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 將軍

第395章 將軍

裴錚有多不甘心呢?

這事李氏最清楚。

李氏的屋子裏,她一隻手攥緊手帕,站在屋子中央,眉心蹙著,「厚生不見了,肯定是裴闕發現蹊蹺。」

裴錚夠心煩了,聽到夫人抱怨,用力拍了下桌子,「都怪三房那個攪事精,若不是她非要送什麼補藥,等安芷發現的時候,早就不能生孩子了。」

到現在,安芷身上只有一點餘毒,而裴闕很快就會查到大房的頭上。

李氏想到安芷,抿唇不說話了。

裴錚抬眼瞥見夫人愧疚的表情,冷哼道,「你別做出這副模樣,當初我要下毒的時候,你是知道的,那會不攔着我,現在就別說後悔的話。」

李氏與相公相處二十多年,深知相公是個什麼樣的人,她就是真後悔,也不會和相公說。

「事已至此,還是善後最重要。」李氏道,「不管四弟能不能查到咱們的頭上,都不能留下把柄。」

若是留下證據,到時候就是老爺子也救不了他們。

「把柄?哼,人都死了,還能有什麼把柄。」裴錚冷冷道,「在找上厚生之前,他姐姐就死了,這會只剩下一具白骨,還和亂葬崗的那麼多白骨混在一起,拼都拼不出來。」

李氏想到亂葬崗有些害怕,往後走兩步,坐到了椅子上,「厚生姐姐是死了,可還有其他接觸過的人呢?」

「有接觸過的,都被我送走了,等裴闕找到人,至少得兩三個月後,但他馬上要南下,肯定沒那麼多時間。」裴錚笑道,「夫人就放心吧,我隱忍那麼多年,吃過一次教訓后,就不會再犯了。」

當初裴錚想製造裴闕意外落水溺亡,原以為一個五六歲的小孩沒什麼心眼,所以就沒多準備,結果讓他後悔到現在。

作為裴家嫡長子,打從記事起,裴錚身邊幾乎所有人都在說他日後會成為裴家家主。可從裴闕出生后,所有的事都不一樣了。

父親偏愛裴闕,而裴闕從小就展現出異於常人的聰慧,是他裴錚完全比不了的。但那會他只是羨慕弟弟天分好,想的是有個那麼聰明的弟弟,日後輔佐他正好。

可突然有一日,父親說要培養裴闕當家主。

裴錚猶如晴天霹靂。

雖說以前父親從沒說過讓他當家主,可其他人都是這麼說的啊,而且別的世家,都是嫡長子繼承家主位置,為什麼到他這裏就不一樣?

一開始,裴錚有爭過,可父親擺出事實,裴闕五歲就能看破的權謀算計,他卻要到八歲才能懂。父親說裴家要的是能延綿世家百年榮耀的家主,而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家主。

從那以後,裴錚就不再表現出自己的野心。

他不爭了。

但這不代表就此死心。

特別是當裴鈺的才能初顯,裴錚這才對裴闕下了殺心。

一轉眼十多年過去,他可能還是比不上裴闕的腦子,但他比裴闕多活了十幾年,也多準備了十幾年。

李氏只有裴鈺一個兒子,真不忍心看兒子在西北苦一輩子,不然也不會同意相公的做法,但她就只有一個兒子,全部的希望都在兒子身上,所以再不想做也要做,「還是找兩個法師超度下厚生姐弟吧。」她到底還是於心不忍。

裴錚不以為意,「超度的事等以後再說吧,或者你自己匿名去找人,也別說超度誰,不然裴闕那隻老狐狸,一準就能抓到你的尾巴。」

正如裴錚說的一樣,裴闕很快就發現了厚生姐弟的事,只不過厚生姐姐死了,裴闕沒了認證和物證,暫且不能以此拉大房下馬。

但他做事,並不是一定要證據。

在得知安芷的毒是大房下的后,裴闕連安芷都沒說,回到府上后,徑直去了父親的屋子。

他到的時候,老爺子正在自個和自個兒下棋。

裴闕坐到老爺子對面,移動一枚棋子,「將軍。」

裴懷瑾抬了抬眼帘,見棋局到了死路,抬頭時發現裴闕面色陰沉,便知道有大事發生,「說吧,怎麼了?」

「父親難道不知道嗎?」裴闕語氣不是很好。

裴懷瑾皺眉看着裴闕,沒說話。

裴闕冷哼道,「當初您為了裴家長遠發展而選了我當家主,可別人家都是嫡長子繼承家業,您這麼一弄,是徹底傷了我和大哥之間的情分。」

這一點,裴懷瑾一早就知道了。最開始的時候,他想着世家不就是這樣,你爭來我爭去,誰的本事最強,就上位到最後。

可後來裴懷瑾年紀漸漸大了,等他隱退之後想了很多事,又突然有些後悔了。特別是看到裴闕和裴錚真的幹上后,裴懷瑾甚至懷疑當初的決定是不是錯了。

不過再來一次,他還是會選擇裴闕,因為裴家不能沒有裴闕,但一定會在最開始時,就告訴裴錚不要抱有希望。

可人生沒有早知道。

「你想怎麼做?」裴懷瑾有些無力地問。

裴闕把棋盤上的棋子都擺回最開始的位置,一邊道,「我有兩個方向,一個是我從裴家出去,日後憑自己的本事上位,把家主的位置讓給大哥,不過就算我讓了,大哥估計還是會趕盡殺絕。第二個方向是我現在就把大哥打壓死,讓他再沒有出頭之日,我會留他一條性命,但再無前程可言。」

說到這裏,裴闕把棋子都恢復完了,「這一次,父親您會怎麼選呢?」

裴懷瑾的唇角微微顫抖,他不想做出選擇,可現實讓他不得不選。

盯着棋局看了許久,裴懷瑾拿起「將」,又看了一會後,「一場對弈,只要將留在最後,就還沒到結束。裴闕啊,因是我種下的,會有現在的果,我早該想到。留你大哥一條性命吧,別把人逼急了,不然狗急了都會跳牆。」

「孩兒明白了。」裴闕把最前面的兵往前推了一格,「父親年紀大了,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控制的,那就別多管了,每個棋子都有自個兒的路數,那是定死的,誰也改變不了。」他起身作揖行禮,話說得有些狠了,那禮就做足一些,免得不像是一家人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二更還在寫,預計凌晨更新,大家先睡吧,明早再來看。

我真的不慢了,年三十都在碼字~~每個人每天都有很多事做,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,覺得追更累的可以養肥哈,只要別忘記我就行,晚安啦大家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5章 將軍

46.2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