來求人,語速便有些慢,透著一股變扭,「你侄女最近在說親,我覺得成家二房的嫡幼子挺不錯的,之前有去成家走過一趟,但好像沒有表達清楚意思,想著這兩日辦一次遊園,能不能讓弟妹寫個拜帖?」

比起裴敬的那點糟心事,許氏更關心女兒的婚事,反正裴敬休不了她,那她就無所謂夫妻感情好不好。

安芷聽明白二嫂的意思了,那成家倒是挺不錯的人家,忠義且身居高位,兩邊同樣是二房,倒是很匹配,她這位二嫂眼光倒是挺不錯的。

「既然是為了侄女的婚事,那我定然願意幫的。」安芷笑了笑。「不過,我是是與成家大房小姐有交情,但和成家二房有點兒不太愉快。二嫂可能不知道,那二房已故的嫡長子,曾經和我相看過,他母親元氏很不喜歡我。如果我寫帖子去,恐怕……」

安芷那會相看人家時,許氏跟著裴敬外放,不在京都,所以並不知道這件事。

聽此,許氏有點為難了,原以為能借安芷的人情把人請來,沒想到這裡頭還有這一層緣故,而安芷也不可能拿這事來騙她,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。若不是女兒要死要活地想嫁給那個成公子,她也不會放下臉來求安芷。

安芷頓了一會,嘆氣道,「二嫂,我覺得這事,你還是找大嫂比較好,她交際廣。」

「找大嫂?」許氏明顯地撇下嘴,「算了,我自己去吧。」

說完,許氏臉黑地走了。

等許氏離開后,冰露憤憤道,「夫人,這二夫人也太不尊重您了吧,剛上門求您時笑臉相迎,等你說幫不了,立馬就放下臉來,什麼人啊。」

比起能無時無刻都能笑臉待人的大嫂,安芷反而更願意和二嫂接觸,畢竟從二嫂的面上,就能看出二嫂在想什麼。

「你彆氣了,她黑個臉而已,讓她黑去就好了。」安芷淡淡道。

過了兩天後,安芷就收到二房的拜帖,說次日在竹林里品茶。

安芷以前有參加過許多宴席,各種名流貴族也都接觸過,但那會她是未出閣的小姐,每次都和未出閣的小姐待一塊,這一次不一樣了,算是她嫁人後,第一次出來赴宴。

安芷遠遠看到竹林的時候,便聽到裡面有絲竹聲傳來,她停在原地,聽了一會,直到三嫂從身後走來,兩人互相問了一聲好,才一起朝竹林走去。

進了拱門后,安芷就看到裴蘭一襲水煙色薄紗繡花褶裙,笑臉盈盈地跟在許氏身後和客人打招呼。

掃了一眼現在來的客人,大多是家裡夫君或者父親官職不錯的,看來二嫂不僅僅為了成家二房一人,這是廣撒網地推薦女兒了。

安芷微笑著過去和二嫂打招呼,四周有許多客人,許氏自然會做到表面融洽,三個妯娌親昵地問了好,安芷就和孟氏往正廳里走。

等進了正廳后,已經到了的人都在打量安芷,畢竟像安芷這種被退婚,還能再高嫁的人,滿京都里也找不到第二個,所以他們都好奇安芷狀態好不好。

安芷剛坐下,就有不熟悉的夫人上來套近乎,問新婚怎麼樣,能不能習慣裴家生活,還有一些不太看得起她的,冷言冷語說她是二手貨。

別人客氣,安芷也客氣,但如果對方不懷好意,安芷自然也回懟回去。如今她是裴闕的夫人,底氣足得很。這一來二去的,時間倒是過得挺快。

等快中午的時候,安芷突然聽到了許文娟的聲音,轉頭找人的時候,就看到許文娟急哄哄地進來。

「你跟我出去下。」許文娟沉著一張臉,額頭有大顆汗珠,應該是一路跑著來的,「你快起來啊,我一真是急死了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6章 人婦

34.34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