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身份

第39章 身份

「不是,我不是那個……不是可憐的意思。」林書瑤站了起來,急着辯解。

可裴鈺卻不想聽她說話,給安芷行了禮,看都沒看林書瑤,「小姐,方才威遠侯府的表少爺送了一箱子禮物來,已經放到了院子裏了。」

安芷點頭說知道,李思慧兄妹和她關係都不錯,時常會互相送點小玩意。

回完這話,裴鈺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安芷把目光從裴鈺的背影上收了回來,「林姐姐,剛才我說的十萬兩,你還買嗎?只要你願意出錢,我可以把裴鈺打包送到你府上。」

十萬兩,林書瑤沒有這個錢,她父親一年的俸祿不過才幾百兩銀子,若是一次拿出十萬兩銀錢去買裴鈺,那她家恐怕立馬就會被御史給告到御前。

經歷了剛才裴鈺的冷臉,林書瑤這會恨死安芷了,她覺得安芷是故意安排裴鈺在那個時候過來的,不然裴鈺怎麼會來得那麼巧。像裴鈺那麼高傲的人,她竟然說可憐他?

「林姐姐,買不買,你到底是給我一句話呀?」安芷笑眯眯地問。

「不……不了。」林書瑤起身,「我今兒個身子不太爽利,就先回去了。」

「那我送送你。」安芷起身走到林書瑤邊上。

林書瑤剛想說不用了,安芷就扶住她的手腕,顯得親昵得很。

兩人一起走出安家大門。

「林姐姐,有空常來玩啊,你若真喜歡裴鈺,以後我都讓他來見你。」安芷嗓音不小,引得不少路人都看了過來。

林書瑤聽到這話,片刻都不敢停留,上了轎子,讓轎夫立刻走了,手裏的絹帕被她卷出皺痕,「安芷,我一定會找你算賬的!」

另一邊,安芷回了府里后,吩咐冰露道,「你去把今兒林書瑤來了我們府上,還特意開口要買裴鈺的事,悄悄傳出去。」看到冰露露出疑問的目光,解釋道,「今兒個林書瑤沒在我這裏討到好處,肯定會添油加醋抹黑我,說我和裴鈺有什麼。咱們得先下手為強,她上門是事實,要買裴鈺也是事實,一旦這事傳了出去,她再說我和裴鈺的壞話,別人就不會那麼容易輕信了。」

「小姐真聰明,奴婢這就去辦。」冰露笑着去找人。

安芷應付完林書瑤,有些累了。

回到院子時,發現裴鈺也在。

「有事?」安芷問。

裴鈺嗯了一聲,問:「今兒個,若是林書瑤真的願意出十萬兩白銀,你真要賣我?」

「當然,那可是十萬兩!」安芷有了十萬兩,還做什麼生意,直接去逍遙快活,「誒你怎麼這幅表情,你現在是我僕人,我是打是賣,都是可以的。再說了,若是真賣出去了,你應該高興才是,這天底下沒有人比你更值錢。」

「安芷,你沒底線!」裴鈺氣道。

「大膽!」翠絲站了出來,「小姐名諱可是你能喊的?」她才不管裴鈺以前是不是公子哥,現在就是和她一樣的人。

聽此,裴鈺眉心一皺,露出不悅,卻沒有要道歉的意思。

安芷眯起眼睛,看着裴鈺好一會兒,「裴鈺,你又忘了你的身份了。自己去領罰吧,今天的飯別吃了。」

看裴鈺不動,安芷心情也漸漸不好了,「怎麼,覺得不服氣?你先是不是覺得憑什麼我說什麼就是什麼?」頓了下,「因為這個世道就是不公,以前你高高在上時肯定不了解做下人的感受。你還記得嗎,那年你過生辰,一個丫鬟不小心弄濕了你的衣裳,就被你罰了三天不許吃飯,扣了半個月的月例。怎麼,只可州官放火,不許我來點燈了嗎?」

說完,安芷就轉身往屋子裏走去,同時大聲道,「他若是再不走,就讓人拖走,到時候再打十個板子。」

過了會,翠絲進來說裴鈺走了。

「小姐,我看他不服氣得很。」翠絲是家生子,從生下來起就被大人告知要伺候人過一輩子的,所以在她的腦中,想不通裴鈺為什麼會有大逆不道喊主子名諱的想法。

「不服氣也只能憋著。」安芷爽的就是這點,上輩子她要做賢妻良母,一味忍讓和替裴鈺着想,所以才溫柔體貼,從不頂撞裴鈺,但那不代表她是個孬的。

翠絲在一旁點點頭,笑着給安芷倒茶,「反正小姐最厲害,不管怎麼說,他進了咱們安家,就是要幹活的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便去午休了。

等她醒來時,冰露已經回來了,她看冰露面色不太好,便問怎麼了。

「不是我的事,是成姨娘。」冰露心地好,和家裏的兩個姨娘都還挺好,「她家哥哥又來了。」

成姨娘是外頭買來的,家裏是個小門戶,因她父親會點手藝,早年間家裏日子過得不錯,可後來父親去了,剩下一個遊手好閒的哥哥成平津,把家裏日子越過越差,到最後把成姨娘賣了換錢過日子。

這些年,成平津沒少來安家打秋風,成姨娘耳根子軟,心也軟,每次被哥哥哭一哭,就把自己不多的體己都給了。

以前白氏當家時,並不會說什麼,因為白氏待人寬厚,每次都當做沒看見。

可如今是孟潔當家,上個月成平津來安家時,孟潔就有敲打過成姨娘,讓她別拿安家的錢去貼補娘家,畢竟她都賣到安家了,和成家沒有關係了。

其實孟潔這麼說也沒錯,因為成平津就是個無底洞。

「方才我回來時,聽到成家那位又哭上了,鬧出那麼大動靜,太太那肯定能知道。」冰露對脾氣好、身世慘的人,會格外同情些,「若是成姨娘這次再給她哥哥錢,太太恐怕要罰死成姨娘了。」

安芷對於成姨娘這點,也很喜歡,但她矮一輩的不好說什麼。其實孟潔罰一罰成姨娘,能讓成姨娘醒過來,她倒覺得是件好事。

「成姨娘那個哥哥,就是個吸血蟲。」安芷嘆了口氣,「若是太太能讓她不再貼錢,我是支持太太的。」

然而,就在她剛說完,就聽到安靖的哭聲。

安芷起身走到門口,看到安靖踉踉蹌蹌跑了進來,撲通跪在安芷跟前,哭道,「姐姐,求求你去救救姨娘吧,太太要打死我姨娘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章 身份

4.56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