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獎勵

第368章 獎勵

快到前院時,孟氏突然停下,看了眼邊上的丫鬟,下人們都識趣地退到了一旁。

「方才我一直猶豫要不要與你說,想了想,還是和你說一聲。」孟氏壓著嗓子道,「雖說大哥沒怎麼和五皇子搭邊,但還是有人看到他和五皇子接觸,所以雲家是要打壓大哥的。而大哥知道他自個沒什麼前途了,最近一直在想法子讓裴鈺回京都。」

裴鈺有舉人的功名在,就算早前因為安蓉鬧了不少笑話,可世道對男人總是更寬容,只要裴鈺回來拼個一官半職,年輕時的那點風流就會隨風而去。

聽到裴鈺兩個字,安芷的眉頭立即擰在一起,「是父親讓裴鈺去的西北,父親沒開口,裴鈺能回來嗎?」

孟氏不確定地搖搖頭,「這可不好說,若是大哥一心想讓裴鈺回來頂起門楣,裴鈺也是那麼想的,他們便會努力讓父親同意。」

不管是前世還是這輩子,安芷都不想看裴鈺好過。

她轉了轉眼珠,「謝謝三嫂與我說這個,我省得了。」

孟氏就是傳個話,給安芷賣個好,但也不想完全得罪大房,言至於此就行了。

安芷送孟氏走後,就讓春蘭去打聽下,看孟氏說的是不是真的。

她自個則是坐在屋裡,看著屋裡的寒梅圖出神。

要阻止嗎?

如果阻止了,那裴鈺就要一直在西北,雖說不會到她跟前生厭,可她也奈何不了裴鈺。但如果讓裴鈺回來,那她肯定不願意看裴鈺青雲直上,到時候明裡暗裡地動手腳又很累。

前世最後的一段日子裡,安芷是真的把裴鈺恨到了骨子裡,特別是裴鈺把哥哥的人頭送到她跟前時,她瘋了一般地想殺裴鈺。

那會她一心求死,可裴鈺就是吊著她,不讓她死。

對了,她突然想到,上輩子裴鈺說過,他成了裴家家主,而不是裴闕。現在想來,那會裴闕肯定出事了,不然家主的位置不會落到裴鈺頭上。

前世的事都是雲煙,對於這輩子都是沒發生的事,但和裴鈺有關的一切,就算這輩子沒發生,她也忘不掉。

冰露看主子呆了許久,走過去輕聲道,「夫人,您還在想裴鈺的事嗎?」

安芷嗯了一聲,抬頭看冰露,「冰露,你覺得,我要讓裴鈺回來嗎?」

「自然是不要的呀。」冰露立即給了回答,「若是讓裴鈺回來,礙於姑爺的面子,還有老爺子壓著,您又不能殺了裴鈺。可讓裴鈺戳在眼皮子底下,咱們都氣。」

大房就住在隔壁院子,等裴鈺回來了,兩家人低頭不見抬頭見,尷尬得很。

而且從私心上來說,冰露恨死裴鈺了,雖說主子嫁給了現在的姑爺,可如果沒嫁給姑爺呢,那京都里好人家公子哪裡願意娶主子。就像最開始那會,太太給夫人相看的人家,都不是什麼好的人家。

安芷覺得冰露說的有道理,老爺子還健在,她辦事就越不過老爺子去。像老爺子那樣老謀深算的人,不用開始,安芷就知道不是他的對手。

所以還是別讓裴鈺回來了。

大房想讓裴鈺回來,肯定是要悄摸摸的。

「冰露,你去研墨,我要寫信給舅舅。」她要讓舅舅把裴鈺盯死了,就是打斷裴鈺的一條腿,都不能讓他在這會回來。

~

自從分家后,裴府內宅的管家權就落在了安芷的手上。

以前沒嫁人的時候,安芷就把安府管理得井井有條,眼下裴府是大了一點,但上手后,也就沒那麼難了。

在裴闕扶靈離開的第十日,安芷收到了裴闕要回來消息的同時,也收到了嶺南姑母的來信,說不日就要到京都了。

裴闕的這位姑母,遠嫁到了嶺南,安芷並沒有見過。得知姑母要帶著幼女來京都時,安芷特意讓人打聽了這位姑太太的事。

裴清妍與裴老爺子差了十幾歲,因為是一母同胞的出身,所以裴老爺子挺看重這個妹妹。而裴清妍嫁的是裴家世代交好的施家,前幾年守了寡,一直在嶺南住著。本來裴闕成婚時,裴清妍是要來的,可那會突然摔了腿,家裡的兒子又害了病,只好托族人送了禮物來。

