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4章 嚴辦

第324章 嚴辦

吩咐完順子后,裴闕就拉著安芷進屋了。

外頭的事情有順子和王嬤嬤幾個,安芷並不擔心,讓冰露端來一壺熱茶后,安芷就讓伺候的人都出去了,只留下她和裴闕。

「今兒個,謝謝你了。」安芷給裴闕倒了一杯茶后,走到裴闕身後,給裴闕按肩膀,「今兒這事,如果是我出面,肯定會被人說我不顧舊情。謝謝你能想著我。」

這個世道,不僅僅是安芷父親那種風流男人,大部分男人都做不到裴闕那麼替夫人著想。

就比如今兒這事,不是安提的,而是裴闕主動為安芷著想,雖說這裡頭有些安芷安排的原因,但裴闕一開始是有這麼個心思的。

裴闕長吁一口氣,大手覆在安芷的手背上,「你我之間,不用那麼客氣。會有今兒這樣的事,也有我的縱容。」

安芷沒接這話,從後面抱住了裴闕。

裴闕心情是有些不好,在面對熟悉人的時候,他忘了人無完人,所以才會覺得那點小囂張沒事。

他轉身抱住安芷,過了一會,才緩聲道,「今兒會趕出去許多人,明兒個讓人牙子來一趟吧,你挑一些新的人頂上。」

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安芷看裴闕不開心,她也有點不好受。如果可以,她很願意金奶媽是個善良的人,但事實上不是。

四房這裡搜院又帶人見官的,動靜大得整個裴家都知道了。

安芷借著這次機會,不僅僅是把和金奶媽相關的人處理了,平日里偷奸耍滑的人,還有其他幾房送來的小人物,都給攆出去了。

到最後,院子里剩下的人都是踏實肯乾的。

次日人牙子就帶著人上門,安芷花了兩天的功夫挑人,重新把院子給整頓好。

再有,她之前陪嫁時帶來的人,也都正式有了活。

四房這院子啊,沒了金奶媽那些人之後,徹底掌控在安芷手裡了。

至於金明宇夫婦,被杖責后判了流放,因為沒有人花錢給他們疏通,出了京都沒多久,就雙雙斃命了。

而金奶媽則是和金明和夫婦一起離開的裴家。

對金奶媽,裴闕到底沒把事情做得太絕,允許他們帶上細軟離開,雖然被扣下大部分錢財,可剩下的也足夠他們一家過平淡日子。

只不過金明和對金奶媽有長久的怨氣,加上離開裴家后,金奶媽天天抱怨和打罵,金明和一氣之下,帶著媳婦和女兒離開了京都,留下金奶媽一個人。

等金奶媽發現大兒子一家丟下她之後,氣得中風癱倒,因為沒有人發現,餓死在地上,最後還是裴闕讓人埋了金奶媽。

關於金奶媽一家的事,就此告一段落了,安芷也徹底掌控四房的院子,日子順遂地到了八月初,安芷得準備中秋進宮宴了。

就算加上前世,安芷進宮的次數都屈指可數。

她現在很不喜歡宮裡步步小心,守著各種規矩的做事方法,若不是因為裴闕的官職高,她是真不願意進宮。

之前讓張蘭準備的衣裳,張蘭已經做好送來了,至於珠寶首飾,安芷有一大堆,帶著冰露跳了幾樣配飾后,就算準備完了。

因為許文娟也要進宮,所以在進宮前兩天,許文娟特意過來找了安芷,說到時候兩個人一起進宮。

安芷邀許文娟到院子里喝茶,八月的天已經不太熱了,樹下偶有微風吹來,清爽又舒服。

許文娟左右看了下,「我怎麼覺得,你這院子里的人,換了許多?」

金奶媽的事,裴闕刻意壓了下來,現在外頭的人,不刻意打聽裴家短處,是不會知道的。

安芷笑著抿了口齒,慢慢說了金奶媽的事,「現在里裡外外,可以說都換了個新,比起之前,我可以舒服多了。」

以前雖然是在這裡的院子里,但做什麼都有人盯著,現在院子里的人都知道她的厲害,就算還有一兩個有賊心的人,那也很快就會被發現。

「你早就該這樣了。」許文娟大咧咧地拿了一塊糕點吃,「最開始那會,我還想著你怎麼憋屈了,但我又不敢多指手畫腳,畢竟裴闕可不是個好惹的主。現在吧,雖然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拖那麼久,但事情都解決了,那就行。」

安芷笑著點頭說是,許文娟是個很有趣的人,安芷和她說話,每次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。

就是可惜,安芷還是做不到像許文娟一樣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

「對了,你是不是還不知道,八皇子被訓斥了?」許文娟問。

安芷確實不知道,「什麼時候的事?」

「就昨兒個下午。」許文娟道。

昨兒裴闕回來得很遲,安芷那會已經躺下了,所以兩人沒有多閑聊,鑽進被窩就一起睡覺了,所以這事安芷不知道正常。

「你知道為了什麼嗎?」安芷問。

「好像是因為城東道觀的事,具體是什麼,我不知道,就是聽我父親說了一句,我再問,父親就不願意多說了。」許文娟攤手,嘆氣道,「他們總想著讓我少知道一些事,這樣就能少牽扯進麻煩,可這怎麼可能嘛。」

安芷也覺得不可能,從許文娟嫁給賀荀的那天起,許文娟的命運就註定不可能平平淡淡了。

她分析了一下,「城東只有前一陣子死了幾個工人的事,那會裴闕說和八皇子有點關係,應該是這件事。」

「如果這事真的是八皇子做的,那八皇子要倒大霉嘍。」許文娟並不關係八皇子的死活,反而還有點幸災樂禍,「聽我父親話里的意思,皇上很重視城東的新道觀,而之前死人的事,嚴重影響了工期,皇上要嚴辦的。」

事實上,真的就如同許文娟猜想的一樣。

當天下午,安芷就收到了皇上在上朝時發了雷霆大怒,直接撤了八皇子的封號,從親王降為郡王,並讓他在府里閉門思過。甚至連中秋國宴,都不讓八皇子參加。

等晚上裴闕回來時,安芷和裴闕確認了這件事,是真的沒有錯。

「八皇子這一脈,在奪嫡上,是基本沒希望了。」裴闕道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24章 嚴辦

37.59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