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8章 袁家

第318章 袁家

安芷帶了不少嫁妝過來,可就算嫁妝再多,那都是一一登記在冊,好生存在庫房裡,還專人看守的。

「怎麼回事,你仔細說說?」安芷放下書,讓冰露把門關上。

冰露關了門后,開始回話,「方才奴婢和春蘭去庫房找禮物,因為送拜帖的人身份各不同,準備的禮物也要不同。我們兩個就先擬了一份預備送禮的單子,再分頭去找,不曾想,我們的預備的東西里,都有少了的。奴婢便又去翻了翻其他的箱子,也發現少了一些東西,現在春蘭還在清點,奴婢先過來回稟。」

嫁妝是女子的陪嫁,這是婆家都不能動的東西,可安芷嫁過來還沒兩個月,嫁妝就被人偷了,這可是件了不得的事。

「你去把春蘭叫過來,讓她先別清點了,再把王嬤嬤也叫來。」安芷道。

安芷的庫房鑰匙,冰露和王嬤嬤各有一把,冰露肯定不會偷,王嬤嬤也不會,但鑰匙只她們兩個有,所以得把他們先叫來問話。

沒過多久,冰露三人就回來了。

「夫人,這事奴婢敢對天發誓,真的不是奴婢偷的!」王嬤嬤最先開口,庫房不僅僅是她在辦差,還有她兒子兒媳在守庫房,出了那麼大的事,她這會心都快要跳出來。

「嬤嬤是我帶來的人,自然信任,我叫你們來,是想聽你們說說都沒了什麼,庫房最近又有什麼奇怪的地方。」安芷道。

春蘭開口回話,「按著奴婢目前的清點,沒了普通金飾頭面一套,白玉手鐲一對……都是一些中等值錢的東西,但加在一起,估計值個四千兩銀子。」

「都是一些拿出去就能典當的東西啊。」安芷若有所思道,「這些東西並不特殊,一般的官宦人家都有,不至於貴重到一查就能查出來是誰當的,看來這賊挺聰明的。王嬤嬤,你再說說平日里是如何看守庫房的?」

就算主子說信她,但王嬤嬤還是出了一背的汗,方才已經默默發誓,如果知道是誰偷了,她一定要狠狠地拉出來教訓!

「回夫人,奴婢白日里在正屋當值,所以庫房那裡的打掃和日常看守,都是奴婢的兒子兒媳在做,夜裡奴婢才睡在庫房邊上的屋子裡。」王嬤嬤舉手發誓,「奴婢的兒子兒媳都是老實人,他們絕對不敢幹這種事。」

安芷對王嬤嬤一家知根知底,並不懷疑,而且鑰匙就兩把,誰會蠢到這樣去偷。

她思考了一會道,「庫房的鑰匙只有王嬤嬤和冰露有,這鑰匙你們兩個都是不離身帶著,這麼說來對方不是偷了鑰匙進去。那他是怎麼進去的?」

冰露三人互相看了下,都搖頭說想不到。

庫房就在安芷住的屋子後面的邊上,也就是裴府的中心位置,肯定不是外頭來的賊。既然是家賊,那對方一定對這院子里的情況很熟悉,不然不可能摸進庫房偷東西。

安芷這會也想不到是誰偷的,也想不到對方怎麼進去,嘆了口氣,對冰露三人招招手,「你們過來一點,我和你們說……」

~

偷嫁妝的事,從書房那日交談后,好似就像沒發生過一樣,但只有安芷主僕幾人知道,他們早已派人守在庫房,就等著對方自投羅網。

不過就算髮現人,安芷也不打算打草驚蛇,她心裡其實有個大致的方向,這會還不太好確認。

之後幾天,安芷就和往日一樣,在家裡喝喝茶看看書,門也沒出。

直到二房的裴蘭親事要定下來了,安芷才去二房那沖沖門面。

許氏看中了禮部侍郎的侄兒袁京生,算是門當戶對的一家。

這個袁京生家,和安芷還有一些淵源,之前淮州老家大伯的女兒,就是嫁給了袁家偏支的一戶人家。不過對方和安芷鬧得不太愉快,所以從安芯姐妹離開安家后,安芷就再沒關注她們。

但和袁家人見面時,他們好像為了和安芷拉近關係,特意提了一嘴這件事,只是安芷不想多談安芯的事,畢竟那可不是善茬,她可不希望再被對方黏上。

今兒兩家見面,是正式走禮之前的最終確認,其實已經說得差不多了,就是讓兩個大家族的人見見面,互相認識一下。

那個袁京生,安芷遠遠地看了一眼,面相白凈,長相斯文,一看就是讀書人,光是第一眼緣,倒是不錯。

就是裴蘭的笑容有些勉強,雖說極力擠出開心的笑容,但小姑娘城府到底沒那麼深,偶爾還是會流露出一些喪喪的表情。

今兒是二房的主場,安芷便坐在邊邊上,只想安安靜靜度過。

過了會,孟氏也過來了。

「弟妹怎麼不去摸牌九?」孟氏笑著問。

「都是一些不熟的人,我不愛打。」安芷倚靠在欄杆上,反問,「三嫂也沒去啊?」

孟氏淺笑回答,「我剛輸了一圈,已經夠了。二嫂今兒看著是真開心啊。」

「尋得一個如意女婿,自然是要開心的。」安芷有一句沒一句地接著話頭道,「日後等三嫂找女婿的時候,也是一樣的心情。」

孟氏掩嘴哈哈笑著說是,「不過我沒那麼心急嫁女兒,這女兒家的,在家裡可以千寵萬寵地長大,可嫁了人就要伺候一大堆人。我就一個女兒,願意多留她兩年。」

這兩年裴軒官運亨通,孟氏不急著嫁女兒,還一個原因是等相公再升一升,到時候女兒可以挑揀的人家會更多。

孟氏轉頭看安芷,「我們三房的孩子都長大了,差不多性子都定了。倒是弟妹你得抓緊啊,早日生個孩子才是好的。」

說實話,安芷並不想在這個時期生孩子,一來是家裡四房還在一起生活,還一個是外頭局勢太亂,讓她很不安心。

不過這種話,是不能和別人說的。

她抿著唇,不再開口接話,假裝害羞。

因為不是主角,安芷敷衍地度過了一天,在二房用過晚飯後才回去。

等到自個的院子時,天色已黑,安芷停在院子里,抬頭看了下月亮,王嬤嬤就在這時候過來,湊在她耳邊說發現偷東西的賊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8章 袁家

36.89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