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6章 破廟

第336章 破廟

安芷忙喊了一聲蹲下,才躲開少年射出來的弓箭。

不過少年的力氣並不大,好像病得很嚴重的樣子,弓箭從安芷身邊擦過,就落在門口處,而少年又是一陣咳嗽。

在少年咳嗽的時候,安芷跑過去,一把搶下了少年手裡的弓箭。

「要殺就殺,我是絕對不會和你們回……咳咳,我死也不會妥協。」少年說話時,抬頭看向安芷,他雙目猩紅,看著十五歲左右,特別瘦,但五官清俊,且手背的皮膚白皙光滑,一看就和死了的那些農家人不是一起的。

「你誤會了。」安芷道,「我不是來追殺你的,我和你一樣,也在被人追殺中。」她把弓弩放在鍋灶邊上的木架子上,「因為我拿了這家人幾個地瓜,以為你是這家人的孩子,所以才出聲提醒你快點逃。現在這家人都死了,你還是快點離開吧,不然剛才那群人再回來,我們都要死。」

說完,安芷就轉身帶著冰露出去。

冰露還心有餘悸,到了門口后,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,「小姐,他剛剛要射我們,會不會出賣我們?」

安芷搖頭說不會,「他看著不像會出賣人的人,若是他真賣了我們,就當我看走眼了,咱們快點走吧。」

冰露嗯了一聲,兩個人不敢走大路,重新走小溪對面的山路。

等安芷和冰露離開后,鍋灶里的少年才艱難地從裡面爬了出來,他拿上弓弩,走到了廚房門口,視線一直停在地上的幾具屍體上。

「呵呵。」他突然笑了下,眼角劃下一行淚,狠狠地錘了下木門,走到門口,把屍體都拖到了廚房裡面,圍上稻草,倒了油,點了一把火。

看著熊熊火光,少年跪下磕頭,一下比一下用力。

如果不把屍體燒了,經過的野獸就會啃食,所以他只能那麼做。

~

安芷和冰露走得很慢,花了半天時間,還沒走出待的山林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頭。

正午的時候,安芷和冰露藏在一塊大石頭後面,兩個人都拿著地瓜啃。

冰露一邊吃,一邊哭,「小姐,都怪奴婢不中用,若是奴婢也能一打事,絕對不會讓您吃這些苦。」

兩個人是一塊長大的,冰露的腳底板出現了水泡和磨痕,疼得每次走路,都像刀子在刮她的肉一樣。她都這樣了,可想而知主子有多疼。

「你還是那麼愛操心,這又不是你能左右的事情。」就算到了山野里,安芷吃東西還是慢條斯理,「我們在這裡坐一會,緩一緩后再繼續趕路,只要留得青山在,總能活著。」

安芷的腳也疼,但和上輩子被囚虐的十年比起來,現在這點疼都算不了什麼,她還能忍住。

冰露忍住哭聲,主子都那麼說了,她不能拖後腿,「好,奴婢不哭!只要我們堅持,姑爺和老爺總能找到我們,或者我們先回到京都。」

安芷點頭嗯了一聲,靠在石壁上,閉目養神。

休息一會後,他們準備繼續上路,但剛從石塊後面出來,就看到方才遇到的少年,他撐著一根拐杖,目光冷冷掃向她們兩個,停在兩丈遠的地方,沒有動。

安芷不懂少年的意思,對峙了一會,開口問,「你要去哪?」

「你們又要去哪?」少年反問。

「我們去京都。」安芷道。

聽到這話,少年明顯地收縮下瞳孔,在他下次說話前,肚子先咕咕叫了下。

安芷從竹籃里拿出幾個地瓜,「這些給你,雖然我不知道你要去哪,又是從哪裡來,但看你應該不太壞。我們兩個人都自身難保,咱們最好還是分開,能活一個是一個。」

少年接過地瓜,看了安芷一會兒,嗯了一聲后,把地瓜揣進懷裡,繼續往前走。

安芷等少年走後,她帶著冰露換了一條路。

就像她剛才說的一樣,三個沒有縛雞之力的人一起走,一旦被抓到,就是全部死,還不如分開走。大家都是逃亡中的人,誰也不知道對方的底細。

吃過地瓜后,安芷恢復了體力,下午也有了點精神,不過還是走不習慣山路,所以還是有點兒慢,但她和冰露都不敢停下。

她知道今天肯定走不到大路,所以下午沿路都在觀察有沒有能休息的地方,看到有一個破廟土地廟后,安芷還想著晚上有了落腳點,但剛走到土地廟門口,就看到睡在地上的少年。

她只能換一個地方休息,但發現少年的面色不太好看,進去湊近抹了下少年的額頭,才發現少年有些發燒。

「小姐,咱們走吧?」冰露覺得她們自顧不暇了,更不可能照顧一個生病的人。

「馬上就要天黑了,咱們再往前走,很可能找不到新住的地方。」安芷到底有些於心不忍,「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晚上,剛才我們不是挖了一點野薑嗎,能不能活,就看他自己的命了。」如果明天少年還好不了,那安芷也不可能留下來照顧。

因為不敢生火,安芷就把野薑搗爛,喂進少年的嘴裡,又換了濕的布貼在少年的額頭上。

天很快就黑了,安芷再次折斷一些樹枝擋在破廟門口,還是她守前半夜。

在冰露睡著后,安芷坐到了破廟門口,透過樹葉縫隙往外看,能看到淡淡的銀色月光。

她想裴闕了。

這個時間裡,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裴闕。

心裡有數不盡的委屈想要和裴闕說,可是裴闕這會在哪呢?

偷偷抹去眼角的淚水,聽到少年咳嗽,忙轉身過去看,雖然看不清什麼,但還是下意識地回頭。

她聽到少年動了動,嘴裡喊了水字,摸黑過去給少年拿水。

可沒等她蹲下舀水,就聽到了接二連三的狗吠聲。

冰露和少年瞬間驚醒,冰露坐了起來,連滾帶爬地到了主子邊上,「小姐,是不是追我們的人到了?」

安芷乾咽下口水,僵硬地回頭,看到了數不清的火把,還有越來越近的狗吠聲。

這次來的人,一定不少。

只要不是裴闕,那她們三個,都要完蛋,不管是追她還是追殺少年的人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36章 破廟

38.84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