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章 團聚

第398章 團聚

安芷不想去姑母院子里湊熱鬧,自個兒找了處沒人的暖閣待著。

冰露憤憤道,「姑太太真是識人不清,那穆郡王妃就是個蛇蠍婦人,親手把親妹妹的臉划花了呢,姑太太還當她是個寶貝,什麼事都請她來參一腳。」

安芷倒是很淡定,「惡人自有惡人磨啊,你那麼氣憤做什麼,姑母以為林書瑤都在為她著想,可如今施詩會有今日,得多虧林書瑤呢。」

「對啊。」冰露恍然大悟,「當初給姑太太介紹王家公子的,可不就是穆郡王妃么。」

結果王公子玩弄了施詩后,轉頭就把施詩給賣了,可不就是因果報應么。

最開始聽到施詩反抗不嫁去定南時,安芷還覺得施詩有一點可取之處,結果到頭來是眼高手低,害了施詩自個兒,也差點害了兩家人。

想到施詩最後還是嫁給何進,說句實在話,安芷現在挺幸災樂禍的。

就是不知道施詩這會,滿不滿意了。

於施詩而言,肯定是不滿意的。

這會的施詩,已經在沒人的屋子,和她母親哭上了。

「母親啊,您說這叫什麼日子!」施詩抽泣道,「我才剛進門,我那黑心婆母就想吞我嫁妝,好在我聽了你的話,讓自個兒的人守住嫁妝,結果那老太婆轉頭就送了兩位美妾過來,說怕我太辛苦,這都什麼事!」

裴清妍聽得頭疼,想到何家那些人,她就反胃,可偏偏又是兒女親家,「那你就先收下,日後找機會把那兩個給打發出去,如果乖的,那就灌碗紅花下去,別讓她們搶在你之前生孩子就行。」

想到相公成婚次日就進了妾室的屋子,施詩就氣得想罵人,「那兩個賤人,我遲早要收拾她們的。母親說得對,我婆母和相公都是靠不住的,得早點生個兒子才是。」

「還要把錢抓緊了。」裴清妍最近想了很多,也聽哥哥說了很多,「你相公不是真心對你,還貪慕虛榮,絕對不能讓他發跡,以後讓他當個七品小官就好,不然日後他要踩到你頭上撒尿的。你就把錢把著,讓他們家求著你。日後生了兒子好好培養,我和你哥哥都會幫你的。」

施詩有心給自己掙個誥命夫人,奈何母親的話太對了,就何進和婆母的嘴臉,她已經看清何家人,不能指望何進給她帶來榮耀,還不如把精力留給未來的兒子。

而這會的何進,正和外頭的裴家幾個哥兒說說笑笑,奉承地厲害,卻不知道他處心積慮地攀上施家的門檻,到最後都是白費。

不過施詩與何進日後具體如何,還要看後續發展,兩個都是自私自利的人,共同點倒是挺多,指不定還能相處融洽呢。

等安芷過來這邊時,已經是午膳時辰,她剛到,就接受到了院子里大部分人的目光。

作為這座院子的主人,安芷還是很有禮貌地和每個人打招呼,就算她和姑母不和,但名聲得做住。

一頓午飯吃下來,安芷笑得臉快僵了,借著醉酒的名頭,她迫不及待地退場。

等回到自個兒的屋子,喝過冰露泡的濃茶,安芷揉著自個兒的太陽穴,吩咐冰露和春蘭,「待會如果有人要來,若是我不熟的,全都攔著,就說我睡了。」

如安芷料想的一樣,沒過多久,就來了一些不來往的夫人小姐,都說想看看安芷好點沒有,但誰都知道,她們是來攀附裴家關係的。

裴府和隔壁施家的院子開了一扇門,就是那麼麻煩,只要一家請客,其他人就能進出兩邊。

安芷在屋子裡躲了一下午,等外頭天快黑了,才開門讓春蘭就小廚房要了醒酒湯。

晚飯她也不過去吃了,寧願在自己屋子裡喝粥,假裝醉酒頭疼也不過去應酬。

倒是裴闕剛回來,就先被拉過去吃酒。

看在姑母的面子上,裴闕留下吃了兩杯酒,看何進有些醉了,繼續給何進灌酒,等何進喝到人事不知,才心滿意足地離開。

何進醉成爛泥,施詩看都不想看,讓小廝背上馬車,她自個上了另外的馬車,想到何進沒出息的模樣,施詩越發噁心何進。

~

安芷剛喝完粥,就聽到了裴闕的說話聲,抬頭的時候,裴闕正好走進來。

「夫人,還有吃的嗎?」裴闕在那邊光喝酒了,肚子里其實空空的。

安芷嗅到裴闕身上的酒味,讓冰露再去準備一碗醒酒湯,她自個兒給裴闕盛粥,「你先喝點粥墊墊肚子。」

「哦。」裴闕很快喝完粥,又喝了醒酒湯,他本來就沒罪,只是這會看到夫人,就想黏上去。

等冰露她們撤了碗筷后,裴闕看準時機就抱住安芷,下巴在安芷的肩膀上蹭了又蹭,「再有十日就過年了,屆時你還要進宮一趟。」

這點安芷早就想到了,作為重臣家眷,年底有宮宴是正常的。

不過裴闕特意提到宮宴,肯定有原因,「怎麼了?」

「有朝臣上書,說皇上登基第一年,於情於理都應該把太后請回來母子團聚,不然分隔兩地,皇上如何盡孝。」裴闕閉上眼睛,兩隻手沒鬆開。

皇上登基后,太后還是沒硬過朝臣們,去守陵了。可守陵還沒兩個月,就又要把太後接回來,以成國公為首的老臣們不幹了。

但支持接回太后的人也沒說錯,太后辛苦養育皇上,到了過年時間,還要孤苦守陵,確實不符合孝道。

「那你又要夾在兩邊難做人了。」安芷握住裴闕的手背,很暖,很舒服。

裴闕嗯了一聲說是,「不過已經習慣了,他們說什麼,我都說一樣的話,反正別想從我這裡套話。」

安芷看冰露幾個端了熱水進來,拍了拍裴闕的手背,「一邊洗臉,一邊說吧。」

裴闕眷戀不舍地鬆開安芷,起身道,「當初先帝留下遺詔,怕的就是太后掌控朝政。如果這會接回太后,那太后又和之前一樣拖一兩個月,等下個節日又要回來,那也和待在宮裡沒差了。但於情理上,又應該把太後接回來。這麼頭疼的事,還是讓那些老頭們去想,我是懶得管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8章 團聚

46.17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