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章 枯木

第326章 枯木

安芷和許文娟上了馬車后,聽着許文娟絮絮叨叨說了許多話,很快就到了宮門口的第一道關卡,進這裏的時候只需要下馬車檢查下,沒事後可以再上馬車,到內門時再下馬車步行進去。

安芷剛下馬車時,裴闕就在馬車外候着,牽住了她的手。

許文娟剛下馬車,就看到安芷被牽走了,本想追上去,她還許多話沒說呢,但她也被牽住了手。

「你沒看到裴闕想和安芷黏在一塊兒嗎?」賀荀提醒道。

可惜許文娟理解不了,「他們不是每天都黏在一塊么,怎麼差這麼點時間,哎呀,你快鬆開我,我還沒說完呢。」

沒法,賀荀想到方才在馬車裏裴闕的暗示,這會拼了命也得拉住自家夫人。

安芷跟着裴闕過了內門,轉頭看到許文娟夫婦落下了一點距離,本想等一會,但裴闕說不用等。

「夫人,為夫在呢。」裴闕歪頭在安芷耳邊私語。

四周來來往往都是人,安芷感受到耳朵上輕輕的氣息后,臉刷地就熱了。

她想鬆開裴闕的手,反而被拉得更緊。

「夫人莫害羞,我們是夫妻,拉拉手很正常的。」裴闕一臉正色,看着就像真的在做很尋常的事一樣。

可事實上,就算再恩愛的夫妻,也不會在這種時候手牽手進內殿。

安芷本來就有一點緊張,被裴闕這麼一弄,甩手的動靜稍微大了一點,引來了四周的目光后,只能咬牙由著裴闕牽手,偷偷去掐裴闕的掌心。

只是她的那點力道,裴闕壓根不疼,反而還有點樂在其中,不過還是配合地低聲喊了兩句。

進入內殿後,安芷和裴闕坐在中上排的位置,許文娟很快就到了,坐在安芷的邊上。

宮宴都是按著身份,由小太監領着到對應位置,夫妻或者單人坐好。

坐下之前,安芷都想好了,如果有許多人圍過來說話,她一定要忍住。但等真的坐下后,並沒有幾個人過來,等偏頭看到裴闕冷著一張臉時,才明白別人是不敢過來。

也是,像裴闕這種凶名在外的人,一般人也不敢過來搭訕聊天,只有一些沒眼色和之前有來往的人會過來問好。

不過這樣正好,省得應付人。

天色漸漸變暗后,來的賓客也漸漸多了,安芷提起了十二分精神,面前經過的人,她都會認真打量下,這一看,她就看到了熟悉的林書瑤,瞬間驚住。

裴闕歪頭道,「八皇子被禁足,這事對他打擊太大,林書玥上不了枱面,他只能把林書瑤放出來,算是讓林書瑤等到機會了。」

安芷輕聲道,「看她面色,倒是紅潤,想來被幽禁的日子還不錯。」

「你放心,就算林書瑤這會出來,可五皇子和雲家都盯着她,不會讓她輕鬆好過的。」裴闕知道安芷和林書瑤不對付,貼心道。

安芷輕聲嗯了下,心裏並沒有特別在意,畢竟八皇子一脈都是秋後螞蚱,林書瑤蹦躂不了太久。

餘光看到許文娟還傻愣住,安芷叫許文娟喝茶,許文娟這才回神。

許文娟想湊過去和安芷談話,奈何這會人多了,面前打招呼客套的也多了,這會啥也說不了,只能心裏干著急。

林書瑤今兒是跟着母親魏氏一起進來,她端坐在母親身邊,並沒有去親王堆里坐。

「林書玥這會肯定在哭了。」林書瑤想到她從院子走出來時,李耀紅着眼想發怒又不敢的樣子,心裏是真的爽快。

魏氏嘖了一聲提醒,「你被關了那麼久,還不懂禍從口出嗎?」

「我說的是我自己的妹妹,母親別太多擔心。」林書瑤最開始被關那會都快瘋了,後來被母親勸解開了,好吃好喝地待在院子裏,她想明白了許多事,也恨上許多人,比如她父親。

林書瑤向正在巴結王首輔的父親,嗤笑道,「父親這會倒是殷勤討好,可人家王首輔看都不看他一眼,何必呢。」

魏氏是真生氣了,板着臉道,「你能不能少說兩句,你會有之前種種,全壞在你的性格上了!你打小就和安芷玩,怎麼不能把安芷的伶俐學一點呢?」

林書瑤最煩別人把她和安芷比較,「母親那麼看不上我,今兒個幹嘛要巴巴地帶我來宮宴?不如讓我在那個小院子幽禁一輩子好了!」

一口氣抱怨完,林書瑤看到母親眼角掛了淚花,心裏又後悔剛才心直口快,可她就是忍不住自個兒的脾氣,只好抿著嘴不說話了。

可轉頭看到安芷和裴闕琴瑟和鳴的模樣,她又酸得厲害,在嫁給八皇子之前,她也曾幻想過夫妻和美的日子,可現在,全都沒了,而最開始就是因為裴闕傳了她喜歡裴鈺的事。

不甘心呀,憑什麼她就要看人臉色過日子,安芷卻能笑容甜美,真是刺眼。

林書瑤現在,已經不期待八皇子奪嫡成功了,畢竟以她和八皇子的關係,若是八皇子得勢,肯定會廢了她,還不如讓八皇子就這麼卑微地繼續活。

可她得不到美滿婚姻,也不想看到別人。

不過這一次,她不會再向以前一樣笨了,畢竟家裏還有一個比她更生氣的林書玥呢。

~

安芷這會剛被裴闕餵了一顆葡萄,並沒注意到林書瑤看了她好一會兒。

「夠了,你別喂我了。」安芷方才吃葡萄的時候,瞥見了來自許多夫人小姐複雜的目光,說是嫉妒吧,好像又有點不甘。

當眾秀恩愛這事,到底還是別做的好,容易引眾怒。

裴闕乖巧地哦了一聲,「那吃最後一個。」

安芷快速吃完裴闕遞過來的葡萄,聽到太監通傳皇上、皇后駕到,忙吞下葡萄,和裴闕一起起身。

因為位置比較靠前,坐下后,安芷匆匆往高堂上望了一眼,把皇上的面容看了個一清二楚。

這會的皇上,印堂發黑,面如枯木,就像是一個從病床上強行拉起來的垂死之人。

安芷很快就收回目光,但方才的那一眼,讓她心驚后怕,皇上的日子,恐怕不多了。

就在這時,安芷突然聽到高堂上傳來蒼老無力的一聲,是皇上點了她和裴闕的名字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26章 枯木

37.69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