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1章 何家

第371章 何家

安芷不懂姑母還打著要和何家退婚的主意,只是覺得,如果姑母能互不相干地過日子,就算被姑母忽視也可以。

夜裡和裴闕歇下后,安芷說到先皇駕崩那天的雨,「地里的小麥已經種下去了,只求明年開春能正常下雨,不然連著兩年沒收成,佃農們真要餓死。」

裴闕摟著安芷說是,「我聽順子說,你免了佃農今年的租錢?」

「是的。」安芷枕著裴闕的胳膊睡,「佃農的收入全靠地里收成,像今年乾旱,他們收不上稻穀,若是還按原來的租金收租,他們得賣兒賣女才能交上租錢。」

但安芷不是活菩薩,她和那些佃農說好了,免去一年的租金,但往後三年,都要多加一成的租金。等三年過後,再恢復最開始的租金。

不過這話,安芷就不和裴闕說了,轉而說到快要舉行的登基大典上,「這段時間,往咱們府上送禮的人,我都記了名單。」

「新皇登基要啟用新人,心思活泛一點的,自然坐不住。」裴闕成了輔佐大臣,在朝堂上沒幾個人能壓得了他,所以來求他的人自然不少,「不過咱們一個禮都別收,眼下雲家一心想要攬權,成國公又是個眼裡揉不得沙子的,他們且有得斗,可不能落了把柄到他們手中。」

安芷也明白這個道理,所以才記了禮單,她在裴闕懷裡蹭了蹭,想到白日里姑母問她有沒有懷孕的事,張了張嘴,到底是沒有說出口。

一夜過去,家裡來了客人,安芷起了個大早。

等裴闕去上朝後,安芷帶著人,去老爺子院子里請安,她到的時候,姑母已經帶著一雙兒女在了。

「見過父親、姑母。」

「四嬸嬸安好。」

「姑母昨晚歇息得可好?」安芷坐在姑母對面的椅子上,「若是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,就及時和我說,我讓人去換。」

裴清妍確實挺不適應的,她夫家條件不差,住的府宅雖沒有裴府大,可也有半個裴府的規模。可如今的院子,連裴府的兩成都沒有,而且屋裡用品都不是最好的,她用得實在不習慣。

「不用麻煩你了。」裴清妍抿了口茶,眼神沒去看安芷,淡淡道,「我已經讓人去換了,就不用你再辛苦。安芷,你別怪姑母多嘴,咱們裴府是京都第一世家,有些東西,還是要講究一下的。」

安芷昨兒看到姑母一家穿著華貴時,就知道施家日子必定好過,她準備新院子時用的東西已是市面上最好的了,再要好,就得奢侈了。

聽姑母這麼說,安芷的視線從姑母臉上移向父親,「是我照顧不周了,怪我想著父親說世道艱難,別窮奢極欲了,反而落了講究,還請父親責罰。」

一聽這話,裴懷瑾就頭疼了,自個的妹妹自個兒清楚,兒媳又是個嘴上不認輸的,他也慶幸兒子沒讓妹妹住在裴府院子里。

「太節儉了是不好,但太講究也不好。」裴懷瑾誰也不幫,「既然清妍覺得不好,那就你自己去收拾吧,短了什麼,再和安芷說。」

裴清妍聽到安芷的話時,氣蹭蹭竄到胸口,但不等她發怒,哥哥就開了口,她便不好再說這個,「哥哥說得對,我的喜好,別人自然是不懂。詩兒,你昨兒不是說表嫂的裙子好看嗎,我與你舅舅說會話,你和表嫂出去玩吧。」

裴清妍支開人的語氣,彷彿她才是這裡的主人一樣。

安芷爭了一次便夠了,若是再多說,父親可就不是中立態度了,隨即帶著施詩出去說裙子的事。

裴清妍等屋裡沒有其他人後,才紅了眼眶說起何家的事,「那何家小子連個功名都沒有,聽說人也就泛泛,就算他能考取功名,可因為他們家之前幫過五皇子,也不會有前途的。」

裴懷瑾是人精,昨兒個沒看到何家的人去接妹妹一家,他就知道妹妹此番來京都,何家還不知道,「你想讓兩家婚事作罷,但何家不同意,是嗎?」

裴清妍點頭說是,「哥哥你是知道我的,以前沒出嫁的時候,家裡對我是百般疼愛,我對我的女兒也是如此。自從大姐兒低嫁后婚事不順,我就一直為詩兒的婚事發愁。眼下的何家,就是秋後的螞蚱,逮著咱們裴家是要吸血的呀!」

裴懷瑾懂何家的意思,無非是何家長輩沒了前途,若是和施詩退了婚,那何家日後肯定找不到像樣的親家,還不如抱緊與施家的婚事,接著施家、裴家上位。

很早的時候,因為何、施兩家的婚事,何家與裴家也有來往,可後來裴懷瑾發現何家人眼光太高,便慢慢淡了來往。

對於妹妹的想法,裴懷瑾能理解。

「你想退婚,這不難。」裴懷瑾道,「就是退婚後,怕何家死皮賴臉反咬一口,施詩的名聲可就毀了。」

現在的何家,已是走投無路,逮著什麼都不會鬆口。

裴清妍擔心的就是女兒再嫁問題,「是啊,所以我才厚臉皮來求哥哥了。」

裴懷瑾有的是手段讓何家主動退婚,可他不能保證讓何家能不暗地裡使絆子,而且關係的是外甥女的事,有些事他不太好出面。

想了想,裴懷瑾有了主意,「何家不想退婚,無非是想給家裡留條後路,他們留在京都,永遠都不會有出頭的一天。我可以給何家一個外放的機會,但我不方便出面交涉,你也不便直接與何家人見面。」

聽此,裴清妍皺了眉,「眼下裴闕當家,能代表裴家后宅的,就只有安芷了。」

也就是說,她剛暗諷完安芷,又要去求安芷幫忙辦事。

「安芷是個講理的人。」裴懷瑾道,「我能幫你打壓何家,但女人家內宅的事,我幫不了你。」

而裴清妍也不能直接去找何夫人,倒不是礙於身份,而是裴清妍驕縱慣了,做事都按著性子來,萬一把事辦砸了,她女兒的未來就毀了。

所以說來說去,最合適去何家交涉的人,就是安芷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71章 何家

42.79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