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章 蜜罐

第325章 蜜罐

中秋這日,裴闕不用去上朝。

安芷有許長時間,沒在睡醒時看到裴闕躺在身邊,所以今兒個睜眼看到了裴闕,是真有點兒被嚇了下。

「你平日裏,都是睡的那麼香的嗎?」裴闕捏了下安芷的鼻子問。

安芷搖頭躲閃,嗔道,「你別捏了,咱們得早點起床去給父親請安呢。」

裴懷瑾那裏不用每日都去,但初一、十五時要過去請安,特別是像中秋這樣的日子,中飯還得在那邊吃,去遲了可不好。

裴闕醒來有一會兒,他難得和安芷一起賴床在家,突然抱住安芷,蹭著安芷的脖頸道,「父親年紀大了,本來就不喜歡那麼多人圍着他轉,咱們去遲一點也沒關係。」

「那可不行。」安芷感受到一絲危險,咬了下裴闕的手臂,從床上跳下來,「你是家主,沒人敢說你的壞話,但是我不一樣,我可不能遲去。」

說着,不給裴闕起床抓人的機會,大聲喊了冰露進來。

一番洗漱過後,安芷才和裴闕出門。

四房的院子立三房最近,所以安芷夫妻倆出門沒多久,就遇到了孟氏夫婦帶着孩子們,兩房人便一起過去。

裴闕和三哥裴軒走在最前頭,兩人在討論最近八皇子的事。

安芷則是和孟氏跟在後頭。

孟氏因為孕吐厲害,氣色有些不好,安芷關心地詢問了一些日常。

「我這次懷孕,比以前都要吐得厲害,也不知道是個小子還是姑娘。若是姑娘,那也太鬧騰了一點。」孟氏已經有了一個女兒兩個兒子,所以並不在意生男生女,只要孩兒健康就行,「今兒宮裏的晚宴我也去不了,聽說弟妹已經和賀夫人結了伴,我放心多了。」

賀夫人指的是許文娟,以前的許文娟比孟氏要低一輩,但許文娟成了安芷的閨中好友,在孟氏這裏便提了輩分,因為孟氏和許文娟並不熟悉,所以稱賀夫人比較妥當。

安芷笑了笑,好看的眉目蕩漾著溫柔的漣漪,瞧見不遠處的二房和大房,轉移話題道,「二嫂倒是起得最早。」能去給李氏請了安再一起過來。

孟氏懂安芷的意思,小聲道,「二嫂向來是個最玲瓏的人。」

大家點到為止,互相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就不再多說。

既是遇見,那四房人便先互相問了好,才一起去了老爺子那裏。

等他們見到老爺子的時候,老爺子已經再正廳候着了。

大家分批請了安,老爺子如同裴闕說的一樣,並不喜歡那麼多人圍在跟前,說了兩句別摻和進幾位皇子爭鬥中的話,就讓小輩們自個兒先去逛園子。

裴闕被兄長們拉着問局勢,安芷本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安靜坐着,但她剛走出去沒多久,就被裴雪給喊住了。

說句心裏話,安芷很不喜歡裴雪,也不想和裴雪交好,只想當着普通人來往,實在想不通這小丫頭找她又能為了什麼。

「四......四嬸,你等一下。」裴雪的這句四嬸,猶豫了許久才喊出口,因為在她認知里,安芷還是和她同輩人一樣,自個兒突然低了一個輩分,在稱呼上就顯得很變扭。

安芷停下腳步,往裴雪身後看了一眼,見沒有其他人跟來,眉頭皺得更緊了。

裴雪瞟了幾眼安芷,撅嘴道,「你不用多想,不是我想來找你的哈,若不是我哥來信提到了你,我才不會自討沒趣。」哼了一聲,繼續道,「我哥讓我和母親不要刁難你,說之前的事都和你沒關係,我母親讓我別和你說,但我覺得我哥不是無情無義的人,所以你以後也別老記恨我哥,不然我們兩房多尷尬。」

不記恨嗎?

很多事情可以拿起放下,但有的事是不可以的。

就算這輩子的裴鈺沒有做出滅了安家的事,但從之前退婚的事上來說,安芷就不願意和裴鈺握手言和。

她能做到不設計弄死裴鈺,已經算是很給裴家面子了,至於裴鈺現在說什麼、做什麼,都和她沒關係。

「說完了」安芷斜眼瞟了裴雪一眼,準備離開。

裴雪是說完了,可看到安芷態度冷冷,之前積蓄的怨氣又爆了出來,「安芷!你......」

可不等裴雪再多說什麼,就遠遠看到她四叔走來,嚇得忙住嘴,跑開了。

安芷聽裴雪突然停住,詫異回頭,只看到裴雪匆匆逃離的背影,和迎面而來的裴闕。

裴闕停在安芷跟前,「她和你說什麼呢?」

「沒什麼,不過是一些小孩子的話,不用在意。」安芷不想多談裴雪兄妹的事,反問,「你這會怎麼能過來,不是在和幾位哥哥說事嗎?」

「該說的我都說完了,心裏想着夫人,就過來了。」裴闕拉住安芷的手,厚著臉皮把人往懷裏拉。

躲在假山裏的裴雪看到這一幕,不屑地冷哼一聲,「不要臉。」

中午的家宴有裴懷瑾坐鎮,就是許氏也不敢太造次,安芷努力做個隱形人,撐完午宴后,四房的人才各自散去。

雖說都是裴家人,但大家都很明顯地不願意一塊去,所以各自回了院子,再分批到了門口,說是一塊出門,其實前後隔了好一段路,也沒有交際。

而許文娟的馬車,一早就在裴府外候着了,等安芷出來時,許文娟就從馬車上下來,把裴闕給趕去和賀荀同乘馬車。

裴闕上了賀荀的馬車后,看到坐在角落裏的賀荀,沉聲問,「新婚如何?」

「還行。」賀荀知道裴闕多記仇,這會在心裏給自家夫人豎起拇指的同時,又害怕地偷偷打量裴闕,生怕裴闕一不開心就把他給踹出馬車。

「真還行?」裴闕挑眉問,表情里寫滿了不信,如果真的還行,又怎麼會被新婚妻子捨棄呢。

賀荀被裴闕看得心慌慌,咽了下口水,猶豫道,「除了夫人太兇悍,其他真還行,你......你呢?」

裴闕勾了一個弧度最大的笑容,「那我可是掉進蜜罐里。」

賀荀:......感情是想和他炫耀?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25章 蜜罐

37.66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