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家業

第29章 家業

安芷是最後一個到會客廳的,等她到了,才開始按輩分給孟潔敬茶。

孟潔今兒綾紅鍛邊綉牡丹長裙,略微有些顯老氣。

安芷敬茶后,得了的封包,隨手捏了下,很是單薄。她有看過孟潔的嫁妝單子,比她母親的十分之一都不如,孟家本就不如安家富有,孟潔估計又把大部分留給弟弟,這才帶了那麼點嫁妝。

不過嫁妝多少,安芷都不在意。

「今兒個你們都在,我就跟你說一聲,新太太剛進門,別看人家年輕,就欺負她。」安成鄴面色紅潤,笑嘻嘻地看著孟潔。他新得了年輕妻子,昨晚一番舒服下來,今兒是身心愉悅。

家裡的兩位姨娘都不是愛爭風吃醋的人,站在一旁,低眉順眼,連大氣都沒出。

唯有安芷淡定自若,「父親都這麼說了,我們肯定事事都聽太太的。我也有一事要說,如今太太進門,便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,我再管家就不好了。聽聞太太在娘家時就是個賢惠的,父親,我想把管家權交給太太,您看如何?」

安芷遲早要離開安家,霸著管家權並沒有用,還不如早點交給孟潔,也好賣她一個人情,讓自個兒清閑一點。

安成鄴巴不得安芷交出管家權,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,連連點頭說好。

故而在眾人散去時,安芷跟著孟潔走去了正屋。

孟潔沒有安成鄴臉皮厚,倒是和安芷推遲幾句,「芷兒,我剛到安家,還有很多事情不懂,管家的事你今日就交給我,我怕有許多事我做不好。」

「怎麼會做不好。」安芷笑,「咱們兩家差不多的府宅,太太跟著嬸子肯定學了不少。您不用怕錯了啥,橫豎您是府里的女主人,您想怎麼當家都可以。待會我跟您講幾件重要的事,若是再有其他,隨時打發人來問我就行。太太既然嫁到我家,咱們就是一家人,不用那麼客氣的。」

孟潔被安芷說得有些感動,嫁來之前她做了許多心理準備,特別是知道安成鄴風流,怕府中妻妾成群,她會沒有好日子過。結果今早一看,才兩位姨娘,一位庶子,排除掉外室徐氏,這樣的人家在京都里算是簡單的了。而安芷不曾為難她,反而主動交出管家權,讓她又更覺得貼心。

兩人一起進了正屋,早有人把賬本抬來,足足有三個箱子。

安芷指著箱子說,「這裡有兩箱是往年舊賬,太太不用急著看它們,主要是這箱新賬。在我說之前,太太可曾知道眼下安家的產業是如何來的嗎?」

孟潔自然是知道的,來之前她祖母就和她說了,讓她別太貪心,安芷兄妹都是能幹的,她不一定能算計得過安芷,守著自己的產業過日子就行,「我知道,夫君早年只是個普通舉人,因為得了你外公家的青睞,所以才能置辦眼下的這些家業。」

安芷笑著點頭說是,親兄弟明算賬,眼下若是不說清楚,日後就再有問題就不好說了,「當初父親與我母親成婚時,我外祖擔心父親太過於窮苦,便拿他的私產替父親先置辦了房屋田地,這些都是算在公中的,也就是太太日後需要管理的。而我母親出嫁時,外祖又給了豐厚陪嫁,從我母親過世后,便到了我手中,這一部分,便是我和哥哥的私產。」

具體白氏有多少陪嫁,安芷就不說了。

她拿出新賬本,分類擺好說給孟潔聽,「咱們家的水田、莊園、山林的供奉是半年一次,除去災年,每年的供奉不會相差太多,具體數額太太可以參考往年收成。京都里的店鋪一共有五間,他們的銀兩是每月上交。每年收成的錢,除了供應府里的日用,還有族裡修繕、蓋學堂等費用。這些便是主要的開支,還有一些細小的……」

安芷前後花了一個時辰,才和孟潔交代完安家的家產,最後再說到家裡的人員安排,「咱們家裡的丫鬟小廝,之前都是有定數的,像姨娘身邊能有一位一等丫鬟,三位二等丫鬟,太太是兩位一等,六位二等。像您陪嫁了兩位丫鬟過來,還可以再找管家挑六位過來。當然,若是您覺得不夠,也還可以再加。」

「夠了夠了。」孟潔有些坐不住了,安家看著和孟家差不多大,可這內里太不一樣了。她父母早逝,她對經營產業上又著實一般,叔叔用錢是個不省心的,嬸嬸總愛幫扶娘家,所以就李氏身邊,也才三個丫鬟,哪裡用得起八個丫鬟。

「太太不用覺得不好意思。」安芷笑,「其實咱們家這幾年也不如以前了,從我母親去世后,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,疏忽了對產業的管理,恐怕有許多問題,需要您去擔待了。」

「你才是客氣了。」孟潔聽安芷說話溫和有禮,不由放鬆了些,「跟你說句實話,我從沒經營過這麼大的產業,很多事情真的需要和芷兒學習。」

在出嫁前,孟老太太拉著孟潔講了一晚上,老人家雖然身體不好沒怎麼出門,可聽到外頭的評價,差不多就懂安芷是個什麼樣的人。孟老太太讓孟潔務必好生待安芷,女孩家都十六了,在家裡留不了幾年,等安芷日後嫁了人,就是她的一大助力。」

在深宅大院過日子,是絕不可能關起門不靠別人。

安芷已經說得差不多了,就和孟潔告辭了,關於如何對待府里姨娘她們,安芷沒有刻意去提,因為她覺得孟潔不會蠢到給自己找不痛快。

從正屋出來后,安芷長舒了一口氣。

這個家她管了那麼久,眼下可以拋下雜物,是真的太爽了。

「小姐,這往後您能好好休息了。」冰露看著小姐管家三年,知道這是件很辛苦的事。

「是啊,這樣我就有時間替你找個如意夫婿了。」安芷笑言,冰露比她還大一歲,已經到了適婚的年齡,「你跟我說說,眼下有沒有中意的,若是有,我這就去幫你打聽人品如何。」

冰露是安芷最親近的丫鬟,也是最會為她操心的人,就連安成鄴都沒冰露關心她。所以安芷一定要給冰露找個好夫婿,不妄冰露跟著她那麼多年。

「小姐,你說什麼啊!」冰露鼓著臉,耳根子都紅了,「奴婢從來沒想過嫁人,而且小姐沒嫁人,奴婢是絕對不會嫁人的。」

「你傻啊,要是我這輩子都不嫁人了,那你也不嫁人嗎?」安芷問。

「小姐怎麼可能不嫁人,您是京都第一美人,那些貴公子看到您,眼睛都移不開。」在冰露眼中,自家小姐是天下第一好的人,完全不可能嫁不出去。

聽到這話,安芷笑著嘆了口氣,冰露不懂,但她懂。那些貴公子看她是因為她的美色,並不是想娶她。若是她真的很搶手,又怎麼會在退婚後的一個多月里,只有一個臭名昭著的王家庶子來提親呢?

不過這也正好順了安芷的意,若是太多人來提親,她才不好辦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章 家業

3.3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