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6章 罷工

第316章 罷工

「多謝你提醒,不過這事我昨兒聽裴闕說了,他讓我放心,不是什麼大事,那些人怎麼死的,裴闕已經有眉目了。」安芷道。

許文娟驚訝地愣了下,但很快就想明白了,城東發生那麼大的事,安芷怎麼可能不知道,笑道,「我是關心則亂了。既然裴闕心裡有譜,那就沒事,我這心裡也鬆了一口氣。」

安芷挺感謝許文娟能想著她,城東這事不大但也不小,許文娟是第一個想著她的,可見是真心為她想。

安芷轉身看了眼四周的園子,偶然會有幾片紅葉隨風落下,可見秋日快要來了,「我聽說,九夷王給你送了禮物,怎麼樣?」

「就那樣吧。」許文娟無所謂道,「一個被放棄的質子媳婦,哪裡能得到重視。不過這樣也好,在京都多留幾年,我也能多安生幾年。」

嫁給賀荀之前,許文娟就知道賀荀終究是要回九夷的,為了他的母親,還有他隱忍的前半生,這是賀荀提前告知她的。

「都是些可以不用在意的人,你這樣挺好。」安芷寬慰道,「如果賀荀能放下仇恨,在京都過一輩子,也挺好的,你有個強大的母族,就算賀荀不當官,你們倆的日子也會舒服。回到九夷后,就要勾心鬥角,一個疏忽就可能沒了命。不過我是旁觀者,沒經歷過賀荀那些亂糟糟的事,也無權去勸賀荀放棄。」

許文娟哈哈笑了下,「我都沒愁,你怎麼先發愁想那麼多。這日子過的是眼下,往後有什麼事,那是以後的事,我從來不想那麼多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不再提這個。

兩人聊了一會天後,去了正廳用飯,正好趕上賀荀回來,三人一起吃的。

賀荀不是京都這邊的人,沒有那麼多規矩,給許文娟夾了菜,再看向安芷,「你家爺們最近有點慘啊,城東死了人不說,朝堂還有人不停彈劾,加上幾位皇子的夾擊,日子想著就難。」

「嘖,你怎麼話那麼多?」許文娟斜了賀荀一眼,賀荀立馬低頭往嘴裡扒飯。

安芷淺笑說多謝關心,「裴闕最近,確實事挺多,不像賀世子悠閑自在。我們兩家向來交好,既然賀世子如此關心,不如騰出手幫幫忙?」

「咳咳。」賀荀被飯噎到,攻擊裴闕的都是一些豺狼虎豹,他好不容易得了現在的悠閑,打死也不願意去摻和,扒飯的頭更低了,當沒聽到安芷的話。

許文娟看自家相公裝傻,哼了一聲,「怎麼不吭聲了哦?剛才不是還幸災樂禍?」轉頭看安芷,「安芷你放心,我幫你。」

安芷笑了下,「哈哈,我說笑呢。」

吃完飯後,安芷便要告辭了,許文娟送她出門,兩人約好過段日子再一起出門,安芷便去了城東。

雖說裴闕讓她放心,但眼見為實,她還是想去城東看看。

等到了城東后,她沒有去找裴闕,而是讓福生去打聽最近道觀建得如何,她沒有下馬車,只是坐在馬車裡往外看。

「夫人,奴婢瞧著怎麼沒多少人幹活?」冰露掀開車簾的一條縫隙往外看。

安芷也發現了,外頭比她上次來,少了許多人,「等福生回來吧。」

過了會,福生回來說是工人們罷工,不為死了的工人給個說法,就不開工。

回府的路上,安芷都在想裴闕會怎麼做。

從裴闕的角度,最好也別建道觀,勞民傷財不說,還很可能會被百姓認為是佞臣。

這會的百姓還沒到山窮水盡只剩最後一口飯的時候,所以不敢怨恨皇上,那就只能轉移仇恨。

世人就是這樣,欺軟怕硬。

安芷倒是不怕什麼名聲之類,就是擔心皇上可能卸磨殺驢,或者日後新帝登基會秋後算賬。

其實這事和裴闕真沒啥關係,皇帝要建道觀,裴闕也勸說過,但勸說無果啊。

哎,若是再不下雨,或者皇上繼續昏庸,那肯定要大亂。

夜裡裴闕回來后,安芷和他說了自己的想法,「我覺得,皇上一時半會還在,罷工這事你還是得儘快解決。」

「不急。」裴闕看著梳妝台邊上的安芷,散開他的頭髮道,「這件事我打算拖著,罷工也好,事情鬧大了,皇上就要問罪了。而且時間拖得久一點,指不定就拖到皇上做不了的時候。」

「你是不是知道誰幹的了?」安芷轉身問。

「嗯,是八皇子出的手。」裴闕朝安芷走過去,墨色長發如瀑布般垂下,在他抱住安芷的時候,也鬆軟地掛在安芷身上,「大抵是看我幫了雲家,又不針對五皇子了,所以想了個餿主意。你且看著吧,皇上如今迷信且沉迷養生,壞了道觀的事,八皇子可沒好果子吃。」

安芷還是有點擔心,「就算八皇子會因此折損,那皇上也會遷怒於你吧?」

剛說完,安芷就有點懂裴闕的意思了。

裴家作為百年世家,不站隊是裴家生存的基本原則,所以在幾番勢力斗得最嚴重的時候收勢,並不是一件壞事。

裴闕笑著說沒事,「皇上的遷怒並不可怕,新帝對裴家的態度才重要。」

要想維持著世家的長久,那就不能一直在一人之下,因為站得越高,盯著他們的人就越多。

夫婦倆心裡都明白對方心思,紅鸞帳下,不再談論朝堂,又是一番迤邐春色。

次日安芷意料之中地起遲了,醒來的時候,裴闕已經出門去上朝了。

冰露端了熱水進來,一邊擰面巾,一邊皺眉道,「夫人,咱們府上的一口井沒水了,您說咱們府上都有井枯了,那外頭豈不是更糟?」

安芷穿好鞋子,走到面盆邊上,嘆了口氣,「今年統共就下過兩次小雨,那點雨水剛才地面澆濕就停了,外頭確實不好過呀。可下不下雨是老天爺的事,咱們也無能為力。」

「是啊,之前皇上祭祀河神也沒用,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到頭。」冰露轉頭向窗外看去,外頭烈日當空,一點要下雨的意思都沒有。

安芷洗完臉,往外間走,「天不下雨,我們也沒辦法,以後的事也預料不到。先吃飯吧,吃完飯,我打算回娘家一趟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6章 罷工

36.45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