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3章 夜夜

第343章 夜夜

裴闕到賀荀府上的時候,正好趕上許文娟在和賀荀吵架,本打算識趣先走,卻被跑出來的賀荀給拉住。

賀荀衣領破了個大口子,發冠也散開了,抓住裴闕的手,急急道,「裴四爺你找我有事吧,我們快點走,公事要緊。」

許文娟從青石屏風后沖了出來,一手叉腰,另一隻手指著賀荀大聲道,「賀荀,你有本事就別拿裴闕當擋箭牌,你一個什麼官職都沒有的人,能有什麼公事!你今天不把那個小狐媚子的事說清楚,我跟你沒完!」

裴闕偏頭看了賀荀一眼,突然覺得他可以待會再和賀荀說事,倒是蠻想看看許文娟是怎麼教訓賀荀的。

賀荀沒能拉動裴闕,急了,一個勁地給裴闕使眼色,但裴闕彷彿沒看到一樣,還掙脫開他的手,悠悠說了句不急。

賀荀:……還是不是朋友了!

許文娟撇嘴走向賀荀,「跑啊,你怎麼不跑了?」用力擰了下賀荀的胳膊,半點沒留情面,動作嫻熟得像是經常做一樣,「快點交代,到底怎麼回事?」

「我不是說了么,她就是別人送的,我忘了安排出去而已,成婚後咱們夜夜都睡在一起,我能有什麼壞心思啊!」賀荀無奈解釋。

許文娟低頭想了下,好像賀荀真的每日都歇在她屋裡,不對,還有白天啊,頓時瞪眼,「說什麼廢話,你晚上沒去,白天我又管不到你!你要是真沒歪心思,幹嘛不早點送她出去?」

賀荀是有苦說不出,他之前為了演戲給皇上看,所以府上美人多,成婚前許文娟要他全部送走,他也照做了,可沒想到還有一個漏網之魚。

「夫人誒,你那麼不信我,那你自個去安排她吧。」賀荀放棄抵抗了。

「不行。」許文娟一早就知道賀荀風流,她要看著賀荀自己把人送走,「你的人,我才不動!」

裴闕走到一邊的長廊下,饒有興緻地看著天井裡的兩個人,聽身邊的順子嘖嘖了兩句,問,「你年紀與我差不多,有沒有心儀的姑娘?」

「啊?」順子本來是在看戲,不曾想會被主子點到,愣了下才搖頭答,「沒呢,我啥心思都沒有,要跟爺一輩子的,不成婚。」

「真不成婚?」裴闕問。

順子看著院子里吵架的賀世子夫婦,腦海中漸漸浮現出那日背冰露時的畫面,姑娘家的手臂軟綿綿的,掛在她胸前時,一搖一擺地蕩漾起他心裡的漣漪,突然有種酥麻的感覺。

裴闕看順子呆住,大手按在順子的肩膀上,「若是有心儀姑娘就早點和我說,不然好人家的姑娘,多人搶著要。」

這邊裴闕和順子說完話,天井裡的許文娟夫婦也解決完問題。

許文娟向來不怎麼怕裴闕,讓賀荀自己招待裴闕后,就轉身出門,說要去找安芷玩。

裴闕跟著賀荀進了內院,上了一處較高地勢的閣樓。

「你這人,怎麼一點義氣都不講,方才見死不救,太傷我心了。」賀荀抱怨道。

裴闕坐在窗邊,瞟了眼屋外的景色,眯著眼睛轉頭看賀荀,一本正經道,「若是我帶你走了,你終究還是要回來,到時候你夫人還是不會放過你。長痛不如短痛,還不如早點把事情解決了比較好。我那麼做啊,都是為你好呢。」

「真是為我好?」賀荀怎麼不信呢,特別是對上裴闕的眼睛后,半點為他好的關心都看不出來,見裴闕不答,他只好問裴闕為什麼而來。

裴闕端起茶盞看了下,又放下,緩緩道,「皇上下個月要冊立太子,可五皇子和八皇子還虎視眈眈,你覺得,你能獨善其身嗎?」

賀荀搖了搖頭,他雖是質子,可身後的九夷有著鎮守一方的兵力,前段時間確實有不少人找過他。但那會,他下不了結論,不知道哪位皇子能勝出,所以就誰都沒跟。

這會聽裴闕那麼問,賀荀渾身繃緊,「你的意思是……五皇子要造反嗎?」

「李達會不會造反,我不能確認,但他肯定不會讓十二皇子成功當上太子。」裴闕道,「不過這都是幾個皇子之間的爭鬥,只要我們不去挨邊,被牽連的可能性就不大。我今兒過來,是想讓你給我一種,吃了或者塗在身上會很可怕,但實際上並不嚴重的葯。」

「你想幹什麼?」賀荀順嘴就問了出口。

裴闕看著賀荀笑了下,好看的眉眼彎了起來,「我現在負責的道觀,一旦建成,那我就要背負千古罵名。雖說我不在意死後虛榮,可有這份罵名在,我活著時也不會痛快。所以你懂了嗎?」

賀荀明白了,只要重病,就能在家休養,而皇上一心想要長生,所以到時候一定會找其他人頂替裴闕。

「我這裡有一種葯,本來是用來祛疤的,但因為藥性極烈,塗抹后,會先使表層皮膚潰爛,結痂后,再配其他葯,就會形成新的皮膚。」賀荀道,「不過用這個葯的過程,皮膚會揪心一般地疼,而且一旦你忍不住去抓撓,就會留下可怕的疤痕。」

「沒其他後遺症?」裴闕並不關心會不會留疤,再疼他也忍得住。

賀荀搖頭,「沒有了。」

「那就行,你去找來給我吧。」裴闕打算待會回去就用上。

如今皇上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,脾氣也越發暴躁,若是他再拖拖拉拉,指不定他得比五皇子更早造反。

在賀荀去拿葯的時候,裴闕看著窗外火紅的一片樹林,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天不下雨,倒霉的還是百姓啊。

另一邊,許文娟與安芷碰了面。

安芷邀許文娟去園子里坐,兩人剛坐下,許文娟就開始瘋狂吐槽賀荀。

「你是不知道,賀荀可邋遢了,在家裡時,半點都不像個世子模樣。」許文娟鼓著臉道。

安芷沒少聽許文娟說這些話,知道許文娟就是口是心非,所以笑著打趣,「既然那麼邋遢,你還日日黏著他睡,難道不嫌棄嗎?」

「這不一樣。」許文娟往欄杆上懶懶地靠下去,「他邋遢他的,我每天監督著他洗漱就行。既然和我成婚了,那就是我許文娟的男人,誰要是敢和我爭,我就揍扁他!」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親愛的大家,看在我今天早更新的份上,可以幫我留幾個簡單的好評么,評分刷刷掉,心好痛啊。謝謝你們啦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43章 夜夜

40.12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