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章 讀信

第347章 讀信

裴闕連著告了三天的病假,太醫院的御醫都來了,但還是不能查出裴闕得了什麼病。

賀荀給葯時特意說了,他給的葯,是九夷深山老林才能採到的原料,別說中原這兒的人看不出來,就是九夷那裡,知道的人都很少。

所以裴闕躺了三天,太醫院裡的人來來往往三天,安芷迎來送往三天。

只有到夜裡,安芷和裴闕才能夠喘一口氣。

安芷坐在床沿,雖說裴闕這會不是真的病重,可皮膚上的潰爛是真實在疼,所以安芷這幾天都沒有和裴闕一起住。

「今兒個三房的裴萱帶著禮物過來了一趟,說二嫂特意去給三嫂道歉了,並保證以後再不會到三房鬧事,他們這事就算了結了。」安芷給裴闕餵了一杯溫水,「父親今兒也派人過來了,不過那會你在睡午覺,你裝病這事,真的不和父親說嗎?」

裴闕搖頭,他兩條胳膊都塗了葯,一動不動地平放在床上,「父親老奸巨猾,我不說,他也能猜到,若是真的派人去和他說,指不定就會被什麼人看到。」

裴闕說的什麼人,自然是意有所指。

「我聽順子說,大哥這兩天,好像出門比較頻繁。」安芷皺眉道。

上回安芷被綁架,裴錚就是為了兒子才那麼做,眼下外面的人都覺得裴闕病重,一旦裴闕死了,那裴家家主的位置,不就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大房的手上。

裴闕輕嗤一聲,「我讓朔風去盯著大哥那了,他這會最好是別做什麼小動作,不然就是父親也保不住他們一家。」

安芷覺得難,大房已經出手一次,要他們現在收手,他們肯定不甘心讓裴闕收拾。

「哎。」安芷幽幽地嘆了一口氣,給裴闕掖好被角,叮囑道,「順子就睡在外間,你有什麼事就喊一聲,可別自個兒不胡亂動,不然是會留疤的。」

裴闕勾唇笑了起來,「我就知道夫人一開始就喜歡我的臉,你放心,我絕不會亂動,畢竟夫人喜歡呢。」

「你別胡說,誰喜歡你的臉了!」比說賴皮話,安芷總是說不過裴闕,若不是看裴闕這會不好受,他一定要戳一戳裴闕的臉,「你可別厚臉皮了,就你那臉,這滿京都里,又不是唯一好的。」

「夫人這話可不對,別人可都是說我啥都不好,只有一張臉是最好的。」裴闕輕聲笑了出來,卻扯到了胸膛上的傷口,疼得直皺眉。

安芷嫌棄地笑道,「行行行,你的臉最好看了行吧。快點休息吧,明兒個還有一群人來探望呢。」

裴闕嗯了一聲,看著安芷出了屋子,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。

疼是真的很疼,還不能抓不能撓癢,裴闕看著閃爍的燭火,就算很困,也睡不著。

「順子。」裴闕喊了一聲,沒過多久,順子就小跑著進來了,「你去把今兒暗部的密信都拿來,一封封地讀給我聽。

順子遲疑問,「爺,方才夫人說幫你讀的時候,你怎麼不讓她幫你讀呢,你是信不過夫人嗎?」

裴闕撇下嘴,瞪著順子道,「夫人累了一天,怎麼還能讓她給我讀,麻溜點去,再多廢話,我待會廢了你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47章 讀信

40.26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