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章 香爐

第391章 香爐

安芷吩咐下去后,屋子裡就忙碌起來。

外頭的人看屋子裡面,就和往常一樣,殊不知裡面的人已經忙得像陀螺。

安芷坐在廳里,手裡端著茶盞,一下又一下地撥動茶蓋,思緒轉得飛快。

這世上和她有仇,還活著的人,真的挺多。

具體是哪一個人這麼做,還需要好好調查。

不過姜宇的話給了安芷一個提醒,對方最近突然加大用量,那說明和她最近接觸的人有關。

這段日子以來,安芷有惹到的,不過是林書瑤和大房,還有姑母一家,如果真是她們倒容易,因為他們是看得見的對頭,也很了解。可如果是其他人,那就有些麻煩了。

安芷想了又想,手裡的茶涼了,卻一口都沒喝。

直到裡屋傳來姜宇說找到了的聲音,她才放下茶盞,邁著沉重的步伐進去。

看到姜宇拿著裴闕的枕頭,安芷不解問,「這是?」

「我在裴大人的枕頭和被褥里,發現最多的藥量,雖然還是很少,但是這屋子裡最多的,便讓冰露拿出裴大人日常穿的衣裳,可是衣裳經過漿洗,對方用量又少,所以就很難察覺。待會等裴大人回來后,我看看裴大人的衣裳,就知道了。」

安芷腦袋裡「嗡」的一聲響,愣了好一會兒,才聽到姜宇說先去藥房等著,不然別人該起疑心。

安芷讓福生去送姜宇,她則是無力地坐在軟榻上。

「夫人別多想,如果毒藥真是姑爺身上帶回來的,肯定是別人給姑爺下毒。」冰露道,「姑爺對您那麼好,而且心心念念想要你們的孩子,絕不可能做這種事。」

在剛聽完姜宇說的那一瞬間,安芷瞬間覺得不會是裴闕,可回神后,又在想好像也可能是裴闕。

她被人騙過一次,再有這種事,便無法冷靜思考。

聽到冰露說的話,安芷也在心裡一遍遍重複說不會是裴闕。

冰露看主子的眼淚啪嗒落下,知道主子又想到了和裴鈺傷心事,猶豫問,「要不,奴婢去喊姑爺回來?」

「不……不能喊!」安芷深吸一口氣,她決定相信裴闕,往日的種種不是輕易能裝出來的,而且裴闕沒有要害她的動機,「你這會去喊姑爺,那下毒的人就知道裴家有事,說不定就先藏起來了。就這麼等著,等姑爺回來。」

安芷這一等,連中飯都沒吃,快天黑的時候,外院守著的福生才過來說姑爺回來了。

裴闕進屋之前,都不懂家裡出了事,等進屋看到安芷面色慘白,還有眼眶濕了的冰露,才驚覺出了事。

「怎……怎麼了?」

「你先過來坐。」安芷拍了拍身邊的位置,讓春蘭去把姜宇給請過來,轉頭對上裴闕疑問的目光后,她忍不住抽泣起來,緊緊抓住裴闕的胳膊,說不出話來。

裴闕慌了,「冰露,你快說怎麼回事?」

冰露哽咽說了夫人中毒的事,最後提到可能是姑爺每天穿的衣服帶回來的。

一聽這話,裴闕唰地站起來脫衣服,正好姜宇小跑進來,瞪眼道,「你快看看我的衣服!」

姜宇接過衣裳,只輕輕嗅了下,就察覺到了藥味,「是它,就是衣裳上帶了藥味!」

說著,姜宇往前走了兩步,發現裴闕全身都有藥味,問,「敢問裴大人,您就職的工部,可有熏香?」

「有的。」裴闕想到安芷因他每天帶毒回來,眉頭緊鎖,「工部里常年堆放了各種材料,有些味比較沖,在主要的殿里都有熏香。」

特別是裴闕待的地方,他不想臭烘烘回家,所以他的屋子裡也有熏香。

裴闕說完后就明白了,忙讓朔風去取香料回來,他則是先去後面換下衣裳,讓姜宇把有毒的衣裳帶回去,「夫人這段日子都受到毒藥影響,日後可會對身體不好?」

「夫人中毒不深,只要好好休養,就有恢復的可能。」姜宇眼珠轉了下,猶豫道,「不過夫人到底傷了身體,雖說休養好后還是可以懷孕,可有孕的可能會小一點。」

這就是還有影響。安芷聽到這話,心裡咯噔響了下,脖子彷彿被鐵水澆灌了一樣,僵硬得動不了。

「那……那裴闕呢?」安芷問。

姜宇愣了下才明白安芷問的意思,「這種毒藥,只對女子身體有效,男子用多了,不過是手腳寒涼,不會有其他效果。」

安芷哦了一聲,身體往後一倒,重重地砸在椅子上,驚得裴闕轉身時飛了鞋。

裴闕想抱起安芷看看,又怕身上還殘留了毒藥,不敢伸手。

冰露扶起主子,淚眼汪汪地看著姑爺,哭道,「姑爺,您一定要為夫人討回公道啊!」

裴闕攥緊拳頭,「我會的!」

沒多久,朔風帶著香料回來,姜宇查看了香料,發現香料並沒有問題。好在朔風還帶回來香爐里的殘渣,而事實上,就是殘渣里有問題。這說明給香料里加毒藥的人,是每天都去加。

「每天都能去我屋子裡的人……」裴闕想了想,「朔風,你親自去守著,我倒要看看,是誰有那麼大的膽子,竟然敢這般算計我!」

朔風領命,和姜宇一起出去。

冰露給主子端來熱茶,看主子抿了一口后,開始大口喘氣,心疼得厲害。

安芷是怕的,最怕的是竟然有人拐著彎來下毒害她,而且她還沒有察覺,這讓她頓時沒了安全感。

裴闕十分認真地洗了個澡,才敢回到裡屋,但還是不敢過去抱安芷。

他覺得這會說什麼都很無力,是他失職沒能早點發現有問題,太不應該了。

「我對……」

「你沒有錯,不用道歉的。」安芷抬頭看向裴闕,打斷了裴闕的話,「我們都不願看到這種事發生,但別人有心要害我們,不可能一直防得住。」

她起身朝裴闕走過去,張開手,主動摟住裴闕的腰,「姜大夫說了,我的身體調養兩個月就能好,主要是能找到下毒的人。」

「對,要找到下毒的人。」裴闕剛被安芷抱住時,手腳都是僵的,等安芷身上的溫度傳來,他才有了知覺,鄭重而溫柔地抬手抱住安芷,「我一定會讓他後悔半生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1章 香爐

45.2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