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9章 吃酒

第379章 吃酒

安芷進了院子沒多久,大房和二房也到了,最後到的是裴清妍。

按著長幼順序,安芷應該坐最後,可裴闕成了家主,她又坐到了同輩的第一個。

裴懷瑾坐在上首,晶亮的眸子在眾人身上一一掃過,「今兒個喊你們過來,是新帝馬上要登基了,有幾句話,我得外交代一下。」

許氏還是奉承得最快的那個,老爺子話音剛落,她就點頭說好。

安芷跟著其他人點了點頭,挺直腰板往老爺子方向看去。

「在你們從小,或者剛進裴家時,我就與你們說過,咱們裴家是世家,不需要依附於皇權。黨派奪嫡,是最要不得的。」裴懷瑾道,「太子年幼,朝政勢必會重新洗牌,裴闕運氣不好成了輔佐大臣,以後你們都把狐狸尾巴藏好一點,若是讓我知道你們做了什麼有損裴家的事,我誰都不會輕易放過。」

這些話,安芷聽了許多次,一直就知道不能作妖,不過這還是老爺子頭一回當眾放狠話,所以她很期待老爺子接下來的話。

裴懷瑾輕嗑了一聲,目光先落在大房夫婦身上,像是警告地看了一眼他們,很快就移開,「我知道你們幾個都是面和心不和,但就是這個面和都得給我做好了。昨兒個,七皇子妃已經到了京都,還帶了孩子,而永寧王也派人送了小世子的一應用品,這就是要在京都里住下的意思。」

要住下,那就是要發展關係。而這兩位都是可以繼承大統的人。

雖說太子馬上要登基,可太子到底年幼,才九歲的未來皇上,隨時都有可能被拉下馬。

外面人看著奪嫡結束了,可其他皇子有沒有真的安分守己,誰都不知道。

聽到這裡,安芷明白了老爺子的意思。之前五皇子的事差點連累了大房,若不是老爺子暗中周旋,整個裴家都要被拉下水。所以老爺子是警告其他人,不管之後誰還想上位,都別動不該動的心思。

皇上那個位置,一直都有人想要往那裡爬,所以皇權爭鬥,永遠都不會停。

安芷不想被牽扯進皇權中,她覺得老爺子混跡官場幾十年,聽他的錯不到哪裡去。

但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,因為安芷已經在裴家主母位置上,再往上也進不了什麼,可裴家其他人就不是了,他們往上爬的空間還很大。

只不過各人心思各異,安芷沒有讀心術,所以這會還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。

說到這裡,裴懷瑾要說的差不多了,把大房夫婦和裴清妍留下來,其他人讓回去了。

安芷知道老爺子這是有其他話要交代,不過她能猜到要說什麼,辛苦老爺子的一番苦口婆心了。

一起走出院子后,安芷與許氏對上視線,叫了聲二嫂,但許氏看到了安芷身邊的孟氏,臉僵了下,微微點下頭就走了。

見此許氏如此冷淡,安芷也沒奇怪,等許氏走後,安芷才偏頭和孟氏道,「今兒個天冷,時辰還早,三嫂要不要去我屋裡喝口暖酒?」

孟氏很樂意和安芷交好,自然是點頭前往。

兩人結伴回了安芷的屋子,進屋后,暖爐里的熱氣騰騰而來,安芷和孟氏一起脫了披風。

孟氏坐下后,春蘭就帶著人來擺酒,她看安芷這裡點心精緻,笑道,「弟妹這裡的小食看著真不錯,蓮花糕像是真的一樣。」

安芷比較喜歡弄這些小吃,從母親過世后,她就不太愛出門交際,就在家裡弄一些吃的和花草,「我這裡的吃的,不過是一些小東西,算不了什麼。」

她邀請孟氏過來吃酒,其實是有話想說。

頓了下,安芷輕輕舔了舔嘴唇,「三嫂,有件事,我想問問你的想法,可以嗎?」

孟氏看安芷有些猶豫,猜安芷是要問一點比較私密的問題,這代表安芷給她示好,「咱們是一家人,弟妹有什麼問題,就儘管問吧,只要我知道的事,就一定會和你說。」

安芷莞爾笑了下,低頭夾了一塊剛才孟氏誇讚的蓮花糕放在盞中,夾成兩半,但沒有吃,「今兒個父親特意留下大房和姑母,三嫂可知道是為了什麼嗎?」

孟氏眼珠轉了轉,「父親要大哥大嫂留下,應該是為了交代他們沒再輕舉妄動,不然你和裴闕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,因為他們不是你們的對手。至於姑母……這個我真不知道。」

「姑母這次來京都的目的,三嫂想來知道了。」安芷笑了下,把盞里的蓮花糕又夾成四塊,用筷子指著四塊蓮花糕道,「你們我們四房,其實就像這四塊蓮花糕,就算是分開了,可是內里還是一模一樣的東西。但姑母不一樣。」

安芷又端起蓮子羹到碗里,「姑母就像是這碗蓮子羹,雖然和蓮花糕都是蓮子做的東西,可呈現出來的樣子和口味都不一樣了。現如今,父親想讓施詩嫁去定南,可是施詩不太願意,甚至……」輕蔑地勾起嘴唇,「甚至勾引裴闕,這點,雖然不是姑母的意思,可施詩能有過這種想法。我覺得,姑母一家還要住到明年夏天,這日子實在太久了。」

孟氏聽到施詩勾引裴闕那裡,驚得張大了嘴巴,愣愣道,「她……她怎麼敢做這種事,不說她自己,就是姑母那麼眼高於頂的人,怎麼可能甘心讓女兒做妾?」

「她應該是想要取代我吧。」安芷道。

「那她也太厚顏無恥了!」孟氏管家有道,把手底下的小妾管得一個個都不敢違背她,但最開始的時候,還是囂張的小妾想要取代她,所以她對於想要搶別人相公的女人一向沒有好感,「那現在呢,姑母可知道這件事?四弟又怎麼說?」

「裴闕說不會再讓施詩靠近。」安芷嘆了口氣,「我倒不是怕施詩再勾搭裴闕,而是施詩那麼心氣高,若是父親一心想要把施詩遠嫁定南,那到時候,怕施詩鬧出不好看的事。」

孟氏明白了,「有父親護著姑母,你就不能不管姑母一家,但又想讓施詩認命,是嗎?」

「是也不是。」安芷端起茶盞,抿了一口,幽幽道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79章 吃酒

44.33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