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3章 探探

第303章 探探

因為剛才的一場陣雨,讓安芷的心情有些不好,所以一路上都沒再說話。

穿過一片林子后,安芷才到了一處名叫聽松苑的地方,這兒的松木比別處的都要高大許多,錯落擺放了許多盆景。

安芷跟着進到一間敞開的書屋,進去時,公公裴懷瑾已經坐在案首拿着一本書看。

「兒媳安芷見過父親。」安芷行禮后,躬身站着等回話。

「坐吧。」裴懷瑾放下手裏的書,深邃的眸子望向安芷,「這段日子你在裴家,可還習慣?」

「都挺好。」安芷與公公並不親厚,就算以前常來裴家,那只是去裴家大房那,很少會見到公公這樣的人物,畢竟那會的公公還是首輔,比現在的裴闕還要忙。

「那就好。」裴懷瑾收回目光,瞥向屋外,「本來裴闕當了家,我應該讓你也管家,但想着這麼些年,你大嫂管家不錯,咱們家又是那麼大的一處院子,就想讓你先熟悉再說。」

到這會,安芷還沒摸出公公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,淺笑道,「不打緊的,大嫂管家很好,我來裴家這些日子,多虧了大嫂的照顧,才能像現在一樣輕鬆。」

「你不記恨就好。」裴懷瑾抬眉嘆了口氣,「咱們裴家百年世家,靠的不僅僅是每代家主的努力,還有無數同樣姓裴人的汗水。在你進裴家之前,裴闕應該和你說過,等你過門就分家,對吧?」

安芷抬頭看去,正好對上公公銳利的眼神,這種時候撒謊就沒用了,「是的,裴闕有和我說過。」

「那你怎麼看?」裴懷瑾問。

怎麼看分家嗎?

於安芷的私心來說,肯定是越早分家越好,分了家,那大家各自管理各自府上的事,會少了許多麻煩不說,也免去一些不喜歡的來往。

可這會能如實回答嗎?

安芷猶豫了一會,道,「不管小家還是大家,都逃不開一個裴字,只要人心齊,分家與否,並不重要。」

話是這麼說沒錯,可事實上,裴家的人都看得出來,裴家四房兄弟並不齊心,還各自有私怨。

裴懷瑾心裏並不喜歡安芷這個模稜兩可的答案,但對安芷的這份回答,還算滿意,不過他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安芷,「那如果兄弟不齊心,是不是就要分了?」

安芷的掌心已經出汗了,來之前只是以為尋常的詢問,沒想到都會是一些刁鑽問題,細細思考後,才回答道,「具體問題,得要具體分析,各種情況都是有可能的。」

繼續打哈哈。

在裴闕喜歡安芷的時候,裴懷瑾就派人查了安芷,那會他就知道安芷是個被培養得很不錯的閨閣小姐。

今兒找安芷過來,裴懷瑾是特意挑了裴闕不在的時候。

他問的這些問題,一個是想探探安芷的虛實,還一個是想聽聽安芷的真實想法。

現在看來,安芷既圓滑,又不夠圓滑,到底還是年輕了的緣故。

他並不打算讓安芷繼續模稜兩可下去,「那你覺得,我們應該分家嗎?」

這算是直接點出來了。

聽此,安芷身子下意識坐直了一些,「這事……我覺得於公於私,都應該分。」

「哦,為什麼?」裴懷瑾問。

「從私心上來說,我與大嫂實在尷尬。」安芷道,「從大家角度來看,裴闕和幾個哥哥……關係比較一般,與其住在一起鬧出大矛盾,還不如有點距離比較好。」

這個話,安芷有些大膽了。

她從公公的角度分析過,作為一位父親,應該是不想看到幾個兒子分家,慢慢疏遠。但公公又是一個老謀深算的人,如何弄權掌控人心是他最擅長的,所以他不會不知道讓裴闕他們繼續交集會產生更大的矛盾。

「你倒是說了句真心話。」裴懷瑾嘆了一聲,端起茶盞抿了一口。

確實,裴懷瑾不太想分家,年紀大了突然希望能闔家歡樂,可他自己的兒子他清楚,每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,要他們安穩地待在一處不鬧事,那肯定得有人成啞巴。

安芷心裏惴惴的,公公問了這麼些問題,她還不知道公公找她來做什麼,想問下吧,又不太敢,只好不安地坐着。

「聽說你字寫得不錯,我這裏有兩塊松墨,你帶回去用吧。」裴懷瑾起身道,「今兒喊你過來就是和你說說管家的事,既然你理解,那就先讓你大嫂管着。這家啊,不管分還是不分,你們都是一家人。」

說完,裴懷瑾就進了裏屋。

安芷出了聽松苑后,心跳還是很快。

冰露聽不懂老太爺說的話,小聲問老太爺什麼意思。

「就是讓我安分守己,別攛掇裴闕作妖。」安芷總結道。

顯然這段日子,她在裴家的一舉一動都在公公的監視中,她的這位公公,不愧是當了二十幾年首輔的人,謀略和心性都是她比不了的。

不過公公今兒的這些話,安芷覺得不該和她說,而是應該去和二嫂許氏說。

一直以來,她就只想着關門過小日子,管不管家,她是一點都不在意。

若不是裴闕當了家主,安芷更不願意去想管家的事。

裴家上下那麼多口人,管家可不是件輕鬆活。

安芷一邊想着,一邊回到了她自個兒的院子。

讓春蘭帶着院子裏新做的一些糕點,送去給其他三房,算是她對今天談話的一點回應,便去休息了。

之後的五天裏,裴闕都沒有回府,不過有派順子回來拿換洗衣服,順便給安芷傳幾句話。

直到這一日,張蘭來找安芷,說他們的一船貨,在京都外的碼頭,被人扣押了,安芷不得不出府去。

「咱們不是交足了碼頭費用嗎,怎麼還扣我們的貨物?」安芷的馬車停在碼頭附近,她如今是裴家的四夫人,不好出面,這會只能遠遠看着。

張蘭也坐在馬車裏,「他們說咱們交的是之前規定的錢,但現在不是原來的價了,夥計原想着多一點就算了,沒找到對方直接要漲一半,夥計氣不過,和他們理論了兩句,就被他們狠狠打了一頓,同時扣押了我們的貨物。」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謝謝大家的一路支持,我更新都是在晚上十點后,很少會提前更新,早睡的朋友們早上來看就行。

關於錯別字,每天要寫太多字,難免會有一些找不到,明天起我會回頭修改,謝謝大家的指出,感恩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3章 探探

35.11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