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6章 曉事

第386章 曉事

春蘭話音剛落,就聽到姑太太在外頭說笑的聲音,嘴角不屑地撇了撇,轉眼看到姑太太跨過門檻,忙低頭退到一邊倒茶。

安芷起身站在椅子前,等姑母走進廳里,才把視線拉長,看向姑母身後的兩位新面孔,一個豐腴,一個美艷,想來姑母沒少花功夫找到這兩位美人兒。

裴清妍進門起,視線停在安芷身上好一會兒,看安芷站著沒來接她,心裡很是不爽,但想到待會要給安芷送的美人兒,她又歡快地笑了出來。

「姑母是有好事嗎?」安芷假裝不懂地問。

裴清妍偏頭看邊上的兩位美人,細聲道,「是你有好事,你悄悄這兩位美人怎麼樣?」

「都挺不錯。」安芷道。

「既然你喜歡,那就送來伺候你和裴闕吧。」裴清妍可不打算和安芷繞圈子,「你與裴闕成婚五月有餘,裴闕身邊只有你一個人可不行,且不管外頭人說得多難聽,你總有身上不便的時候,有這兩位美人幫你分擔,可以省去你和裴闕的許多麻煩呢。春鶯、綠柳,你們還不快點見過夫人,謝謝夫人對你的收留之恩。」

春鶯是比較豐腴的那個,她往邊上看了綠柳一眼,等綠柳往前走了一步,才緩步上前,但不等她們跪下,就聽到上首的夫人說了句先別跪,只好尷尬抬頭去看夫人。

安芷已經給冰露和春蘭使了眼色,只要春鶯他們跪下,就立刻扶住她們。

如果受了禮,那就要收下人了。

安芷可沒想給裴闕屋裡添人,善妒就善妒,她並不怕別人說她善妒,這在她看來並不是個不好的名聲。

「你們兩個先別急著行禮,我這院子里,打掃端茶的都有了,你們且說說,都會做些什麼?」安芷眼神往春鶯兩人身上掃了一眼,發現春鶯顫慄了一下,視線停在綠柳身上。

綠柳和春鶯都是南街巷子里媽媽打小靜心培養大的瘦馬,兩人從五歲起,被轉手了幾次后,就被賣進南街巷子。她們是媽媽手裡最貴的瘦馬,這次聽說要來裴家,是又怕又期待。

綠柳道,「奴婢會打掃捏肩和一些民間舞,最會做一些小點心,說句誇大的話,不比春風樓的手藝差呢。」

聽到這話,春鶯奇怪地看向綠柳。在媽媽那裡,綠柳最會的明明是跳舞,媽媽說綠柳的腳尖像棉花,點在鼓面上能隨意控制男人的心跳,可綠柳怎麼說的不一樣呢。

「奴婢會唱些曲子。」春鶯的嗓音甜又輕,像二月里的春風化雨,吹進心坎甜滋滋,「還……還會給您鋪床點燈。」

想到綠柳說的廚藝,春鶯雖然不理解,但還是跟著說了些丫鬟活計。

「做小食是個好手藝,可我廚房裡的張嬤嬤是三嫂嫂派人幫我的,所以不好再勞煩綠柳姑娘了。」安芷又去看春鶯,「我這人喜歡安靜,裴闕公務繁忙,也沒時間聽曲。至於你們說的那些活計,我身邊丫鬟許多,更是不用你們。」

轉頭看向姑母,發現姑母的面色陰沉,安芷反而笑了下,「姑母,真的多謝您的好意,不過我這裡實在用不上這兩位姑娘。我看她們顏色姣好,想來價值不菲,您還是別浪費了。表弟最近讀書辛苦得很,書院里的老師又常罰人,表弟屋裡應該有知冷知熱的人才是,您就把春鶯她們給表弟吧,裴闕這裡有我呢。」

「這怎麼行,珣兒是讀書人,他還沒成婚呢!」裴清妍想都沒想就反對。她兒子可是要考舉人的,若是沉溺於女色中,明年沒能中舉,施家祖宗都要從墳里爬出來罵她。

「就是沒成婚,才需要有人伺候嘛。」安芷笑眯眯地道,「像裴闕這種成了婚的,有我辛苦就行,再多人就是浪費了。表弟讀書辛苦,若是有人照看,那才是最好的。」

在姑母剛到京都時,安芷就把施家兄妹都打聽清楚,姑母望子成龍心切,所以施珣到這會,屋裡就一個通房丫頭用來曉事,姑母在南嶺時一直防著有女人勾搭施珣,以至於施珣到現在對於男女情事還不太清楚。

裴清妍一心想著兒子中舉后娶高門小姐,所以萬萬不允許兒子身邊有不正經女人。

「珣兒的事不需要你操心。」裴清妍冷聲道,「這兩個人我買來了就是買來了,絕不會還回去。」

「那姑母就待會去自個兒用吧。」安芷也放下臉,不再笑了。

裴清妍猛地拍了下桌子,瞪著安芷道,「安芷,你到底什麼意思?我好心好意給你送人,你卻半點不領情,你若是瞧不上我這個姑母就直說,沒必要拐彎抹角地想害我珣兒!」

在裴清妍說話時,安芷在袖中狠狠地掐了下自己,眼眶濕了后,等裴清妍剛說完,就滾下一顆晶瑩淚珠,「姑母您這麼說,可就要我命了,我怎麼就是害表弟呢,您看我和裴闕辛苦,我才想到表弟也需要屋裡人伺候呀。若是您覺得我這是在害表弟,那……那您給我們送人,又是什麼意思?」

「我……我還能是什麼意思,裴闕都是成婚的人了,身邊需要伺候的人有什麼奇怪!」裴清妍說不過安芷,看到安芷流淚,恨不得過去撕爛安芷的嘴,做什麼委屈模樣,她又沒做什麼欺負人的事,起身看著綠柳兩人道,「我把你們送過來,你們就是這個院子的人了,若是夫人不要你們,就一直跪到夫人要你們為止,不然我那裡可不收你們!」

放下話,裴清妍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春鶯遲疑地看了一眼綠柳,見綠柳跪下后,忙跟著跪下。

安芷見姑母直接走人,抬手擦了擦眼淚,再看跪著的春鶯兩人。

其實這事和春鶯兩人沒什麼關係,她們不過是兩個被買來的可憐人,安芷不想遷怒於人。

「你們兩個都起來吧。」安芷轉頭看冰露,「冰露你去和姑母說一聲,既然要送人,就該把身契一塊送來。若是沒有身契,那她是送人來伺候,還是送人來監視。我反正要拿著身契才能安心,如果姑母不給,大不了去父親跟前說道說道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6章 曉事

44.62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