這次裴清妍來京都,是為了幼女的婚事,還有兒子明年的科考。

至於裴清妍這個人的性格,安芷聽到的有好有壞,至於具體是個什麼樣的人,還要安芷親自見了才知道。

收到姑太太的信后,安芷特意找了老爺子一趟,本想問姑太太喜好,和怎麼安排姑太太一家,但老爺子說都由她安排。

安芷便讓人把姑太太以前住的聽軒閣打掃出來,表少爺去住前院。

等裴闕回來的那天,安芷就說了姑太太要來京都的事。

裴闕一聽姑母要來,俊眉立即皺了起來,「這次姑母來京要住上半年,甚至一年,你讓姑母住聽軒閣不太妥當。咱們隔壁不是空著一處院子么,去把那裡買下來,讓姑母一家當獨開府住比較好。」

安芷猶豫道,「可姑母還有五天左右就來了,現在去買院子,是不是來不及了?」

「多花點錢,來得及的。」裴闕出門半個月都沒休息好,這會坐在軟榻上動都不想動,「我姑母是被寵大的,嫁的又是關係好的施家,所以性子驕縱了一點。若是讓她住在府里,勢必會鬧騰你,還不如讓她住在隔壁的府宅,到時候在兩座宅院之間開扇門,就說姑母辛苦而來,不好讓他們一家分開住,所以才另外買了個院子。」

如果讓姑太太住裴家,那施家男丁就要住外院,所以裴闕的話也在理。

安芷聽裴闕說姑太太性子不好,忙讓冰露去買院子。

等冰露出去后,安芷又說了她寫信去西北的事,「這事我不想瞞著你,所以直接與你說了,反正我是不想再看到裴鈺,若是他回京都,我見了就心煩。」

屋子裡沒有其他人,裴闕一把拉住安芷,讓安芷坐在他的大腿上,「夫人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,我會讓人注意大哥大嫂,絕不會讓裴鈺回京都。」

說話時,裴闕的手已經不老實地動了起來。

安芷嗔道,「還是白天呢。」

「白天又怎麼了,我素了那麼些日子,你該好好補償我才是。」說著,裴闕就傾身穩住安芷。

等屋裡的兩人云雨結束,冰露已經買好院子,帶著人去清掃了。

晚飯是在老爺子院子里吃的。

冰露剛去買院子時,裴懷瑾就知道了,不過他對此沒有意見,自個的妹妹自個兒知道,分開住也好。

但他還是要交代兩句,「你們姑母進京為了什麼,你們都知道,我現在老了不好辦事,得靠你們幫扶了。」

安芷笑著道,「表妹要從京都出嫁,我會替她添上一份厚厚嫁妝的。表哥明年的科考,裴闕也會去學府打聲招呼,讓表哥去學府念書。」

每次新帝登基的次年,為了選拔人才,不管上次科考是什麼時候,都會重新舉行一次科考。

施家表哥讀書還行,上一次差點就中舉人,這次再來,是信心滿滿。

裴懷瑾聽安芷做了準備,就沒什麼好說的了。

從老爺子的院子出來后,裴闕牽住安芷的手,「方才父親說到姑母時,你是不是有些害怕?」

安芷如實點頭,「是有一點,我怕父親問我怎麼突然改主意買院子。」

裴闕偏頭瞧著安芷的側顏,笑出些白牙來,「只要父親說到買院子的事,我自然會主動說是我的主意。」

安芷抿唇笑著抬頭看裴闕,眼裡的星星一閃一閃,「裴闕,你幹嘛對我那麼好?」

「因為你是我夫人啊。」

所以對她好。

聽到這話,安芷的唇角迅速上揚,偏頭轉向另一邊,偷偷笑。

裴闕看不到安芷正臉,大步跨到安芷前面,也不管還在園子里,直接把頭湊到安芷跟前,看到安芷在笑,他也笑了,「夫人可是開心了?」

安芷小小聲嗯了下,抬眼時看到裴闕眼裡的自己,覺得裴闕的眼珠像兩顆墨色寶石,特別好看。

「那為夫做了那麼多,夫人是不是該獎勵一下為夫?」裴闕杵在原地,憑安芷怎麼拉,他就是不動,像個五歲小孩不給糖吃就不走。

跟著伺候的冰露和順子,早就退到了遠處,主子們感情好,他們不能沒眼力見。

安芷轉頭沒看到冰露,抿著唇問裴闕,「你想要什麼獎勵?」

裴闕等的就是這句話,心裡的小人歡呼著搖擺,他唇上弧度又大了一些,「我要的,得回屋才能辦。」

聽此,安芷忙搖頭,「不行,真的不行了,下午那會,你已經夠折騰了!」她到現在,腿還有點酸。

裴闕可不管那麼多,他素了那麼些日子,等明兒又要忙碌,他家夫人難得獎賞,得把握好機會。

安芷被裴闕背回院子,歇下時,裴闕到底疼惜她,並沒有太折騰,卻說記賬上,以後他是要討回來的。

安芷沉沉睡去,一覺好眠到大天亮,她才睡眼朦朧地醒來,身邊已經空了,想來裴闕是去上朝了。

「冰露,你拿水進來吧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68章 獎勵

42.45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