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章 鞋墊

第396章 鞋墊

裴闕從老爺子院子出去后,就去找了安芷。

安芷聽到是大房做的,並不詫異,因為大房加大藥量那會,她正好寫信去西北讓舅舅他們看住裴鈺。

「你打算怎麼做?」安芷問裴闕。

裴闕想先聽聽安芷的想法,「你覺得應該做什麼?」

安芷低頭思考了一會,嘆了一口氣,眸光黯了下來,「我本來覺得大房想要的不過是裴鈺能陞官體面,可現在看來,大哥的野心實在是太大了。」

她偏頭看向裴闕的眼睛,「這次的事,我不能就這麼放過,既然他們不想讓我生孩子,那就廢了大哥人道的能力吧。剩下的,你自個兒看着辦。」

裴闕點頭說好,「那我這就讓賀荀準備葯。」

剩下的事,就是朝堂上的你來我往,裴闕自個兒撐著就行。

夫婦倆說完大房的事,安芷提到了施詩的婚事,「從施詩與何家恢復親事後,何家人是三天兩頭地登門,之前姑母要什麼東西,我都儘力送過去,家裏沒有也買了送去。但何家那群人,實在是有些貪得無厭,特別是那個何進,通過占女子便宜而上位,真真是下流。若是何家人求到你跟前,可別搭理他們,蒼蠅一樣的玩意,沾上他們,自個也要被弄髒。」

裴闕對何家最近的行為有所耳聞,他讓安芷放心,「何家那些人,連我的面都見不了,更別提找我的門路。」

當初何進再次纏上施詩,為的就是能借施家、裴家的光,讓何進未來的官途能輕鬆一點。

可何進不知道的事,因為何進與施詩的事不光彩,裴清妍見不想見何進,更別提幫扶。而裴闕和裴懷瑾更是厭惡算計他們裴家的人,沒有把何進送進大牢吃苦,已經算很好了。

若是明年何進真的中舉,那也沒啥用,因為裴懷瑾不會看何進起來的。

裴闕記仇的性格,完全是從裴懷瑾那繼承。

安芷聽裴闕說完,心裏舒服多了。

兩人恩愛了一會後,裴闕去了書房,安芷則開始看賬本。

「這些都是這幾天姑母要的嗎?」安芷問冰露。

「是的,姑太太每天都派人要東西,或者讓裴府院子裏的下人過去幫忙。」冰露道。

「那你都記仔細了,等明兒十五去請安時,要給父親過目的。」安芷瞟了兩眼賬本就不看了,裴家有錢,但憑姑母花多少都可以,反正都是從公中出。

冰露有些猶豫,「夫人,您就真那麼大方嗎?這一件件的東西送過去,姑太太連句謝謝都沒有,而且外頭的人都說是表小姐嫁不出去了,再次倒貼何家。要奴婢說啊,姑太太真不該這麼大舉動,低調點才是。」

「我倒是想小氣一點,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姑母也要不了多少東西,沒幾天就到施詩出嫁的日子了。眼下公中虧空的數目,父親都會補來的。」安芷並不指望老爺子手中的那點錢,只要不來找她麻煩,就是最好的。

錢這東西,她自己掙就好了。

安芷的話音剛落,春蘭就進來說姑太太又來借屏風。

「拿給姑母吧。」安芷一如既往地不在意,「父親不讓我插手姑母院子的事,我就做個賢良侄媳婦,你們在外頭也別多嘴給人甩臉色,人家要東西是為了辦喜事,笑着送去就好。還是那句話,虧不了咱們的。」

裴清妍要了許多東西,都是因為裴懷瑾放下的話,到最後府里賬目虧得厲害,裴懷瑾自然不好意思讓安芷拿嫁妝貼補,所以不會虧了安芷。

也就是說,安芷在用老爺子的錢,給她自個兒買清閑。

日子就這麼轉到了初十,眼看着就要到施詩成婚的日子,她的嫁妝也從嶺南運送到了。

跟隨嫁妝一起到的,還有施家的一些親戚,都被安排在了裴清妍他們住的院子。

施家在嶺南算是名門望族,可到了京都就有點兒不夠看,見識和談吐都很有限。

安芷接待了幾次施家親戚后,就借口頭疼不好見客,一直撐到了施詩出門子的那日。

看到施詩上花轎時,安芷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,可算是嫁出去了,沒有施詩在府里,會少很多事。

夜裏安芷給裴闕準備了洗腳水,等裴闕脫了長靴后,她把裏頭鞋墊拿了出來,換了新的進去,「今兒大哥還找你敬酒哩。」

過去一段時間,裴闕從各方面開始打壓裴錚,讓裴錚連着被罰了兩次。但今兒的宴席上,裴錚還能笑着找裴闕喝酒。

「大哥隱忍快二十年,最近十幾天的事,他還撐得住。」裴闕燙了燙腳,精神多了,看安芷坐在燭光下替他納鞋墊,淺笑道,「馬上到年關了,你別累着眼睛,前些天你都納好多鞋墊了。」

聽此,安芷知道裴闕誤會了,低頭掩嘴笑道,「前些日子的鞋墊,我已經讓人送去西北了,若是我現在不做,那你就沒了。」

安芷舅母不太會女紅上的事,嫂嫂更是個嬌生慣養的郡主,如果她不親手做一點東西送去西北,那哥哥他們就只能用些一般的衣物。但西北苦寒,不把鞋墊納厚一點,能從腳底板凍到心口。

裴闕撇嘴哼了下,幽怨道,「夫人真是賢惠極了。」

安芷放下手裏的活計,走到裴闕身邊,遞給裴闕乾淨的布擦腳,「我要是不賢惠,你這會能舒舒服服泡腳?」

裴闕把腳擦乾淨后,迫不及待抱住安芷,「那夫人就賢惠到底吧。」

安芷被裴闕撓到了痒痒肉,扭動着身子哈哈笑,「裴闕你……你別鬧,哈哈,先鬆開我,外頭還有丫鬟等著呢。」

裴闕哦了一聲,手不動了,卻也沒鬆開,過了會,沖外頭喊道,「冰露,你們先去歇著吧,你家夫人有我伺候就行。」

冰露幾個一聽就懂,忙端著盆退了出去,還幫兩位主子關了門。

裴闕聽到外頭「吱呀」一聲,知道門關上了,手就不老實地動了起來。

安芷半推半就,和裴闕鬧了好一會兒,什麼時候睡去都不知道。

次日安芷是被冰露叫醒的,裴闕已經去上朝了。

冰露站在床沿,輕聲道,「夫人,您快醒醒,賀夫人帶着毒師來找您啦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6章 鞋墊

45.78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