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身契

第33章 身契

「既然如此,那咱們院里的月例也減少一成。」安芷面色不愉地看著遠方,「還有,你親自去正屋那一趟,跟太太說明,咱們院里不用特殊對待,不然別人還以為我多厲害,連太太都要聽我的話。」

「等等。」安芷指了院子里的一株蘭花,「你把那花抱去送給太太,蘭花喜靜,想來太太能喜歡。」

安芷並不反對,也不排斥孟潔在府中樹立威信,但拿她做靶子就不行了。

她好歹是安府里的大小姐,誰要是不想讓她好過,那她就讓對方不好過,畢竟這安府,不管是誰在當家,那都是她的天下。

又過了十餘日,到了五月天氣漸漸熱起來時,門房說有個乞丐來找安芷,怎麼趕都趕不走,說曾和安芷賭輸了,來完成賭約的。

一聽這話,安芷便知道來的是誰,讓門房帶到偏屋替裴鈺洗漱下,再帶來見她。

安芷則是和冰露去會客廳。

「小姐,裴公子真的來了啊,他怎麼不先回裴家?」冰露問。

「他已經被裴家逐出家譜,那就不是裴家的人,就是他父母有心再幫他,他這會也不會回去。像他那麼高傲的人,是絕對不會輕易回去求他父母的。」安芷笑著說完時,走到了會客廳。

不一會兒,門房就帶著裴鈺來了。

同樣的地點,不一樣的時間,安芷還是安家大小姐,裴鈺卻面容消瘦,眼窩深陷,有家回不得。

「裴鈺,你來做什麼?」安芷看到裴鈺落魄,心裡爽快,故意問。

「我來完成賭約。」裴鈺站得筆直,視線看著地板。

安芷笑了,「裴鈺,我記得你當時說了,如果你輸了,你是要給我為奴為仆的,可你見過哪個僕人第一回見主子是挺直腰板呢?」

「行,我跪。」裴鈺說完就跪下。

「你回京都,可曾回過家?」安芷又問。

「我已沒有家。」說這話時,裴鈺唇角微顫,死水一般的眼裡才有了幾分情緒。

「你有家,是你不要它。」安芷讓邊上的人扶起裴鈺,「裴鈺,在你進安家之前,有個事我先跟你說明,勾引安蓉的富商是我安排的。」

這話安芷得先說,若是裴鈺記恨此事,那她現在就把人打暈送到裴家,以後裴鈺的事就再和她沒關係。

她看到裴鈺的瞳孔突然瞪大,準備聽裴鈺罵她時,過了會卻聽到裴鈺嘆了口氣,然後匐在地上抽泣起來。

「這張身契我放在這裡了,若是你還想留下就簽了它,若是想走就隨時。」安芷邊說邊往外走,「這人啊,不能光用眼睛看人,得用心去看。裴鈺你可要看清楚那身契,一旦簽下,之後的十年裡,我讓你生你才能生,讓你死你就得死。」

說完這一段,安芷已走出會客廳。

「小姐,你讓裴公子簽了身契,裴家那要是怪罪你怎麼辦?」冰露操心最多。

「能怎麼辦,感激下我唄,一棒子打醒他們的不孝兒子,還願意花十年來幫他們教育,這麼好的事,打著燈籠都找不到。」安芷笑。

冰露:這真是好事嗎?

這會,正屋孟潔那,也收到了裴鈺上門的消息。

喜兒雖說被收了房,但還是在孟潔跟前伺候,她替孟潔輕輕扇風,「太太,方才來回話的說,大小姐要讓裴公子簽身契,賣給咱們家十年呢,這不是明擺著要得罪裴家嗎?」

裴家老太爺是當朝首輔,在朝堂上是一人之下的權臣,讓他的孫子到安家做下人,喜兒想想就擔心自己脖子上的腦袋。

孟潔也不理解安芷此舉,「按理說裴公子浪子回頭,她應該給裴家賣一個面子才是,怎麼真的和裴公子簽了身契!」

「還沒簽呢。」喜兒提醒道,「大小姐只是讓裴公子簽,裴公子眼下還在會客廳里,並沒有真的簽下。太太,裴家那位四爺,可是京都里脾氣最不好的主,咱們若是因此得罪裴家,那......咱們可怎麼辦啊?」

身契雖是安芷讓裴鈺簽的,可同樣是安家的人,一人犯錯,全家牽連,這是誰都逃不掉的定理。

孟潔擔心的也是這個,她才剛嫁進安家,剛坐穩主母的位置,不想那麼快就過上孟家的苦日子,「你派人去裴家走一趟,把這個消息告知裴家,同時表達這都是安芷的意思,若是裴家想接回裴鈺,那我們隨時把裴鈺送回去。」

孟潔剛派人出去,安芷就收到消息了。

冰露對此頗為不忿,「小姐,您說太太這是為什麼啊,她要覺得此事不妥,直接來找您說便是,幹什麼要偷偷摸摸派人去裴家?」

從孟潔縮減月例時,安芷就懂了孟潔的心思,「冰露,你覺得這世上真的有宅心仁厚的繼母嗎?」

冰露搖頭,「我沒見過,可太太一進門,您就把管家權交給她了,您都如此了,她還有什麼好不滿意的?」

「因為覺得還不夠唄。」安芷淡定道,「她從一個更窮的家庭嫁了過來,嘗到了當家拿錢的滋味,自然想要更多。家裡的兩位姨娘,她是不放在眼裡,唯一忌憚的也就只有我。可想繞過我得到更多,那是不可能的,但她又奈何不了我什麼,長此以往,心中就會有怨恨。所以老天給了她一個機會,她就要好好利用下。」

早在安氏給安成鄴挑選續弦時,安芷就沒看上孟潔,當時她就怕孟潔的眼界會太小了,後來和孟潔聊了聊,雖說感覺一般,但她也不好要求太多,畢竟自家爹更不行。

之前月例的事,安芷並不在意,可背著她去打小報告,那就算是給兩人之間徹底劃了界線。

「可小姐過兩年就出閣了,她何必如此等不及!」冰露還是很氣。

安芷笑了,「你怎麼就知道我過兩年會出閣,萬一我一直不嫁,在家裡做老姑娘呢?」

「呸呸呸,這種不吉利的話可不能說。」冰露一副堅信安芷能嫁人的模樣,「憑藉小姐的人才和樣貌,怎麼可能嫁不出去。」

安芷呵呵笑著沒說話。

「小姐,您怎麼一點都不擔心,要是裴家真的因此生氣了,那咱們怎麼辦啊?」冰露覺得自己頭髮又要掉幾根了。

安芷寬慰她,「你就放心吧,若是裴鈺簽了身契,那就是我們安家的人,若是裴家想動安家,那裴鈺是要跟我們一起連誅的。有我在,你腦袋安全得很,沒人能摘得掉。倒是裴鈺那,怎麼還沒信來?一個大男人磨磨蹭蹭,你讓福生去催下,要簽就簽,不簽就拉倒滾蛋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3章 身契

3.82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