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章 腳滑

第393章 腳滑

裴闕的人派出去了,他自個兒也沒閑著,他去了老爺子那。

安芷沒有跟去,因為她還要忙著清掃屋子,還不能讓外邊的人知道,只說她沐浴要用水。至於被褥那些,全都換新的,打算等夜深了,再拿去燒了。

而安芷等裴闕從老爺子那回來后,先問了裴闕怎麼說,得知老爺子也很驚訝后,就帶著冰露和春蘭回娘家住幾天。

再繼續住自個的屋子,不能安心。

安芷回得有些突然,不過孟潔對安芷的回娘家沒啥意見,所以沒多問,只是讓朝露幫著安芷收拾屋子,有什麼要添的東西,都讓朝露去準備。

惠平也過來幫忙,她倒是問安芷怎麼了,安芷只說想大家了,等屋子收拾好后,也沒說中毒的事,她不想娘家人跟著瞎擔心。

但這在惠平眼中,就是覺得安芷受欺負了,吃過晚飯後,拉著安芷到沒人的屋子,掄起安芷的袖子,「快讓我看看,你哪裡受傷了?」

「受傷?我沒受傷啊。」安芷不解道。

「你快別騙我了,我回京都那麼多時間,你回家之前都會送帖子,就今天突然回來,還說要多住幾日。而且眼底有青絲,一看就是沒睡好,你就如實跟我說,是裴闕、還是誰欺負你了?」惠平看安芷手上沒傷,又想去看安芷的身上。

安芷搖頭按住惠平的手,「真沒人欺負我。」她嘆了口氣,「裴闕也對我挺好,就是我屋子裡進了點髒東西,所以回娘家住幾日。至於進了什麼髒東西,我現在不好說,但肯定不是大事。」

「真不是大事?」惠平有點不信。

安芷笑了,「真沒什麼事,嫂嫂快些回去吧,小侄女還等著你回去哄她睡覺呢。」

惠平哦了一聲,一步三回頭地道,「那你有事一定要和我說啊,雖然我可能幫不上忙,但我母親可以的,這滿京都的人,都怕我母親。」

安芷莞爾說好,等嫂嫂走後,才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

以前先帝在的時候,長公主確實風光,可皇位換了個人,如今長公主連門都不怎麼出了,又怎麼能和從前比呢。

她這嫂嫂啊,心地是好的,見識也在漲,但還是比較單純。不過她希望嫂嫂能一直單純下去,畢竟只有是非中的人才會心思深起來。

從屋子裡出來,安芷慢慢踱步到花園裡。

冬日的園子,殘雪點點斑白,映得假山樹木凄涼。

「夫人小心腳滑。」冰露看前頭石子路上有雪,伸手過來扶。

安芷沒要冰露扶,輕聲道,「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人,這樣的路,還是走得了。」

「那您注意腳下。」冰露從身後春蘭那接過燈籠,想讓主子看得清楚點。

「冰露啊,你和春蘭在我身邊好多年了吧?」安芷悠悠道。

「是啊,打從記事起,奴婢就跟在夫人身邊。」冰露點頭答,「最開始那會,您還淘氣,常和大公子出門玩,每次都嚇得奴婢心驚膽顫,就怕被過世的太太發現。」

「可後來還是被母親發現了,還還得你跟我一起被打手板。」回憶起往事,安芷露出一抹輕鬆的笑容,視線拉長往遠處看去,腳底便滑了下,但很快就被人拉住,原以為是冰露,結果轉頭時看到了裴闕,「你……你怎麼在這?」

「自然是來找夫人的。」裴闕拉住安芷的手,揣進兜里,一本正經地道,「以前沒成婚的時候就常來,那會夫人都不怕,這會夫人怎麼還一臉懼色?」

安芷左右看了一眼,再回答裴闕,「你要是光明正大從大門進來,自然沒什麼好怕。」

「可我是翻牆偷偷來找的夫人。」為了不讓人起疑,這會順子在裴府里假裝裴闕呢。

聽到這話,安芷忙拉著裴闕往院子走,快要進門的時候,冰露和春蘭進去屏退其他人,安芷才帶著裴闕進屋。

等進屋后,安芷才大口喘氣,不知為何,她還是有種像是要被捉姦的感覺,端著茶盞抿了一大口道,「不是說好了么,這兩日我回娘家,你在家裡守著的嗎?」

「可我想夫人了。」裴闕哼哼下,兩隻黑又亮的眼珠緊緊地望著安芷,「夫人難道不想我嗎?」

這個……說想的話,實在有點牽強,畢竟安芷才回來一會,都還沒到一個人待著的時候,真沒去兒女情長地想裴闕。

可看到裴闕期待的目光,她還是輕輕點下頭,這也不算說謊,畢竟嫂嫂問她有沒有被欺負,她確實有想到裴闕。

裴闕在裴府一個人待得難受,成婚後,出了安芷被綁架的那段日子,他就沒和安芷分開過。

特別是這種有潛在危險的時候,沒看到安芷好好地在眼前,裴闕總是不放心,乾脆又來翻牆,反正熟門熟路,他知道安府哪裡沒有人。

安芷看裴闕大喇喇地坐著,看樣子是沒打算走了,便讓冰露去打水洗漱,一邊交代裴闕,「你明兒個,要記得早點出門哦。等下朝後再想過來,就從大門進來吧,正好說來找我,不然我嫂嫂他們,還以為你欺負我了呢。」

「那我可冤枉了。」裴闕聽到安芷主動讓他留下,興奮地立馬站起來抱住安芷,嘴上卻還是哼哼嗔道,「我疼你都來不及,怎麼會欺負你。」

安芷聽多了裴闕的情話,不會再像最開始那樣害羞,「行了,快點洗洗睡吧。」

昨兒一晚沒怎麼好睡,現如今事情已經有眉目,過多的擔憂就是給自己找負擔,還不如養足精神,好跟賀荀的毒師學習,防止類似的事情再發生。

安芷娘家的床比裴家的要小,所以這一晚兩人緊緊挨著,等天快亮時,裴闕才躡手躡腳離開。

安芷醒來的時候,裴闕已經走了。

她洗漱後去了正院,給太太請安后,就去找了嫂嫂。

惠平回京都后的日子,都是圍繞女兒,因為母親的叮囑,她很少出門。

安芷難得回娘家一趟,便邀嫂嫂一起出門做新衣裳,順便也給侄女和小弟弟做兩件新衣裳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3章 腳滑

45.33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