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 陣雨

第302章 陣雨

安芷看了一本書的功夫,裴闕就來了。

「七皇子都說了?」她問。

「嗯,是李達做的。」裴闕坐道安芷邊上,把方才和七皇子說的話,都轉述了一遍,「李達野心勃勃,現在把手伸到鐵礦上,應該是缺錢了。」

「他想要發展勢力,必然需要用到大量的錢。」安芷沒有意外,「那你打算什麼時候送七皇子走?」

七皇子在秋名山莊一日,就有一日的危險。

「後日吧,他身上的傷口多,若是現在送他離開,很可能路上就死了。」裴闕已經讓人去安排了,有他的人在,可以平安護送七皇子回去,「我已經讓人去給雲家送信了,咱們在這裏過最後兩天悠閑日子吧。」

一旦雲家和李達對上,朝廷勢必會亂起來,加上皇上還想新蓋道觀,一定會提前召喚裴闕。

安芷還挺喜歡山莊寧靜的日子,這樣的時光,過一日舒服一日,但不可能永遠這樣。

她給裴闕倒茶,「那咱們就好好享受這兩天。」

裴闕笑着接過安芷遞過來的茶,但握住的不是茶盞,而是安芷的手,帶着安芷的手,把茶盞里的茶一飲而盡,再安芷拉到懷裏坐着,「難得有這麼悠閑自在的大好時光,咱們可要盡興才行。」

「你想幹嘛呀?」安芷剛問完,就被裴闕橫著抱了起來,路上遇到山莊的下人,一個個都笑眯眯地看着他們,害得安芷不好意思地把頭埋進裴闕懷中。

進屋后,自然是半日春光半日歡愉。

之後的兩日,安芷都和裴闕待在山莊裏面,沒再去看七皇子。

等七皇子被送走之後,安芷和裴闕才收拾東西回京都。

回去的路上,遇到了一些從北邊逃荒而來的流民,讓安芷感觸頗深。

裴闕看到安芷皺眉,拉住她的手,「現如今的流民還比較少,京都府衙還能應付得過來的你不用太擔心,至少你存的那些糧食,就夠我們吃兩年。」

「如果流民真的多起來,我存再多糧食也沒用。」安芷明白亂世沒有完卵的道理,「現在是誰勸皇上,都沒用了是嗎?」

在這種時候大興土木,無異於是逼百姓造反,縱觀以前的歷史,災荒年間是最容易出事情的時候。

看到裴闕搖頭,安芷深深地嘆了口氣。

裴闕分析道,「皇上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,可他對於權力的慾望並沒有減少,而是掌控欲越來越強。在這種時候想要勸他清正廉明是不可能的,就因為新建道觀的事,皇上已經殺了兩個三品大員了,我只是被禁足,是運氣很好了。」

當今聖上,從登基起,就不是個特別有作為的人,年輕的時候都比較平庸,到了怕死的這一會,更不可能做到更好。

「夫人放心,道觀的事我會拖着的。」裴闕拍了拍安芷的手,把人摟住。

出來的時候是偷偷出來,回去時自然也要悄悄的。不過這份小心,只是做給別人看的,安芷夫婦那麼多日不在府上,其他三房肯定知道。

這不,裴闕剛進裴府,就被裴老爺子給叫走了。

安芷只好一個人回院子。

坐了半天的馬車,安芷腰酸得厲害,回到院子就躺下了。

直到傍晚,安芷才醒來,「冰露,端水來。」

外間候着的冰露,很快就端了水進來,「夫人,姑爺已經被皇上詔進宮了,讓奴婢跟你說一聲,這兩日有可能不回家住,讓您別擔心。」

安芷以為裴闕說的不回家是去工部住,便沒擔心,帶着冰露準備一些衣裳和日用品,讓福生送去工部,但等到了第二天,才知道裴闕被皇上派到了城東準備建道觀的地方。

「東西都送去了吧?」安芷問冰露。

「送到了。」冰露回道,「是福生親自交給順子的,說那裏人人都忙得像陀螺,讓您沒事最好別去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又問,「許家那呢?婚期定下了嗎?」

「定了。」說到這個,冰露笑了笑,「許小姐說她母親怕賀荀反悔,婚期就定在下個月初一,反正她的嫁妝是一早就準備好的。就這兩日,她便會來給您送喜帖。」

對於許文娟的這門婚事,安芷真不懂是好是壞。

從皇上賜婚的舉動來說,便是對許家的一種敲打,如果許文娟嫁給同樣的權貴家裏,勢必會讓皇上更忌憚。

可成婚是大事,特別是對於女子而言,若是夫妻不和,那日子真的不好過。就比如她母親,儘管有個厲害娘家,但還是敵不過夫為綱這一說。

這世道,對女子並不公平。

「哎。」安芷嘆了一口氣,婚期都定下了,再多說什麼都是無用,只能和許文娟一樣往好處想。

就在安芷剛嘆了一聲,天空中突然響起一聲悶雷。

「要下雨了嗎?」安芷喃喃說了一句,小跑出屋子,站在長廊下,仰頭看天,有烏雲,看樣子是要下雨了。

院子裏的下人們都很興奮,紛紛停下來準備迎接今年的大雨。

「沙沙」

有雨滴隨風落下,濺起地上的塵土,再啪嗒一起滲入乾渴的土地中。

「夫人,真的下雨了!」冰露興奮道。

安芷也很高興,「下雨了好啊。」只要下場大雨,田裏的莊稼便有了生長的機會,百姓們的日子才會好過一點。

可就在所有人剛激動時,雨聲就慢慢小了。

前後一刻鐘左右的時間,天便放晴了。

重新見到太陽的那一刻,安芷差點想罵人,可烏雲就是散了,太陽光再次席捲而來,很快就把剛才沾濕了的地表給重新曬乾。

「怎麼這就停了啊?」邊上的冰露感嘆道。

安芷也不懂為什麼就停了,難不成今年真的運勢不行嗎?

安芷抬頭看了一會的天空,就刺眼得睜不開。

「四夫人,老爺請您過去一趟。」王嬤嬤過來道,站在她邊上的,是個有些年紀的管事,頭髮白了一半,是裴老爺子身邊伺候的人。

聽到公公有請,安芷不敢耽擱,當即帶着王嬤嬤和冰露過去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2章 陣雨

35.03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