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2章 擦身

第382章 擦身

太後娘娘作為壓軸出場,安芷匆匆瞅了一眼,發現太后瘦了一些后,就忙低下頭。

這場宮宴,太后才是主角,所以注意到安芷的並不多,大家都在偷偷觀察太后,特別是太后坐下后薛貴太妃的反應。

安芷也在悄悄打量,看到薛貴太妃起身給太後步菜,安芷聽到許文娟嘖嘖了一聲。

「你們是不知道,以前我和薛貴太妃都沒嫁人的時候,別人都愛在我面前說她如何如何,什麼模樣好、才情高,那些人還笑我太胖嫁不出去。」許文娟嘆氣道,「等薛貴太妃進宮了,我母親說還是我命好。」

許家有錢,而且是非常有錢,但太有錢了,就容易遭到紅眼,很早之前,許家族老也曾提過想讓許文娟進宮,但許文娟實在是離進宮的標準差太多,所以族老只是提一提,並沒有施壓。

沒嫁人之前,許文娟聽了太多薛貴太妃有多厲害,說不嫉妒是假的,可到後來,她見識太多人情冷暖,薛貴太妃已經進宮了,而且往日在她面前說的也不是薛貴太妃,所以到了現在就剩下唏噓。

惠平也是個直性子,點頭道,「對,你是比薛貴太妃好運。」

安芷看了許文娟和惠平一眼,在心裏贊同地點下頭,但沒有說話。

一場宮宴下來,安芷坐得腰都酸了,等她回去的時候,許文娟被賀荀身邊的小廝給叫走了,安芷則是和惠平一起回去。

「嫂嫂回來了一段時間,怎麼不回長公主府住一住?」

惠平抬眉嘆氣,「是我母親說的不要回去,她說如果想她了,就回去看看,但住下就算了,她說盯着長公主府的人多,我和女兒回去不太好。安芷,這個我是真不懂,哪裏有人連娘家都回不得了?」

「長公主應該是不想你牽扯進皇權里。」安芷道,「不過你生來就是郡主,逃不了的。」

惠平說是,「這段日子給我送禮的就有許多人,若不是我一開始就裝病,這會恐怕是騎虎難下。哎算了,不說這個,反正我白日想回去就回去。」

孟潔是繼室,家世又比惠平差一大截,在惠平面前,半點婆母的架子都不敢拿,而安成鄴又是做公公的,所以安家沒人能管惠平。

安芷覺得她嫂嫂豁達這點很好,什麼事情都能想很開,不會一直糾結一件事,這也是從小被嬌養長大的底氣。

「對了,有件事我忘記和你說了。」惠平猛地一拍大腿,「我回來之前,你哥哥和我說,如果太太這次生了兒子,就讓我與父親說不要安府的家業。但我們沒想到父親能封郡公,你說我能再和父親說,不用他的爵位嗎?」

郡公爵位在惠平眼中,算不了什麼,她嫁給安旭之前就沒想過要安家什麼,嫁到安旭之後更是看清安家內里。她是怕不要爵位,父親會覺得她看不上。

「父親那個人,一輩子的心思都在想如何保命和風流,其他的事都不怎麼在意,你們若是不要爵位也挺好。哥哥有功績在身上,以後掙的絕對會比郡公爵位高。可這爵位於太太而言,那就是比較厲害的東西。如果你們願意讓出來,往後家裏能平和許多。」安芷道。

雖說太太現在不爭了,可誰又能保證以後呢,畢竟爵位是可以世襲的,若是太太的兒子學業一般,有個爵位在身上,也能一輩子輕鬆享福。

「我們也是這樣想的。」惠平道,「你哥哥一早就和我說,不要家裏的任何東西。」

兩人說到這裏,馬車到了裴家,安芷先下馬車。

和嫂嫂告別後,安芷才踏着月色進了大門,問了門房,聽到裴闕還沒回來,等回到院子后,讓春蘭去準備醒酒湯,她先去泡個澡。

剛進了浴桶,她就聽到外頭的春蘭說姑爺好。

冰露一聽到姑爺來了,識趣地走到門口,看姑爺進了裏間,忙退出去,順帶幫兩個主子關了門。

安芷回頭看了眼,確認進來的是裴闕,又坐下,「你面色那麼紅,是吃醉了嗎?」

「為夫是醉了。」裴闕走到安芷身後,幫安芷梳頭,「方才為夫在宮門口等了好一會兒,夫人為何不等我呢?」

聽裴闕這麼說,安芷就知道裴闕是真醉了,因為也是裴闕讓她別等了,這會又撒起嬌說不等他,還一口一個為夫。

「夫人怎麼不說話?」裴闕沒得到回應,把頭湊到安芷肩膀,輕輕搭上,浴桶里的熱氣撲面而來,讓他頭腦發重,慢慢闔上眼皮,「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?」

安芷微微偏頭,正好看到裴闕的側臉,伸手掐了下,笑道,「是的,不喜歡你了。」

裴闕哦了一聲,兩手從背後抱住安芷,繼續撒嬌,「那夫人重新喜歡為夫就好啦。」

「哈哈。」安芷噗嗤笑出了聲,她還是頭一回看到裴闕醉酒,以前的裴闕喝得差不多就不喝了,也沒人敢一直勸裴闕的酒,想來今兒是新帝登基,所以才多喝了幾杯,本來還想問問裴闕宮宴里有沒有發生什麼事,現在看來是問不了了,「那你快點出去,等我洗完,在幫你擦擦臉。」

「我不。」裴闕搖頭,一邊開始脫衣服,「我要陪夫人一起洗。」

聽到這話,安芷立即轉身,剛想說不行,唇瓣就被一片炙熱給覆上,但很快,裴闕就軟軟地趴了下來,頭搭在浴桶上,沒有力氣地看着安芷,「還是夫人幫為夫吧。」

無法,安芷看到裴闕的衣裳濕了大半,只好起身幫裴闕換衣裳,好在裴闕沒醉到人事不省,所以安芷還能應對。

等兩個人從裏間出來時,已經是一個時辰后的事了,夜已深了,安芷把裴闕丟到床上后,她很快也睡了。

次日醒來,安芷被裴闕緊緊抱住,她推了推,沒有用,只好轉頭去看裴闕,正好對上裴闕烏黑的眼珠,「要起床了,快鬆開。」

「不行。」裴闕笑眯眯地看着安芷,「昨兒夫人幫我洗澡,我得回報夫人才是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2章 擦身

44.26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