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 解酒

第308章 解酒

安芷沒能在許文娟那多待,因為宴席很快就開始了,不過通過許文娟的幾句話里,她能聽出許文娟對未來的一些憧憬,算是還不錯的一件事。

因為男女賓客分開坐,安芷便不能和裴闕一塊,而太太因為月份大了不能出來,姑母又不愛出門,所以到最後,安芷反而和魏氏幾人坐在同一桌。

如今安芷的身份,並不比魏氏差,所以見到魏氏的時候,安芷只是淺笑點頭,再沒搭話。

不過只看了幾眼,安芷就能看出魏氏瘦了許多,即使補了厚厚的一層粉,也遮不住魏氏的憔悴。

倒是附近桌的林書玥,面色紅潤,看著頗滋潤。

林書瑤已經得到了報應,安芷不再關注林家,吃席的時候,如果有人問她話,才會搭兩句。

等宴席結束,安芷本想著去找裴闕,不曾想魏氏會找她說話。

「安芷,你等等。」魏氏道。

安芷回頭,看到匆匆走來的魏氏,心生警覺,「伯母有事?」

「沒什麼事,就是順路和你說說話。」魏氏走到了安芷身邊,笑出一個有點勉強的笑容,「早前你和書瑤還沒出嫁的時候,你們可是好姐妹啊。」

雖然安芷很不想承認,但那會真是如此,都說同性相斥,所以她遭受的嫉妒不少,願意真心和她來往的很少。即使林書瑤帶了目的和她來往,但那會她覺得林書瑤應該是有點真心的,所以才願意和林書瑤一塊玩。

現在想來,都是她自作多情了。

魏氏看安芷不接話,有些尷尬,但還是強撐著道,「如今書瑤的情況你肯定知道了,她是真的很後悔,做了一些讓你誤會的事情……」

「伯母,我和穆王妃之間的事,您應該心裡很清楚有沒有誤會。」安芷聽明白了,這是有求於她,「她現在的困境,其實誰都幫不了,得靠她自己才行。您也是女人,並且在後宅里生活了那麼多年,您應該知道沒有男人會喜歡一個反著來的女人。如果穆王妃做不到放下身段,那她想離開穆王府,就只有等到被休妻或者老死的那天。」

以林尚書對林書瑤的態度,是不會拼進全力讓林書瑤和離,不然也不會把林書玥再送進穆王府。

安芷說的這些,魏氏也懂,她今兒本來是想讓安芷去穆王府看看女兒,如果有安芷這種有身份的夫人去探望,八皇子勢必會顧慮女兒,可眼下聽到安芷這麼說,就知道沒希望了。

從女兒被軟禁后,魏氏察覺到了許多過往的錯誤,人啊,要是一時得意就眼裡沒人,就是要遭報應的。

不過她都硬著頭皮過來了,話總是要說完的,「書瑤現在,已經轉變許多了,你是不知道……」

「母親你在這呀。」

魏氏的話再次被打斷,一聽到這個聲音,她就想扒皮罵人。

林書玥笑盈盈地走過來,「安芷也在啊,你們說什麼呢,看著那麼開心?」

安芷看著林書瑤來者不善的表情,微笑回應,「我們在說今兒的宴席真不錯,既然林側妃來了,那我就不打擾你們母女說話,先告辭了。」

「你別急走嘛。」林書玥遠遠地看到嫡母在和安芷說話,想知道她們說什麼,就急急過來了,「我們許久沒見了,我可想你了,你和母親一起來和我說說話吧。」

安芷:……那我是一點都不想你。

「林側妃,你想我什麼了啊?」安芷突然想到裴闕的那句仗勢欺人,讓她不用忍著。

這會四周人來人往,林書玥是肯定不會和她起爭執,但如果要用手段,她可不見得會輸。

面對一個區區側妃,安芷真不用太看重,畢竟多了那一個側字,就和林書瑤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林書玥被安芷這麼一問,瞬間說不出話來,再想開口時,安芷已經轉身走了。

「安芷!」林書玥咬牙小聲哼了句,再轉頭時,發現她嫡母也走了,氣得面色更難看了。

林書玥於魏氏而言,算是敵對狀態,魏氏對庶女有多不好,她自個兒知道,所以從她心裡來說,現在寧願讓把穆王妃的位置讓給別家,也不能給林書玥。而且,她女兒還好好活著在呢,上次看到女兒時,女兒確實轉變許多。剛才安芷的那些話提醒了她,只要還活著,就有翻盤的機會,且看著吧。

安芷不知道林書玥和魏氏有沒有再說話,轉過兩條長廊后,她便遇到了前來找她的順子。

「爺今兒多喝了幾杯酒,在偏院閣樓等您呢。」順子在前頭帶路。

「喝酒?」安芷奇怪,「順子,今兒誰那麼大膽,竟然敢讓你主子多喝?」

「都是一些長輩,說之前爺大婚那日放過了爺,今兒個可不能在放過。」順子說話時,已經停在一處閣樓前,「爺說了,讓您一個人上去就行,小的和冰露在下頭候著。」

安芷想著裴闕醉了,忙上樓去看。

她剛到二樓,就看到躺在軟榻上的裴闕,他青衣服帖地舒展在身上,濃眉好像點了墨水一般,儘管成婚一月了,她還是能看著裴闕的臉出神。

「怎麼,又看呆了?」裴闕睜開眼睛笑。

安芷回神,哼了一聲,「是看到了一頭呆雁。」走到裴闕身邊,用手背摸了摸裴闕的臉頰,有點兒燙,「你今兒喝了挺多酒啊?」

「是啊。」裴闕伸手攬住安芷,「是啊,所以需要夫人來解酒。」

「你別鬧,這裡不是咱們府上。」安芷拍了會裴闕的手,發現裴闕只是抱著她,就沒有再動,「你難不難受啊?」

「有夫人在,就不難受了。」裴闕道。

安芷哦了一聲,不知為何也有點困,不知不覺睡著了,等她再次醒來,已經過了快一個時辰,而裴闕已經醒來,正撐著腦袋看她。

她想要起來,卻被裴闕按住,「你做什麼呢,咱們該回去了。」

睡了那麼久,安芷心裡突突的,若是被別人知道就不好了。

「讓冰露上來幫你梳下頭,再下去吧。」裴闕對著安芷的臉頰親了一口。

安芷瞪了裴闕一眼,轉身下榻去喊冰露。

結果冰露還沒回應,她就聽到福生匆匆跑來,說安老爺喝多把林側妃給打了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晚安啦大家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8章 解酒

35.73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