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4章 落胎

第344章 落胎

安芷倒是挺羨慕許文娟的這種驕縱,這得是蜜罐里長大的姑娘,才能有底氣說的話。

許文娟看安芷笑著不說話,哼了哼,「你不用笑我,你和裴闕更膩歪,我都聽人說了,裴闕提出分家,都是為了你。」

「外邊是這樣說的?」安芷這幾日忙著府里的事情沒出門,知道外面有人說閑話,但不知道具體都說了哪些。

許文娟點頭道,「前兩日我回娘家,我母親還讓我多學學你,說這滿京都里,能像你把夫君吃得那麼死的,也就只有你一個,竟然能讓裴闕為了你鬧分家。而我母親,則是出門做客時聽別人說的,那些婦人沒事幹就愛東家長西家短,你不用多在意。」

說到這裡,她突然停住,琉璃般的眼珠轉了轉,「對了,我聽說前一陣子,你又遇到危險了?」

安芷皺眉,「你聽誰說的?」

「聽我家賀荀說的,他說你多災多難,別人看著是福窩,其實也是狼窩。」許文娟並不知道安芷具體遭遇,因為賀荀也不知道,「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賀荀說裴闕帶著一批人離開京城,回來的時候,你們好像有人受傷了。前一陣子我就想過來問,但你家裡那會忙得很,聽說你沒事了,我就今天來了。」

安芷把之前被綁架的事說了,看許文娟張大了嘴巴,忙提醒,「這事你心裡清楚就行,回去后別多說,我沒打算來明的。」

「那你打算怎麼辦?」許文娟問,「你不是和你大嫂還可以的嗎?她怎麼突然要害你?」

安芷嘆了一口氣,「是啊,以前我覺得雖然尷尬,可到底還是有情誼在,就算再不來往,也不至於到你死我活的地步。」但沒想到,對方已經先下狠手想讓她死。

哎,安芷的心情很複雜。

許文娟也愣了好一會兒才回神,獃獃道,「他們是不是為了裴鈺?」

安芷嗯了一聲,看池塘上方有大雁徘徊,而水中的幾條錦鯉還不知死活地冒出水面吐泡泡,忍不住往池塘里丟了一塊糕點,把錦鯉驚散開了。

「那你打算怎麼辦?」以許文娟的想法,被欺負了就要立馬討回來,但她知道安芷性格和她不一樣,所以才會這麼問。

「先等兩家人的院牆圍起來再說。」安芷看到大雁還是叼走一條錦鯉,轉身不看池塘,視線移到了碗里的茶湯上,「既然他們把事做得那麼絕,我也因此差點喪命,自然是要討回來的。」

「這就對了,絕對不能白白被人欺負。」許文娟拍手道,「到時候你有什麼需要,儘管說,我一定幫你。」

「可以。」安芷笑著點頭,招呼許文娟喝茶。

兩個人朋友都不多,各自成婚後,能坐在一起聊天的日子便不多了,所以小半個下午,都有源源不絕的話題。

直到三房的婆子匆匆趕來,說孟氏流產了,還不是簡單地流產,讓安芷過去一趟,安芷才慌張和許文娟道別,帶著冰露和小廝上馬車去三房的新住址。

路上,三房派來的錢嬤嬤把前因後果都說了一遍。

原因是許氏去給孟氏送禮,許氏因為女兒的婚事,想要和孟氏借一點錢,但孟氏說剛分家,大家手裡都有錢,就拒絕了。許氏那人嘴巴不饒人,且忍不住脾氣,當場就摔了茶盞,說三房抱上裴闕大腿看不起她,發了好大一通脾氣。

而孟氏氣急之下,憤怒辯解,就因此動了胎氣。

錢嬤嬤過來的時候,大夫已經確診孩子保不住了。

這會的三房那亂成一鍋粥,裴萱拉著許氏不撒手,說許氏害了她的小弟弟,要許氏償命。

無奈之下,錢嬤嬤只能來請安芷過去。

三房的新住址離裴府隔了兩條街,快馬加鞭的話,一刻鐘就能到。

等安芷下了馬車,急急進了府門,還沒到正院,就聽到裴萱的哭聲,還有許氏急切的辯解。

安芷走進拱門,看到李氏也在,而裴萱正擋著許氏跟前。

和李氏目光對上,安芷沒有退避,而是直直地看著李氏。

過了會,裴萱發現她來了,才哭著過來,「四嬸,你可要幫幫我母親啊,我母親本來好好的,結果因為流產,大夫說她的身子要壞了。」

聽此,安芷皺了眉,孟氏年紀本就有些大了,懷孕比年輕人要艱難一點,現在突然流產身子確實會受到損耗。

給裴萱拿了一方帕子,安撫了兩句,再轉頭看向許氏,「二嫂,分家的時候,光是白銀就給了你們二房二十萬兩,你怎麼要和三嫂借錢置辦嫁妝呢?」

「我……」許氏有苦說不出,她分家得的錢,一部分借給娘家,還一部分用來填補之前裴敬走關係借的錢,所以她手上的現錢就不多,但她又想給女兒置辦個體面一點的嫁妝,所以才會過來和孟氏開口。

安芷看許氏說不出話來,知道肯定是有了些不好說的原因,「唉」了一聲,不想多和許氏說話,抬腳往正屋裡走去。

正好大夫從正屋出來,說孟氏已經沒事了,就是流產傷了身體,這往後的幾個月,都要小心養著,以後也不能累著。

安芷讓人送大夫去開藥,她自個兒進了屋子。

這會的孟氏在昏迷中,安芷看了看,走出屋子的時候,許氏已經走了。

這件事到底是二房和三房之間的矛盾,上頭還有老爺子在,輪不到安芷做主。所以交代了裴萱兩句話之後,就準備走了,結果碰到了也要走的李氏。

兩個人都對綁架的事一清二楚,這會碰上,各自的臉都僵了會。

來的時候,安芷都記掛著孟氏,忘了三房的人也會請李氏。剛才看到李氏的時候,她一直刻意迴避李氏,這會要一起走一段路,是避不開了。

李氏比安芷閱歷豐富一點,事已至此,兩個人是不可能回到最初了。

其實從裴鈺鬧著退婚時,她們就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樣親厚,畢竟安芷和裴鈺成了仇人,而李氏是裴鈺的母親。

這世上,哪裡有劃分得清清楚楚,完全理智客觀的事呢。

「再有兩日,咱們兩家的院牆就能砌好了。」李氏輕聲道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大家的好評我都看到了,謝謝大家~晚安啦,咱們明天見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44章 落胎

39.86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