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8章 嘉獎

第358章 嘉獎

聽到這裡,安芷便能確認五皇子不行了,看順子鬢角都濕了,柔聲道,「你快去洗洗臉,我讓冰露煮的有銀耳蓮子羹,你主子說你喜歡吃,我特意讓冰露給你留了一盅,洗完臉就快去吃吧,還有得你辛苦呢。」

順子聽到有吃的,眼睛立馬亮了起來,「多謝夫人,小的這就去。」

安芷看順子匆匆走了,回頭和裴闕笑了下,「你那麼個兇巴巴的主子,怎麼有順子這般活潑的小廝?」

安芷有見過朔風,高大臉方,不管和誰說話都是沒有表情的樣子,連皺眉都很少看到。在安芷看來,裴闕身邊的小廝,應該都是像朔風那樣才配。

裴闕聽出安芷在打趣他,知道這是心裡鬆一口氣了,笑著回話,「最開始母親給我選小廝,我沒想著選順子,原想著要個機靈的,結果去選小廝的路上,看到順子被幾個大點的小廝圍著打,過去問了才知道是因為順子午飯多吃了一塊餅。那會順子很瘦,剛進府里沒多久,一雙眼睛黑又亮,我和他對視了一會,突然覺得找個能吃的也不錯,就一直用到了今天。」

回想到往事,裴闕的唇角帶著淺淺的笑意。母親在的時候,他就是個普通世家公子,也可以哭鬧偷懶。可母親生他那會年紀大了,所以生得有些艱難,加上裴府雜事多,到底沒能撐到他成年。

最開始留意安芷時,就是安芷牽著白氏的手來裴家做客,母女倆言笑晏晏,笑容燦爛奪目。那會裴闕想的是,這樣的場景,他也好想要。可母親已經過世,他已被大哥謀害過,開始學策略兩年了。

安芷聽完裴闕說的,坐到了床沿,知道五皇子倒台,她胸口的大山沒了,語氣輕快許多,「那這麼多年,順子沒去找過家人嗎?」

裴闕搖頭,「順子說記不得家在哪裡了,在人牙子手中幾次轉手,路上坐船又乘車,記不得就不找了,反正都把他賣了。」

「這樣啊。」安芷想到了順子的年紀,還有她屋子裡的幾個丫鬟,都是到了可以婚配的歲數,「那你有機會時問問順子什麼想法,他年歲也到了,若是有看上的人,咱們幫他置辦一份聘禮。」

「我早前有問過他,但他說還沒心上人。」裴闕身邊親近的小廝就順子一個人,雖說有三個哥哥,但哥哥們大他太多歲,又個個有小心思,所以他和順子的情義比家裡哥哥們還要好一點,「既然夫人開口了,那就請夫人幫忙留意吧。」

安芷點頭說可以,身邊伺候的人不能輕視了,只有厚待他們,他們辦事才會盡心。

在安芷和裴闕說話的功夫里,順子找到了冰露。

冰露聽到順子是來問銀耳蓮子羹的,下巴點了下,「就在小廚房的灶上熱著,你直接去拿就好。」

順子張了張唇瓣,眼睛往冰露臉上瞟了幾眼,臉刷地熱了,本想說好的,結果說成找不到灶台。

冰露哎了一聲,「罷了,我帶你去拿吧,正好給你加點木樨花粉。」

順子愣愣點下頭,看冰露已經往前走了,忙邁了步子跟上去。

~

又過了一夜,安芷起床的時候,第一件事就是讓福生去外面看看有沒有取消戒嚴,得到的回復是可以出門了,便讓福生去五皇子府周圍看看,順便再去安府一趟,問問父親有沒有回去。

福生手腳麻利,有他辦事,安芷放心。

用過早飯後,安芷去給裴闕擦身子,這幾天不用藥之後,裴闕身上的痂在一點點掉,她得每天用水擦一遍。

這樣細緻的話,都是安芷自個兒來做。

裴闕被安芷弄得心痒痒,恨不得立馬就好了能抱住夫人,可這會只能憋著。

等安芷幫裴闕擦完身體后,安芷正準備看賬本,出去打探消息的福生回來了。

福生一路小跑進屋,連著喘了幾口氣,才開始回話,「五皇子府外圍了一群護城軍,百姓不能靠近,小的也就沒打聽出來什麼。等去安府時,安老爺也在家,他說一言難盡,待會會親自上門來說,不過請夫人放心,安老爺說他沒啥事,反而因禍得福了。」

至於具體得了什麼福,安成鄴不方便讓福生帶話,所以待會會親自上門說。

安芷讓福生去歇歇,進屋和裴闕回了話,等到正午時分,安成鄴穿著常服上門了。

安芷把父親帶到裡屋,安成鄴看到躺在床上的裴闕,瞬間皺眉。

「父親先喝口茶吧。」安芷道。

安成鄴嗯了一聲,餘光一直在觀察裴闕,之前他來看過裴闕兩次,現在看裴闕還是不好,想到女兒還沒懷孕,突然開始擔心以後不能抱裴家大腿怎麼辦,心思轉了轉,忍不住嘆了口氣,直到女兒問他怎麼了,才回神說到昨兒的事。

對於自個兒看到叛軍想逃跑的事,安成鄴就不說了,「我無意中撞到了想要刺殺皇上的五皇子,這才知道五皇子昨兒個打算起兵。我的老天爺誒,真真是嚇死我了。幸好皇上早有準備,不然我們那些官員,都要交代在宮裡頭。後來五皇子起兵失敗,皇上暈厥了過去,等再醒來已是天黑,讓百官先回去,還嘉獎了我,至於五皇子要怎麼處決,還要看後續會扒出來什麼事。」

安成鄴沒有大智慧,可他好歹是自個兒考的進士,五皇子蟄伏那麼多年,暗地裡肯定做了許多見不得人的事。皇上本就身體不好,昨兒受到驚嚇后,只剩一口氣吊著,所以怎麼處理五皇子,還要看能查出什麼東西。

安芷聽到父親撞到五皇子,仔細地問了具體怎麼撞,但父親說不出個所以然,她只好轉頭看向裴闕,等裴闕開口。

裴闕聽完岳父說的,心裡已經清楚李達的結局,看岳父眼底青黑,想來是昨兒個沒睡好,出聲寬慰,「李達的那些事,肯定會被扒個底朝天,雖說這會是個出頭的機會,但岳父已經在皇上跟前得了一次眼,若是再積極往前面湊,勢必會引起他人忌憚,特別是雲家。」

「我知道的。」安成鄴向來膽小,他雖然心裡高興得了皇上嘉獎,可面上是一點都不敢露出來,「對了,昨兒個十二皇子差點遇刺了,辛虧八皇子的人提前找到十二皇子,這才讓十二皇子逃過一劫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58章 嘉獎

41.53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