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 門檻

第375章 門檻

謝氏一把推開遞帕子的冰露,坐在地上嚎啕大哭,「你們欺負人啊,我要去報官!」

一聽報官兩個字,施珣更怒了,「你們好大的臉面,明明是你們家不講理,結果還敢去報官!你要去報官就報官,當我們施家沒人嗎?」

安芷在心裏聽得直搖頭,她沒見過姑父,所以不懂施家姑父是個什麼樣的人,但施珣這說話做事,也太不行了。

她轉頭去看姑母,見姑母一點阻攔的意思,只好輕輕咳一聲,把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,「何夫人,報官這事還是別了,若是去見官,那你們家與五皇子的事難免會被再扯出來,到時候何世叔的七品官職都不一定有呢。我前面就說了,咱們畢竟是一直有來往的,結兒女婚事又不是結仇家,有什麼事坐下來好好說。你們有什麼要求,我姑母也會考慮的。」轉頭看向姑母,「姑母,您說是吧?」

裴清妍剛端起茶盞,冷不丁地被安芷點到,手頓了下,才慢悠悠地道了一句是。

何亮挨了一拳頭,心中很是不爽,剛想張口說不用施家施捨,但被他父親搶了一個先。

何榮生算是看明白了,施家人一心想要退婚,且有恃無恐,他們耍賴報官,最後都會被拿住把柄。但要他就此放棄和施家的婚事,他又不甘心。

想了想,何榮生看向安芷,從安芷開始說話起,他就覺得安芷比施家母子要有腦子多了,「對,咱們是世交,有事情坐下來好好談才是。」

施珣聽到何榮生這麼說,面色才鬆動一些,走到他母親邊上,等何榮生繼續說。

何榮生看了眼被扶起來的兒子,心裏恨,面上卻還要擠出一抹笑容,「方才施家賢侄說得對,眼下我們家是落魄了,但婚事是家裏老爺子生前定下的,我實在是不敢犯大不孝同意退婚。老爺子生前最疼愛亮兒,就希望亮兒能中舉入翰林院,如果能完成老爺子心愿,那也不算是不孝了。」

進翰林院,那是大部分人一輩子都夠不到的,別說現在的何家,就是以前顯貴的何家,都要何亮自個兒有大本事才行。

所以何榮生的這個條件,無異於獅子大張口。

但裴清妍聽何榮生鬆口了,不屑地撇下嘴,覺得讓何亮進翰林院就是小意思,她只要和哥哥說一聲就行,便起身道,「你們的意思我知道了,回家等著吧,不管驢子還是馬,只要有人脈,都會有個地方安插。」

這話的意思,就是應下了。

何榮生不過是先試探下施家和裴家的口風,沒敢妄想讓兒子真的進翰林院,結果裴清妍一口就應下,心中頓時狂喜。如果兒子能進翰林院,那他就沒什麼堅持的。而且兒子進了翰林院,想要再好的女人都有,到時候就讓施詩後悔去吧。

安芷聽得心裏突突的,想要開口提醒一下姑母,可姑母已經走到了門口。

她是真不明白了,姑母與父親明明是一母同胞,怎麼腦子就那麼不靈光!

安芷給冰露說了兩句話,冰露走過去送何家人出門。

冰露得了主子的吩咐,在路上時,笑着柔聲道,「今兒個辛苦你們了,我家夫人實在過意不去,給何公子準備了一些補品,還請幾位不用嫌棄。」

謝氏知道冰露是安芷的貼身丫鬟,而安芷又是個說話做事周全的,所以不敢怠慢,「多謝你夫人關心了。」

「不用客氣。」冰露笑笑,「今兒的事,還請幾位別放在心上,若是有緣,咱們兩家還會是姻親呢。不過夫人讓奴婢轉達一句話,方便姑太太說的話,那是以施家名義在說。日後不管結果如何,還希望幾位能找對門,裴家的門檻……不好磕的。」

何榮生一聽這話,就明白安芷的意思了。他們本來是想綁着裴家一起,讓裴家不得不出面,可安芷那麼說,就是擺明了要他們別扯裴家。

說心裏話,何榮生在朝為官多年,還是挺怵裴懷瑾和裴闕的,那倆都是不好惹的主。

等出了裴家的門后,何榮生看到安芷還準備了馬車,心裏對安芷是越發忌憚。

上了馬車后,謝氏才長長地吐了一口氣,壓着嗓子憤憤道,「這施家母子真不是好東西,他們最好是替亮兒把事情給辦下來,不然我也不想要這樣的親家。就方才那一會,施家母子說的話,完全比不上安芷。雖說安芷的父親一般,但安芷這教養和見識可比裴清妍要好太多了!」

何榮生也是這麼覺得的,但外頭趕車的還是裴家的人,皺眉指了下外頭,提醒夫人別多話,心裏想到安芷那個人,默默嘆氣,心想如果能有安芷那樣的兒媳就好了。

這邊何家有喜有憂,另一邊的裴懷瑾沖着妹妹摔了茶盞,勃然大怒。

「你當我是什麼人,能一手通天嗎?」

裴清妍覺得哥哥以前是首輔,而裴家又是百年世家,雖說她不懂裴家涉略了多少事,但爹娘以前都讓她萬事不用擔心,只要有裴家還在,就沒什麼好擔心的,所以覺得讓何亮進翰林院並不是什麼難事。

「哥哥發這麼大的脾氣做什麼,不過是進個翰林院而已。」裴清妍委屈紅了眼。

「什麼叫不過是進翰林院而已?」裴懷瑾鬱悶到笑了,「你知道每一年裏新中舉的舉人,有幾個能進翰林院嗎?」

裴懷瑾豎起手掌。

「不超過五個啊!」

這事裴清妍可不知道,她就知道剛翰林院是四品官,從官職上來說,她覺得讓哥哥安排一個四品官真不難。

裴懷瑾看妹妹哭了不說話,搖頭道,「現如今的何亮,連能不能中舉人都不知道,更別說進翰林院,我讓你去找安芷,你偏偏要去找許氏。你主意那麼大,就自己去想辦法吧。」

裴清妍若是有辦法,就不會帶着女兒千里迢迢來京都了,瞬間崩潰了,「哥哥,你不能看着詩兒去跳火坑啊,是我不好,你現在說什麼,我一定照做。」

裴懷瑾卻是不信,「你嘴上這麼說,心裏肯定不服氣呢。要我說,這婚就別退了,也全了你們施家的一個好名聲。」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謝謝大家的打賞,我在後台都看到啦。晚安了,明天見呀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75章 門檻

43.25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