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4章 金鎖

第384章 金鎖

安芷淺笑着沒說話,她是小輩,就算長輩不佔理,她也不好背後議論長輩,所以話說到這裏就行了。

許氏看安芷笑眯眯不說話,但知道安芷是個心裏有譜的,便不再多說了,「行了,咱們快些出去吧,文娟估計也到了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跟着許氏出了了屋子沒多久,就遇到找過來的許文娟,兩人一起去院子裏的亭子,等她們到的時候,亭子裏已經坐了幾位平日不來往的夫人,許文娟給安芷使了個眼色,正打算去別的地方坐,就聽到身後傳來林書瑤的聲音。

「安妹妹,你們別走那麼急啊?」林書瑤緩步走過來,在安芷和許文娟一起轉頭時,盈盈笑了起來,「上回宮宴咱們沒能說話,這會一起去坐坐吧?」

「不用,我……」許文娟最不喜歡林書瑤假惺惺的模樣,每次聽林書瑤說話,就想一巴掌打過去,但她剛開口就被安芷拉住。

今兒個是許府設宴,許文娟作為半個主人,若是和客人吵起來,不太好看,所以安芷及時打斷許文娟的話。

「一起坐坐就不用了。」安芷微笑着柔聲道,「我的裙擺有些濕了,要去擦一擦呢。」

林書瑤視線往下移,撇向安芷的裙擺,見只是一點點正常濕,知道安芷故意避開她,偏頭看了眼郝冬梅的肚子,「那你們就去吧,我還得陪冬梅坐坐呢,她如今雙身子,累不得。」說着,視線移到了安芷和許文娟兩人的身上,「對了,你們也成婚許久,可有消息了?」

郝冬梅懷孕五個月,之前一直沒說,現在顯懷了大家才知道,她接着林書瑤的話道,「林姐姐你多擔心了呢,裴夫人和賀夫人都夫妻恩愛,想要孩子,隨時都能有呢。」

話到這裏,本來還沒什麼,但邊上路過的一位夫人迅速問安芷和許文娟怎麼還沒懷孕。

「哎,八成是還不想生唄。」林書瑤笑道,「安妹妹她們面色紅潤,總不可能是不能生。」

「林書瑤,你才不能生呢!」許文娟忍不住了,剛才安芷拉她那下,她就想罵林書瑤,現在聽林書瑤暗諷她和安芷不能生孩子,怒火唰地就衝上頭,嗓音扯到了最大,「你要說什麼就直接說,別遮遮掩掩以為誰都和你一樣針孔大的心眼。我們是比你家夫妻恩愛,不然你也不用假懷孕,怎麼不繼續裝了?是被發現了,所以才拿了假肚子吧!」

這話一出,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了。

能來許家做客的,都對許文娟有印象,他們都知道許文娟是個急性子,而且有什麼說什麼,不會說假話,所以看向林書瑤的視線都帶了幾分不一樣的意味。

林書瑤的臉瞬間白了,她確實假懷孕,但後來不知為什麼被李耀知道,她就裝不下去了。

不對啊,她假懷孕的事,外頭人不應該知道才是,許文娟怎麼會知道?

林書瑤再看向許文娟時,眼神如刀,「許文娟,你若是不歡迎我們來做客就直說,以後大家都別登你們許家門就是,何苦這般挖苦我?」

說着,林書瑤的淚珠一串接一串地往下落。

安芷聽許文娟不該說的都說了,這會大家都在看這邊,可不能讓許文娟落個刁蠻公主不講理的名聲,輕咳了一聲,「林書瑤,你讓身邊的丫鬟去買坐胎葯,這可是在你懷孕之後的事。試問,哪個懷孕的人還要偷偷買坐胎葯呢?如果你還想反駁,那就把濟世堂的小廝和掌柜都喊來對峙。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做你的郡王妃,現在不是以前了,你沒有林家的庇佑,也沒有夫君的寵愛,該縮著尾巴做人才是。」

安芷語氣溫和,卻字字珠璣。

林書瑤聽得腦袋嗡嗡響,以她對安芷的了解,安芷絕不會在眾人面前和她撕扯,所以才敢當眾說暗諷安芷和許文娟不能生孩子,可沒想到許文娟還是說話不過腦子。

她這會,不解釋就是默認,可解釋了被對峙就完了。

林書瑤後悔了,可話都說出來了,這會想要收回是不可能的。

安芷看林書瑤僵住,趁此機會拉着許文娟走了。

等看不到林書瑤,許文娟才不解地問,「安芷,你拉我做什麼?方才林書瑤都說不出話來了,咱們一鼓作氣把她往死里說就好了呀?」

「你沒聽過狗急跳牆么,而且今兒個是你母親設宴,若是你一直咄咄逼人,對你母親和許家總歸不太好。」安芷給許文娟分析,「像方才的事,我們該說的都說了,剩下的就留給其他人自個兒去想。咱們給開個頭,並有理有據地反駁,其他人又不是傻子,肯定能想到是怎麼回事。而且林書瑤和穆郡王夫妻不和是大家都知道的事,你且等著吧,沒人會站林書瑤那邊的。」

許文娟聽安芷這麼一說,便明白了,「她就是欠打!」

安芷點頭說是,她原以為新帝登基后,林書瑤會老實一點,可沒想到林書瑤還是原本的樣子,正好應了馬句老話——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。

因為剛才吵了一架,許文娟不想再去人多的地方,就帶着安芷去了沒人的閣樓,等坐下后,她嘆了一口氣,又猛地拍下桌子,「都怪賀荀,他要是努力一點,我怎麼可能會還沒懷孕。不行,今兒回去后,我一定要讓他把所有的糧都交了!」

聽此,安芷微微轉頭,不想多聽許文娟和賀荀的房裏事。

「對了,你和裴闕不是如膠似漆么,以裴闕對你的黏糊勁,你們倆應該早就結果了呀?」許文娟抓了一把瓜子問。

安芷自個兒一點都不急,她才成婚五個月,若是這會就懷孕,實在是太快了,但身邊的人每個都問,她是真不願多說,就隨便道:「孩子的事講究緣分,急不得,你若是急着要孩子,就和賀荀多努力,到時候我給你孩子打金鎖。」

「那可是你說的啊,我要最重的金鎖!」許文娟心思簡單,很快就被安芷轉移了注意力,豎起小拇指道,「要這麼粗的!」

安芷哈哈笑了,「你就不怕壓壞了小孩兒么?」

「怕什麼,又不是一定要戴,反正是你自己說要送的。」許文娟跟着哈哈笑。

「行行行,等你懷孕了,我就去找人打金鎖。」就算是最粗的金鎖,安芷也有錢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4章 金鎖

44.55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