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8章 白日

第298章 白日

「林書玥是個野心勃勃的女人。」安芷小聲道,「但她現在的出身擺在那裡,想要做王妃,必須要有子嗣。可十月懷胎哪裡是那麼容易的,雖說林書瑤被幽禁,但人還是好好活著,她母親魏氏必定更想看到女兒繼續當王妃。」

「所以我去找魏氏,讓她想辦法把林書瑤放出來嗎?」許文娟覺得她好像懂了。

安芷笑著搖頭,「八皇子下令把人關了,那就不會輕易把人放出來,林家得有通天的本領,魏氏才能提這種要求,而且還要林書瑤配合。你想要林書玥不痛快,讓林書瑤好好地活著就行,只要林書瑤活一日,那林書玥就只能是側妃。」

從私心上來說,安芷可不希望林書瑤再出來,不然又要找她麻煩。

許文娟聽著有道理,可還是不懂,「那我怎麼做呢?」

「讓你母親和魏氏透露下林書瑤有多苦就行。」安芷道,「不管魏氏再貪慕虛榮,可對林書瑤還是很上心的,作為母親要去見見女兒,並給女兒送點得力的人手,八皇子還是不會拒絕的。」

從魏氏的角度來說,只要她女兒還活著,八皇子就不能磨滅林書瑤的存在,所以活著就是希望。而且魏氏可不是個善良的嫡母,若是林書玥上位,那魏氏可就要仰人鼻息過日子了。

所以只要有人提點下魏氏,給林書瑤送幾個得力得人,別讓林書玥把人蹉跎死就行。

許文娟聽到這裡才徹底明白安芷說的,豎起大拇指,「安芷,你真的厲害啊,難怪我母親總說讓我多和你學學。」

「你也很厲害。」安芷真心地誇,「你敢去威脅八皇子,還能說放下就放下,這些都是我做不到的。咱們各有長處,都不錯。」

很多時候,安芷會羨慕許文娟囂張時的勇氣,那是從小有人撐腰,才能那麼做。

現如今的安芷,確實有許多人撐腰,可矜持得過了前半生,就算重生一次,也做不到像許文娟那樣的豁出去。

話說到這裡,安芷便讓許文娟回去,免得家裡人擔心。

「我母親知道我在你這裡,肯定放心,不用急著回去。」許文娟道,「不過方才我急急把你從宴會拉出來,恐怕要給你惹非議了。」

安芷無所謂道,「他們要說什麼,就讓他們說去,我又沒被少說。」

「但那些人太壞了。」許文娟為安芷抱不平,「這段日子我參加宴席,他們都在猜你是不是用美色勾引裴四爺,還說你以色侍人走不長遠,看你往日高傲,想等你失寵呢。」

許文娟越說越氣,猛地拍下桌子,「我跟你說,你一定要看好你家相公,雖說他現在對你好,但他畢竟是有前科的,可別讓那些花兒蝶兒地飛來,一定要好好地讓那些說你的人看看,你就是最幸運的。安芷,你咳嗽幹嘛?嗓子不舒服嗎?」

在許文娟說到一半的時候,安芷就看到裴闕進來了,本想出聲提醒,可裴闕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許文娟說得又快,她只好假裝咳嗽提醒。

可許文娟完全沒領會到她的意思。

「你別不信我說的。」許文娟一副很有經驗的模樣,「我母親常和我說,這男人就是要一直盯著,再好的男人都有可能變壞,盯緊一點總不會出錯。再說了,裴四爺長得如此招搖,有時候我都忍不住多看他幾眼,更別說外邊那些世家貴女了。所以啊……」

「所以要緊緊地看著我。」裴闕出聲走到安芷邊上,看許文娟驚得嘴巴張大,拉住安芷的手道,「夫人,你聽到沒有,許小姐說得挺多,所以你要好好看著我,最好是每天都跟著我,不然我就要被其他女人拐跑了。許小姐,你說是不是?」

許文娟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裴闕早就到了,至於她的那些話,裴闕肯定都聽到。

看看裴闕,又看看安芷,許文娟啥也不說,拔腿就跑。

安芷看許文娟跑得像風兒一樣快,推開裴闕的手,「你做什麼呢,都嚇壞了她。」

「嚇嚇她也是應該的,省得她說我壞話。」裴闕覺得有必要再強調一下,「別人誤會我就算了,但夫人可不能多想,我從頭到尾,心裡只有夫人一個,以前的都是裝出來給人看的,夫人信我。」

說話時,裴闕又重新握住安芷的手,順便把人抱到了懷裡。

安芷很不習慣裴闕白日就這麼親昵,可裴闕每每都很樂於這種事情,掙扎幾次,她已經放棄了。

裴闕沒得到安芷的答案,不滿意地在安芷腰上掐了下,楊柳細腰,裴闕只用了一點點力,就怕把安芷給掐斷了,前面想說的話又換了,「你這腰摸著沒肉,得多吃一點才行。」

安芷拍開裴闕的手,惱怒道,「外頭的人都以為是我用美色勾引你,但他們不知道,我明明什麼都沒做。」

「是,夫人什麼都不做,就讓為夫願意為你沉淪。」裴闕說這話的時候,手已經不老實起來。

紅紗搖曳,緊閉的房門裡,又是一陣春色。

等事後,安芷狠狠地掐了裴闕一把,「你這樣,若是方才外頭來人,那怎麼辦!」

「來人就來人,我在你屋裡,讓人等著就是。」裴闕已經穿好衣服,起身走到軟榻邊上拿起茶盞抿了口,「你是我裴闕的夫人,有的是仗勢欺人的資本。」

安芷被逗笑了,她也起床了,慢吞吞地挪到軟榻邊上,打趣說,「那按你這麼說,我豈不是可以在京都里橫著走?」

「只要夫人願意,自然是可以。」裴闕道。

「那行,你這話我記著了。」安芷接過裴闕給她倒的茶,「對了,你今兒怎麼下朝那麼快?」

裴闕坐到安芷邊上,淡淡道,「今兒上朝時,我說了兩句讓皇上不高興的話,皇上讓我閉門思過半個月。」

「你說什麼了,竟然讓皇上把你禁足?」安芷坐直身子,擔心問。

「也沒什麼。」裴闕轉著手中的茶蓋,「不過是前些年,宗室、皇子們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外戚,欠了工部一點錢,我討要了一下而已。」

工部的那些陳年舊賬,不僅僅是欠錢問題那麼簡單,還有那些宗室們的不作為和品行問題,揭開皇孫貴族們的短處,也就是在打臉皇上,自然就會惹皇上生氣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8章 白日

34.45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