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8章 嬌嬌

第328章 嬌嬌

裴闕聽得眉頭直皺,他沒想到有人那麼大膽,敢在宮裡動手。

「你先回座位,我去交代一聲。」

安芷點頭說好,看裴闕離開后,再回到座位。

她坐下沒多久,便有人過來,笑著端著一杯酒,安芷認出是袁家的夫人,想到袁京生和裴蘭的婚事,她就笑著喝了一口。之後陸陸續續又有幾個人過來問好,都是一些見過的面孔,每次一口下去,等裴闕回來的時候,安芷真的有點醉了。

回去的時候,安芷強撐著上了馬車,就軟軟地趴下了。

裴闕忙接住安芷的頭,讓安芷睡在他腿上,「明明酒量不是很好,怎麼每個人的都喝?」

「還不都是因為你得罪人太多!」安芷這會頭有點暈,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了,咬字也拖得格外長,帶著婉轉纏綿,一點點地滲進裴闕的心尖尖,「一個個都來找我喝酒,哼。」

裴闕還是頭一回看到安芷醉酒,低頭看向懷裡的人,臉頰紅撲撲,嫣紅的唇瓣偶爾會吐兩個泡泡,十分可愛。

以前他怎麼就不知道帶安芷喝酒呢?

真是不應該。

「嗯,怪我,下次出去不喝酒了。」裴闕輕笑哄安芷,捏了捏安芷的臉頰,觸感滑嫩,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,他又忍不住戳了戳。

安芷不舒服地歪頭,「別……別戳我呀!」

裴闕沒停下,「你臉好戳。」

「那也別戳呀,會戳壞了的。」安芷側身躺,一隻手捂住臉頰,哼了哼,像個炸毛的小貓咪,可是又不想起來,因為躺在裴闕腿上真的很舒服。

裴闕到底是忍住沒再戳安芷臉頰,反手抱住安芷,讓安芷睡了一會。

等到了裴府後,安芷是被裴闕抱進門的。

這一幕恰好被下馬車的許氏看到,撇嘴道,「狐媚子一個。」

裴敬瞥了眼許氏,厭煩地皺下眉頭,但沒有說話,只要心裡吐槽如果許氏能有安芷那樣的嬌媚,他也願意抱著許氏進門。

一邊的裴蘭被母親的話下了一下,輕輕拉了下母親的手道,「母親,還有其他人在呢。」

「那又如何?」許氏冷冷甩給女兒一個白眼,「我又沒說錯。」

剛下馬車的李氏聽到這話,面無表情地從許氏跟前走過,連搭理附和都不願意。

等李氏帶人進了門后,裴雪才開始吐槽,「二嬸總有一天要壞在她的那張嘴上。」

李氏瞥了一眼女兒,「那你呢?」

「我什麼?」裴雪覺得她和二嬸才不一樣,「我又不在人前說,我只是在母親跟前說呀。」

「那你不看看這是哪裡?」李氏掃了四周一眼,她們還在長廊里,連大房的院子都沒進去,在這裡說話,不亞於拿個喇叭說給別人聽。

裴雪轉頭看了下邊上,發現還有其他院子的人在園子里,瞬間抿住嘴,不再說話。

「知道別人不行,你自個兒也要有長進。」李氏最近對女兒嚴厲了許多,自從女兒在安芷喜被裡藏針后,她就意識到這些年寵壞了女兒,不能再這樣下去了。

裴雪哦了一聲,低著頭,跟在李氏身後回去。

~

安芷被裴闕放在床上后,由著裴闕幫她洗臉,她自個兒抱著被褥,舒舒服服地躺著,很快就睡著了。

至於之後裴闕出去和朔風等人談話,安芷都不知道。

次日安芷醒來時,裴闕已經去上朝了,安芷扶著腦袋起床,冰露先遞過來一碗醒酒湯。

「這是姑爺起來后就吩咐奴婢準備的,說讓您醒來就要喝,不然會頭疼。」冰露把醒酒湯遞給主子,一邊道,「下次再有那麼多人敬酒,夫人得少喝一點了,不然您又要醉酒了。」

安芷記不清昨晚醉酒後的事,問,「我喝醉后,做了什麼奇怪的事嗎?」

「那倒是沒有,就是抱著姑爺一個勁地撒嬌。」冰露笑道。

安芷喝完醒酒湯,拍了拍自個兒的臉頰,她實在想不到她和裴闕撒嬌的模樣。

算了,反正是和裴闕撒嬌,不丟人。

只要不是在外頭和別人鬧,安芷都能接受她醉酒過,不然真的會想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起床后,安芷多洗了一次臉,一邊聽冰露說裴闕昨晚是怎麼幫她擦臉,又怎麼體貼照顧。

「夫人,您能遇上姑爺,真是好運氣。」冰露笑眯眯地說,「不過姑爺能遇到你,也是他好運,您是這世上最好的夫人。」

「就你會說。」安芷輕聲笑了下。

用過早飯後,安芷想著出去轉一轉,舒展一下筋骨。

但她剛出門,翠絲就匆忙忙進來,面色慌張道,「夫人,穆郡王妃來了,一定要見您,前院的奴婢攔不住她,已經往咱們院子來了。」

「林書瑤?」安芷以為自己聽錯了,聽翠絲又重複了一次,才確定是林書瑤沒錯。

林書瑤是王妃,從品階上來說,裴家的人確實不敢攔她。

安芷轉了轉眼珠,還在思考林書瑤為什麼而來時,同時聽到了院牆外林書瑤的說話聲。

轉眼間,林書瑤就帶著一幫下人進來,王嬤嬤站在她邊上,一臉的難色。

「我看昨兒安姐姐醉了,所以今兒特意過來探望,安姐姐不會嫌我不請自來吧?」林書瑤笑著走過來。

安姐姐?嘖嘖,這人的態度可變得真快。

安芷和林書瑤不和是京都里都知道的事,她這會可懶得周旋,「那你這不是來了么。」

「我……」林書瑤沒想到安芷會那麼直接,臉瞬間變了顏色,但很快又恢復了笑容,畢竟她今天不是來吵架的,「對呀,我是來關心你的,咱們從前那麼好,可不能因為一些誤會就斷了聯繫呀。」

聽到這裡,安芷確定了,林書瑤是有求於她。

偏頭和冰露說了兩句,讓冰露把院子里的其他下人給屏退,她先往屋子裡走一步,「有什麼話,就進屋說吧。」

林書瑤誒了一聲,跟安芷走到屋子門口,她的丫鬟們就被攔住了,最後只進了一個貼身伺候的。

安芷先坐下,淡淡地掃了一眼林書瑤,「你和我是什麼關係,就不用裝了,直接說,有什麼事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28章 嬌嬌

37.83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