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好人

第31章 好人

前幾日,收到安蓉為了富商拋棄裴鈺的消息時,安芷還曾想過如果有這麼一個男人為了她撇下一切,她說不定會願意再愛一次。

看著眼前的裴闕,安芷目光漸漸收攏起來。

她不知道自己願不願意,是真的不知道答案。

不管前世,還是這輩子,她對裴闕都沒有太關注,對他的了解就是花樓常客,手段狠厲,千萬不要得罪他。可裴闕具體是個什麼樣的人,她卻是不知道的。

裴闕見識的人多了,安芷雖說儘力掩飾本真,但在他眼前就是白紙,一眼就看穿安芷在糾結,「我懂了,你現在還是對我沒有信心。安芷,我會做給你看的,直到你願意自己站在我身邊,和我一起風雨同行時。」

說完,裴闕站了起來,「走吧,我送你回府。」

安芷回家后好久,都是懵的。

冰露看著小姐發獃好久,都怕了,「小姐,您可別嚇我,您跟我說句話行嗎?是不是裴四爺對您做了什麼?」冰露已經做了最壞的想法,和最壞的打算,就是拼了命,她也要替主子報仇。

安芷望著窗外看了許久,她一直在想裴闕的話,這會她才想起來裴闕還沒回答她的問題,他到底是什麼時候看上她的。

「小姐?」冰露哭了。

安芷回神聽到冰露哽咽,哎了聲,「你哭什麼,裴四爺沒對我做什麼,就是說想娶我,以後會努力給我看。」她沒想瞞著冰露,這個世界上,冰露是她唯一能說貼心話的人了。

冰露驚呆了,「他……他……竟然想讓小姐做妾?」

「不是,是正妻。」安芷起身往屋外走去,「很震驚吧,我也很驚訝,真不懂他看上我什麼了。」

「小姐聰穎漂亮,裴四爺看上您很正常。」冰露立刻分析道,她想到如果主子能嫁給裴闕,那就是在狠狠打林書瑤她們的臉,想想就帶勁,期待問,「那小姐,你同意了嗎?」

安芷回頭看向冰露,「看你這笑的,怎麼,你希望我同意?」

「難道小姐不同意嗎?」冰露的想法和安芷不一樣,「裴四爺有才有貌,還很有才幹,是京都里大家閨秀都願意嫁的公子。」

安芷嘆了一口氣,她的那些理論,和冰露說不到一起去,「走一步看一步吧,這事你誰都不能說哦。」

「奴婢明白的。」冰露保證完,看到從遠處匆匆走來的喜兒,提醒道,「小姐,太太跟前的喜兒來了。」

過去的半個月,孟潔已經熟悉了安家事物,已經不怎麼派人過來了。

安芷瞧喜兒行色匆匆,往外走了幾步。

冰露問:「喜兒姐姐,你這麼著急,是怎麼了?」

喜兒給安芷快速行禮,眉心一直蹙著,「小姐,您快去幫幫我家太太吧,那個徐氏鬧上門來了。」

聽到徐氏兩個字,安芷心情頓時更差了,「怎麼回事?」

「一開始徐氏在大門哭著,說太太善妒不能容人,要害死她。太太得到消息時,外頭已經圍了一群人,太太只好把人先帶了進來,這會正在會客廳哭呢。」喜兒都快哭了。

又來這招。安芷心想。

不過這次,她不打算做惡人了,當初讓安氏幫忙給安成鄴續弦,一方面是想遞出管家權,另一方面就是想找人收拾徐氏。

「這是父親與外室的事,我就不好去參與了。」安芷說著看到喜兒要跪下,忙讓冰露扶住,「喜兒,真不是我不願意去幫太太,只不過之前因為徐氏,我和父親已經吵了好幾次,若我再插手,父親就要不認我這個女兒了。但有句話,我可以提點下太太,徐氏當面一套背後一套,最會弄些小手段,讓男人覺得她單純漂亮。太太應付徐氏,不用太過剛硬,可以做個假好人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喜兒是得了主子吩咐來喊小姐,若是小姐不去,她就為難了。

「你就放心去說吧,太太那麼聰慧,聽到我的話,肯定懂的。」安芷讓翠絲送喜兒過去。

目送喜兒走遠后,冰露才開口問安芷,「小姐,咱們不過去看看嗎?」她真的想看徐氏遭到報應。

「過去就要我出面了。」安芷笑著往屋裡走,「經過之前的幾次,我算是明白了,以前的我就是太傻,什麼都硬碰硬,反而給了徐氏機會。眼下新太太都進門了,於情於理,這事都不該我這個未出閣的女孩去管。我們就等著看熱鬧就行。」

關於這點,還是裴闕提醒的她。

這麼一想,裴闕好像真的教了她許多東西。

與此同時,會客廳里,喜兒回去后和孟潔說了安芷的話。

孟潔明白,安芷這是把事情完全推給她了,難怪祖母都誇安芷機敏。

看到堂下還在抹眼淚的徐氏,孟潔得知安成鄴回來了,立馬讓人去把安成鄴叫來,然後親自去扶起徐氏,「姐姐可別哭了,你和老爺的情分我都知道,我是女人,我也懂姐姐的苦。待會等老爺來了,我就安排你進門。」

妾室是上不了族譜的,所以是能由主母定的。

徐氏沒想到孟潔會真的答應讓她進門,可既然打算答應,剛才又為何要讓她哭那麼久?

徐氏面上不顯,面上抽泣著誇孟潔心地善良,是她見過最好的太太。

等安成鄴到的時候,看到的就是孟潔在和徐氏熱切聊天,得知孟潔願意讓徐氏進門,安成鄴是嘴巴都笑歪了,直誇孟潔賢惠大度。

「不過徐氏今天來的突然,我什麼也沒收拾,太虧待徐氏了。」孟潔扶安成鄴坐下,柔聲說出她的安排,「我是想啊,讓徐氏先回去住兩天,等我整理好院子,安排了人,再派人去接徐氏進門。」

安成鄴是聽得心裡高興,連連說好,壓根就沒想太多。

徐氏做夢都想有個名分,根本不在意接不接,反而怕夜長夢多,「太太,我不在意那些的,只要你能讓我留下,我就感激不盡了。」

孟潔笑了下,「這話你就說岔了,不是你要不要,而是我們安家要臉面,日後不能留個刻薄妾室的名聲,老爺您說是吧?」

安成鄴努力十幾年都沒能讓徐氏進門,本來都放棄這個想法了,結果孟潔剛進門就處處替他著想,他還有什麼好說不的呢,便讓徐氏回去收拾東西。

翠絲送喜兒回來,便一直留在角落偷聽,她等徐氏走後,忙跑回去和安芷說了孟潔的打算。

「這……太太怎麼想的啊?」冰露氣得差點摔了手裡的花盆。

安芷卻一副淡定,「你急什麼,太太是不可能讓徐氏進門的,眼下徐氏還沒進門就讓她頭疼不已,所以她啊,聽懂了我的話,演戲給父親看呢。」

冰露:「小姐是說?」

「等著吧。」安芷放下毛筆,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山水畫,「就這兩天,就是徐氏的死期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章 好人

3.58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