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孩子

第36章 孩子

「你一向聰慧能幹,怎麼還有事求我?」孟潔面露驚訝,笑著調侃,「你可別拿天一般大的事來求我哦。」

「太太放心,我求的是我的婚事,太太能辦得到,也只有您能幫我。」安芷跟著孟潔一起走進正屋,立馬有伺候的丫鬟上茶,「太太是知道我被裴家退婚過的,如今許多人也因為這事而嫌棄我。剛才那麼多人,我不好意思多說,眼下有幾句心事想和太太說說,希望太太別覺得我煩才是。」

孟潔笑了,「你我同為一家人,眼下就是母女,你的事我自然不會煩。」

「我知道太太為我婚事操心不少,為此很是感激。」安芷說話時一直看著孟潔,「自從被退婚後,我是有好長一段時間在以淚洗面,我也因此看清了許多。門第家世我是不講究了的,只求對我好就行。所以我只求太太日後幫我說親時,在父親中意前,先讓我和對方見見。」

「這?」孟潔為難道,「讓你遠遠見上一面是可以的,但說話恐怕不行。」

眼下大家族議親,其實都會私底下讓男女雙方相看下,但都是隔著屏風偷偷看一眼,或遠遠看,近距離相親,還是沒有的。

「能遠遠看上一眼就行。」安芷求這個,並不是真的要相看對方人品,就是提前知道有這件事而已,這樣她才能提前想辦法應對,不然等安成鄴把婚事定下來再和她說,那到時候她只有逃婚了,「我在此先謝過太太了。我給太太準備了一點阿膠,是美容養顏,對女人最好的。太太如今嫁了過來,我就指望太太能給我生個弟弟呢。」

安芷話音剛落,冰露就把一直捧著的盒子遞給喜兒。

孟潔臉頰微紅,「你這丫頭,連我都打趣。」

「那是太太人好,我才敢這麼說。」安芷看出孟潔羨慕張姨娘的眼神,這可不是好事,「張姨娘不過是個姨娘,生的不管是兒是女,日後都難有出息。若是太太生的孩子,那就是我嫡親弟弟,以後我得靠嫡兄弟才是。」

「都一樣的。」孟潔大度道,「張姨娘的孩子,日後要喊我一聲母親,我也是要教養的,與我生的一般無二。」

安芷笑著說了句哪能一樣,又和孟潔閑聊幾句,才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她坐在軟榻上,長長吐了一口氣,「冰露,等夜裡沒人時,你偷偷去張姨娘那一趟,今兒我在正屋說的話,很快就會傳到她那裡。你帶上一支山參,讓張姨娘日後注意飲食,她能明白的。」

「小姐是覺得太太要害張姨娘的孩子?」冰露在正屋時就覺得奇怪,主子和張姨娘一向交好,突然看不起張姨娘,肯定事出有因。

「就是以防萬一。」安芷現在信不過孟潔,「張姨娘好不容易有了個孩子,那就是她下半輩子的指望,若是孩子出了事,她就活不下去了。太太這人,以前看著心思還好,可到底眼皮子淺,心氣容易浮躁。」

大宅院里,正房太太想害一個姨娘的孩子,那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安芷不想看到這種事發生,只能先防著了。

另一邊,正屋那,孟潔正在喝葯。

喜兒站在一旁伺候,如今她雖被開了臉,但名義上還是孟潔的大丫鬟,安成鄴並沒有給她名分,所以之前怎麼過,現在還是一樣,只是有時晚上多一個人睡覺而已,「太太,您才嫁過來一個半月,不用那麼急喝坐胎葯吧?」

「你不懂。」孟潔嘆了口氣。

她每次看到張姨娘的肚子,就會心急如焚。

若是她不是續弦,夫君和她一樣青春年少,她自然是不急,可安成鄴大了她十幾歲,安家這麼多年子嗣少得可憐,她又怎麼能不急。

只有她生了自己的孩子,那以後這安家產業,才會和她有關,不然等安成鄴死了,她就要仰人鼻息,看安旭的臉色過日子。

眼下孟潔還沒見過安旭,但不用想她就知道她和安旭合不來,從安芷身上就能看出來,別看安芷面上敬她捧她,可每一回安芷的話都在試探和敲打,手段高到她無招架之力,想來安旭也不是一位笨拙好糊弄的,不然也不會在兩年裡就升到千戶。

喜兒聽到主子又嘆氣,不敢再說坐胎葯的事,話題轉到裴家,「太太,您說裴家是什麼意思,我們給他們報信,他們卻當不知道一樣,難不成他們真願意看裴公子在我們家做下人嗎?」

這點孟潔也想不通,「做父母的肯定捨不得自己孩子這般被作踐,可裴家不僅沒來要人,也沒派人指責安芷,我是真的看不懂了。但裴家肯定不吃我們的面子,這事是我們辦砸了。」

在孟潔看來,安芷和裴家就算面上還維持著友好,可心裡應該都有了芥蒂,她才敢給裴家告密。可裴家卻一點表示都沒有,說明此舉讓裴家不喜,她想攀裴家這棵大樹,是不能夠了。

從嫁到安家起,孟潔見識到越來越多的富貴人家,吃的穿的,都比孟家、安家要好上許多,讓她不由動了心思。而安成鄴又是個沒有上進心的,憑她一個家世不高的女人再跳,也掙不出一份滔天富貴來。

所以細細想來,還是先把兒子生了才好。

「對了太太,今兒老爺談到大小姐的婚事,您怎麼不提咱家公子的事?」喜兒問。

孟潔的嬸嬸李氏打聽到孟潔在替安芷物色夫婿時,便薦上了李氏的兒子,孟潔的堂弟。

「你糊塗了不成,安芷若是嫁到孟家,那我和安芷豈不是亂了輩分。」孟潔沉聲道,「再說了,就我那堂弟遊手好閒的,安芷和老爺怎麼可能看得上,我若是方才提這事,那這會我就不能坐在這喝茶了。喜兒,你要記得,你如今是我身邊的丫鬟,不再是孟家的人了。」

聽此,喜兒立馬跪下,「奴婢清楚,以後再也不敢了。」

孟潔扶起喜兒,「你莫怪我把話說重了,以前在孟家是嬸嬸管家,你可能要受制於她,可如今你隨我到了安家,我就你這麼一個貼心丫鬟,你可不能再有二心,知道嗎?」

「奴婢明白。」喜兒這會後襟都濕了,她是收了李氏一點好處,但孟潔這會說得對,她都到了安家,身契是在孟潔手中,孟潔打她賣她,都是一嘴的事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6章 孩子

4.18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