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9章 思春

第349章 思春

抄家與抄家之間也是有區別的,還要看因為什麼而抄家。有的人會因此九族全滅,有的人倒是可以留下一家子的性命。

安芷與林家有過嫌隙,這會聽到林家被抄,自然是拍手叫好。

裴闕看安芷彎眉笑了,讓冰露把順子叫進來,他吩咐順子道,「你去找人打聽清楚,看看林家到底為什麼被抄家,同時讓人盯著林家,有什麼風吹草動,及時過來說。」

順子點頭說是,和冰露一起退出屋子。

冰露看順子笑眯眯的,問,「你心情倒是不錯?」

「那是,林尚書父子不止一次給咱們爺使絆子,還有林家那兩位小姐也不是啥好東西,他們能就此倒台,我樂見其成。」順子一邊笑,一邊偷偷往冰露那邊瞧,看到冰露也笑了起來,舌頭不由打結,磕磕絆絆說不出話來。

等冰露轉頭看順子時,就發現順子呆住看她,皺眉道,「你瞧什麼呢?」

「沒……沒什麼。」順子越說越小聲。

他這些日子以來,時常會想到冰露,一開始不明白為什麼,後來特意找了人問,才知道是思春了。方才就是冰露皺眉,也都是皺到他心坎上,但他卻不懂怎麼開口說才好。畢竟他相貌一般,爺也經常說他笨,想來冰露是看不上他的吧。

冰露聽順子這麼說,便不再管他,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。等拐過一個彎時,她下意識回頭看去,看到順子還傻傻地杵在原地,努嘴小聲道,「獃子!」

~

林家,正院的院子里。

魏氏已哭過一回,可正院已經被禁衛軍翻得不像樣了。

在她邊上,林尚書的面色慘白如紙,已經僵了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。

聽到禁衛軍說去下一個地方時,魏氏忍不住搖晃相公的手臂,哭著道,「老爺,您想想辦法啊,不能就這麼看著咱們林家沒了啊!」

林尚書愣愣地轉頭,兩眼無神地道,「你讓我想什麼辦法,皇上這是要拿咱們林家殺雞儆猴,為十二皇子鋪路。老大幫人科舉舞弊,老二收錢賣官,皇上鐵了心要辦咱們林家,就是咱們兩個去宮門口跪到死都沒用。」

十二皇子還年幼,而皇上只剩下最後一口氣,等不到十二皇子長大了,所以皇上要在最後的一段時間,為十二皇子儘可能掃除障礙。

前兩天,林尚書還笑裴闕時運不濟,在最能邀功請賞的時候生病,現在看來,裴闕的這場病是生得太好了。

現在的林家,是沒有再翻身的機會。包括林尚書自個兒,他手上也有許多不幹凈的事,能不能活下來都是未知。

不,他不能看著林家就此全盤倒下!

像裴家安排裴鈺去西北一樣,林尚書想到了最不受寵的兒子林帆,因為最不受寵,所以從沒被驕縱過,手裡也最乾淨。

林家畢竟是百年世家,這次被抄家也不是因為通敵賣國的滅門大罪,他可以被流放,甚至沒了性命,但他要為林家在朝堂上留下一絲希望。

拋下夫人魏氏,林尚書匆忙忙跑出出院子,去找林帆。

與此同時,林家大門口,林書瑤到了有一會兒了,可就禁衛軍圍著林府不讓她進去。

「我的好官爺,我家王妃就是想看看爹娘,做不了什麼,您就讓我們進去看看吧。」林書瑤的丫鬟想給守門的禁衛軍統領賽銀子,但被拒絕了。

「皇上有令,在抄家結束之前,誰都不許進出林府。」統領板著臉道,「郡王妃關心爹娘屬下能理解,但皇命不可違,也請郡王妃理解。」

說完,統領就轉身進了林府,留下一排禁衛軍守在門口,憑林書瑤主僕怎麼搭話,他們都不回答。

林書瑤鬧了一會,直到李耀身邊的人過來,讓她先回王府,她才不甘不願地上了馬車。

她是想看父親哥哥倒霉,但不是抄家滅族的這種倒霉。

作為世家長大的女子,林書瑤清楚地知道娘家就是她在夫家生活的底氣,若是沒了顯赫的娘家,那她日後在郡王府,不會比被幽禁的時候好多少。

低頭摸著自個兒的肚子,現在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的護身符,既然林家靠不住,那她一定要生個兒子,才能在郡王府站穩腳跟。

這麼一想,林書瑤本就只有一點的難過,變得更少了。

只是她不知道,林家此番傾覆,八皇子本就討厭她,又怎麼會讓她生下孩子。畢竟倒台了的林家幫不了八皇子什麼,八皇子需要一個新的、厲害的岳家。

~

快天黑的時候,順子帶回了林家的消息。

安芷聽了后,就不驚訝林家被抄家了,只是有一點不太明白,她問裴闕,「按理來說,林家的這些事,皇上以前肯定多少知道一點,怎麼現在才發作?」

裴闕還是躺在床上不能動,「皇上這是為十二皇子鋪路呢,京都里的世家大族都有各自的暗部勢力,十二皇子才九歲,那麼小的年紀登基,若是被一些心懷不軌的世家利用,那李家的天下就要亡了。雖說皇上年老暴戾,可他心思縝密,該算計的都不會少。你且看著吧,這會誰想要做出頭鳥,那就是第二個林家。」

聽裴闕這麼一說,安芷明白了,感嘆道,「幸好你聰明,沒有繼續留在朝堂上,不然咱們裴家也是樹大招風。」

裴闕轉動一點頭,微笑道:「多謝夫人誇獎,我這麼做,也是為了咱們夫婦能長長久久呢。」

這兩天,安芷大部分時間都和裴闕待在一起,對於裴闕時不時說的肉麻話,她漸漸無感了。

「你且好生歇息吧,今兒父親找我說了,你從工部侍郎位置退下來,往後再入官場就沒有這麼高的位置了,咱們得做好官小被人欺負的準備。」安芷起身準備離開。

「夫人,你這話,讓我傷心了啊。」裴闕委屈看著安芷,「你還沒進門起,我就說過了,不管我在外頭如何,但一定不會讓你被人欺負。只要你一日是我夫人,就可以驕縱一日。這話只要我活著,就不會失效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49章 思春

40.44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