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3章 坐胎

第363章 坐胎

「長公主有心帶我,那就謝謝她唄。」安芷笑著道,看許文娟比上回見面圓潤一些,笑道,「賀荀是不是對你挺好的?」

許文娟撐著腦袋,難得地紅了下臉,「他就那樣,沒什麼好不好。」

看許文娟笑得甜,安芷就知道這夫妻倆過得還不錯,「難得啊,你會害羞呢。」

許文娟瞥了安芷一眼,「我怎麼就不會害羞了,反正他不好也要好,只要他敢出去找女人,我就廢了他第三條腿!」

許文娟可不是說說而已,如果賀荀真的去尋花問柳,她真做得出來這種事。

安芷笑了笑,和許文娟聊了一會天,說到皇後娘娘要去守陵時,許文娟又說到了薛貴妃。

「等皇後娘娘去守陵,那宮裡品階最高的就是薛貴妃,她這日子,說不好也好。」許文娟這會沒事做,倒是替薛貴妃分析上了,「上頭沒了皇後娘娘,她可以在宮裡稱大了,掌管六宮的大權肯定落在她手上。」

「這樣的大權,不要也罷。」安芷可不覺得好,「年紀輕輕就被鎖在深宮裡,頭頂著四方天,就算吃穿都是最好的,可做什麼都有眼睛盯著,哪裡有自在可言。再說了,薛家官職平平,不能給她撐腰,她在後宮資歷又淺,誰會服她。」

「這倒也是。」許文娟點頭道。

「不過她年紀輕輕,就能當上貴妃,想來是個有本事的。」安芷沒那麼大的好奇心,薛貴妃與她又沒交集,是好是壞都不關她的事,「還是別想她的事了,往後幾日,咱們還有得辛苦呢。」

安芷說得沒錯,第一日還有力氣跪拜,等第四日開始,安芷的膝蓋就開始疼了。之後的三天,每次跪下再起來,都要人扶著才行。

艱難熬過先皇頭七,安芷才稍微鬆口氣。

等先皇下葬那日,安芷送到城門口就止步了,而裴闕作為輔佐大臣,要一直互送到西陵。

從城門回府的路上,安芷的膝蓋疼得厲害,經過醫館的時候,讓福生下車去買點葯,她和冰露則是坐在馬車裡等。

冰露掀開車簾,想看看有沒有走街的貨郎,她好買上一些繡花針回去,不曾想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,忙轉頭道,「夫人,奴婢好像看到了穆郡王妃身邊的石菊!」

若是正常遇見,冰露肯定不會語氣驚訝,安芷便探頭去看。

等安芷往窗外看時,只看到了石菊的背影,還穿著披風,戴著紗帽,走得很急。

冰露好奇,「她神神秘秘的,看著像是幹了見不得人的事。」

安芷也覺得像,正好福生買了膏藥回來,安芷便讓福生跟去看一下。

福生回來得很快,說石菊進了一處隱蔽的巷子,上了馬車走了,沒能看到其他人,不過石菊走得太急,身上掉下了一點東西,福生遞給主子看。

安芷不認識手裡的藥材,讓福生先回府,等回到府里后,安芷叫來懂藥理的王嬤嬤看。

「這是讓婦人容易懷孕的坐胎葯。」王嬤嬤反覆確認,皺眉道,「奇怪,穆郡王妃不是懷孕了么,怎麼還要吃這種葯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63章 坐胎

41.97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