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5章 篡位

第355章 篡位

和李達分開后,安芷特意交代福生小心被跟蹤,雖說是在人潮擁擠的大街上,可還是小心為好。

回到裴府後,安芷才稍稍鬆了一口氣,林嬤嬤說了和大房圍牆要粉刷的事,安芷便去看圍牆。

連忙碌了兩天,到了冊立典禮的前一日的下午,安芷收到了李達的拜帖,李達說想要來看看裴闕。

裴闕已經停了兩天的葯,手和腳都處於結痂中,但還是不能下床。

本來安芷不想見李達,但老爺子說先把人放進來,聽聽李達想說什麼。

想到老爺子也跟著一起見李達,安芷就沒那麼緊張了。

等她和老爺子到了正廳時,李達已經坐著喝茶。

「許久沒來,裴府的茶葉還是一如既往地好。」李達眯著眼睛笑道。

安芷嫣然回道,「殿下喜歡,那就多喝一點,待會我命人給您帶一些回去,也不枉你特意過來一趟。」

李達瞥了眼安芷,不接安芷的話,而是轉身和裴懷瑾笑了下。

雖說裴懷瑾已經致仕,可朝堂里的餘威猶在,李達還是要顧忌一二。

裴懷瑾幽深的眼眸從李達身上輕輕掠過,淡淡道,「裴闕屋裡都是藥味,不好帶殿下過去看望,殿下的心意,我們心領了。」

話到這裡,裴懷瑾不再多說,他活了六十餘年,李達的那點小心思放他這裡不夠看,他不願多問,等李達自個來說。

李達今兒來,本是想看看裴闕是不是裝病,但裴懷瑾都出來了,他就不能來橫的了,「那就幸苦老爺子傳話了,明兒個就是冊立典禮,這樣熱鬧的日子,真是可惜了,如果您沒有致仕,這會主持大局的便是您了。其實從您致仕后,有不少官員都在懷念您的功績,若是您願意,還是可以重新掌權的。」

就李達現在看到的,裴懷瑾身體還好著呢,再活個十年都不是問題。

他今兒過來,一個是想要得意地暗爽下,還一個是想警告裴家識趣一點,若是裴家老實不插手他的事,他說不定可以在登基后給裴家留一條生路。

可他也知道裴家人沒那麼容易妥協,所以說歸說,並沒有指望裴家會服軟。不管怎麼說,等他繼承大統后,裴家註定要散。

安芷聽得好笑,覺得李達這會肯定信心十足,不然也不會閑到在這會來裴家得瑟。

餘光瞄了眼老爺子的方向,看老爺子沒說話,安芷接話道,「多謝殿下厚愛了,不過父親已經操勞大半生,再讓他費心費力,我們這些做兒孫的也不安心。」

李達輕哼下,還是想聽裴懷瑾的意思。

裴懷瑾從退下的那天起,就沒想過再入朝堂,就算裴家的弱冠男兒都死了,他都不會再當官掌權。

「安芷的話,就是我的意思。」裴懷瑾清冷的聲音因為上了年紀,不笑時說話的樣子自帶一種疏離和壓迫感,「明兒就是冊立典禮,想來殿下還有許多事要做,我們就不多留殿下了。」

話畢,裴懷瑾不等李達說要走,就先站了起來。

這是很明顯地趕人走了。

李達面色瞬間僵住,抿唇咬牙道,「既然老爺子想要頤養天年,那我就不打擾了。」轉頭看向安芷,勾起一邊唇角,「還請裴夫人幫我給裴闕帶一聲好,我還等著他病好了,一起去他的秋名山莊做客呢。」

說完,李達轉身走了。

安芷是女眷,不好去送李達,讓福生去送李達,她則是跟著老爺子去了內院,「父親,五皇子此番,是不是太沉不住氣了?」

「他是以為十拿九穩了,可殊不知前兒個八皇子進宮后,皇上就命護城軍偷偷進城,而且禁衛軍統領也被監視。」裴懷瑾伴君多年,今上於功績上一般,可弄權心機沒幾個人能比得上他,「五皇子準備多年,從謀害先太子到明兒個的起兵,他已經等了太多年,眼看著就要成功了,這是忍不住想提前慶祝了。」

可起兵篡位哪裡是那麼容易的,本朝建國一百餘年,也就成了一次,但很快就被拉下皇位。

皇位於廟堂之高,是萬人敬仰的位置,也受到萬人矚目。自古以來,每個時間段都有想上位的人,但能勝出的屈指可數。

李達是有謀略,可他差在不夠沉穩,不懂寬嚴並濟。如果當初李達不是心思狹隘想害裴闕,其實明兒個很可能就是他登上太子之位。

上輩子的安芷被裴鈺偷偷關著,外面人不知道她在哪,她也不知道外面的消息,每天就只有頭頂的四方天,其餘的什麼都不知道。所以對於這次的奪嫡,她並不知道誰是贏家。而且她重生后改變了太多事,其中最大的改變就是讓裴鈺去了西北,而不是在朝堂為官,後續的結局也會因此大改。

「這麼說來,五皇子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么?」安芷在心裡分析過眼下局勢,雖說他們設下重重埋伏,但李達的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。

「倒也不是一點希望都沒有。」裴懷瑾活到花甲,經歷過許多突變,「五皇子蟄伏十幾年,他手下的勢力錯綜複雜,肯定有些是我們不知道的。不過,即使五皇子贏了,咱們也不用怕到卷包袱逃跑。篡位是第一步,坐江山才是最難的。」

「那我還是希望五皇子輸。」安芷許願道。

聽此,裴懷瑾笑了下,沒再說話,正如方才在正廳說的一樣,他已經致仕不管朝堂事,剩下的就要讓安芷和裴闕自個兒去體會了。

安芷這會不知道的是,就算五皇子輸了,裴家也不會輕鬆。世家和皇權,一直是矛盾的存在,既互惠互利,又互相猜忌,所以從世家角度來說,只要不是死對頭當皇上,其他是誰都一樣。

安芷和老爺子分開后,還在想明天會有什麼可能,等到回到自個院子,春蘭正帶著丫鬟們擺飯。

她去和裴闕簡單說了下,便去吃飯。

夜裡安芷翻來覆去睡不著,閉眼就想到五皇子派人刺殺裴闕,乾脆讓冰露卷了鋪蓋,回到正屋后,躺到裴闕對面的軟榻上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55章 篡位

41.52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