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章 除夕

第401章 除夕

從老爺子的院子出來,安芷的步伐輕快了許多。

她前腳剛走,老爺子的人後腳就去堵門,不出所料地,裴清妍又帶著人去找了老爺子,不過鎩羽而歸,門還是馬上就堵上了。

這門堵上后,那可就和以往不一樣多了。

以前兩座宅子間有門,誰想過來過去都行。

但現在要找對方,得從正門走,那就是要等門房通傳的,屆時不想見的話,一句不在或者不舒服就行,可不像以前那麼方便。

安芷忍了施家母女那麼久,為的就是老爺子自個兒受不住去堵門。

她才沒那麼傻,為了逞一時之氣,去做長久得罪人的事。

舒舒服服地回到了自個兒的院子,安芷給自個放了個假,讓冰露和春蘭在院子里搭了烤肉架子,正好前些天農莊里的人送了幾頭狍子來,今兒個沒下雪,大家可以烤肉吃。

安芷坐在長廊下,看著院子里的丫鬟們裡外忙碌,叫了福生送了頭比較漂亮的去隔壁施家,再送一頭回娘家。

狍子肉這東西不能多吃,安芷搭配著酒釀吃了個半飽,就讓丫鬟們分著吃了,她則是坐在長廊下,看著滿園積雪,微微縮起脖頸。

隔壁的裴清妍收到狍子肉,立即想到了剛被堵上的門,氣得讓人直接拖走,覺得安芷是在給她下馬威看。

而安家的孟潔他們,雖不覺得狍子稀奇,但送來的是安芷心意,都很高興。

因為喝了酒釀的緣故,安芷的面頰緋紅,像兩團濃厚的晚霞,坐了一會後,她就揉著太陽穴進屋躺下。

睡了不知多久,等她再次醒來,剛睜眼就看到了坐在床沿望著她的裴闕。

「你今兒怎麼能早回來?」

裴闕手指卷著安芷的頭髮玩,「今兒成國公他們還在爭要不要讓太后回來過年,一個個都要逼我說想法,我只好裝頭疼,先回來了。」

「你倒是油滑。」安芷躺著咯咯笑下,「不過他們這樣爭下去也不是個頭,眼看著要過年了,總歸是要有個結果的。」

「天大地大都大不過孝道,光是今年,太后還是會被接回來的。」裴闕看安芷坐了起來,伸手摟住安芷的肩膀,把安芷抱在懷裡,「現如今投靠雲家的門生數不勝數,朝堂那些人慣會見風使舵,雲家的那些子孫出去,都是橫著走。就因為成國公不同意接太后回來,這兩天成家子弟常被雲家人打。」

先帝算是有前瞻的了,能預料到雲家人沉不住氣,所以在有王首輔的情況下,又提了成國公上位。

若不是一個成國公撐著,眼下的京都都得姓雲。

安芷在裴闕懷裡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,「雲家人這般囂張,還不是占著雲大人是皇上外祖,這樣的日子,恐怕還有一些日子。」

雲家太心急了一些,以前被爭了太久,好不容易撐到了十二皇子登基,所以忍不住翹尾巴了。

裴闕哼了哼,「雲家愛怎麼樣都隨他們去,只要別來惹咱們就行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肚子有些餓了,起床叫冰露擺飯。

兩日後,何進還沒來接施詩,但迎太后回宮的聖旨已經到了西陵。

眼看著沒幾日就要過年,太后的儀仗緊趕慢趕地在過年前一日到了京都。

這個新年,太后終究是在慈寧宮住下了。

安芷操持著一大家的交際,這可不是安府的小門小戶,從臘月二十六起,裴府每天迎來送往一堆人。

直到除夕這晚,裴家其他三房一起來主家過年,安芷還要陪笑臉應酬。

正廳里擺了四桌人,大人小孩分開,男人女人也分開。

安芷坐在婦人桌,四個妯娌加上裴家十歲以上的幾位小姐。

過去一年,許氏有許多不如意,一上桌就多喝了兩杯酒,看到安芷給孟氏倒酒,也把酒杯遞了過去,「安芷,你也給我倒一杯。」

安芷看許氏有些醉了,笑著給她倒酒,「二嫂是不是醉了?」

「我沒醉。」許氏一杯悶下,「現如今你是裴家女主人了,我連兩杯酒都不能喝了?」

一旁的孟氏聽到這話,直到許氏是真的有些醉了,忙出聲打圓場,「二嫂別誤會,安芷是關心你身體呢,今兒除夕,咱們想喝多少就喝多少。來,我敬你。」

許氏被孟氏轉移了注意力,和孟氏碰杯。

安芷給自己也倒了一杯酒,抬頭的時候發現李氏正看著她,舉杯邀李氏一起喝,「大嫂,咱們喝一杯?」

李氏最近日子很不好過,她相公被裴闕打壓得直不起腰來,最近還遇到了大麻煩,現在再看到安芷夫婦,她心情很複雜,搖頭道,「我近來身體不好,就不喝酒了。」

「那我自個兒喝吧。」安芷無所謂道。

「四嬸嬸你等等,我來陪你喝。」裴雪舉杯道。她近來聽多了父母之間的談話,懂了不少家族裡的事,心裡越發想要爭口氣。

裴雪給她自己倒了滿滿一杯,先一口悶下,因為喝太急,嗆出了眼淚。

安芷喝完后,看李氏給裴雪擦嘴,她的心情也有點複雜,但別人都害到她頭上,若是再心慈手軟,就白活一輩子了。

一頓年夜飯,大家吃得都不痛快。

安芷下桌的時候,主桌那裡還在喝,許氏已經醉了,被她女兒扶了回去。安芷和李氏沒什麼話好說,本想帶著孟氏去喝茶,結果李氏跟了過來。

「安芷,我鞋襪有些髒了,你能帶我去換一下嗎?」李氏問。

孟氏一聽這話,就知道李氏有話要單獨和安芷說,識趣地找借口去看孩子。

安芷帶著李氏往前走。

「我記得你小時候來裴府,都要先去我那裡先吃點心,那會你母親管得嚴,你想吃還要忍著,粉嫩嫩的小姑娘,眼巴巴地看著我時,我就想著你這兒媳婦要定了。」李氏回憶起往事,唇角帶了彎彎的一點弧度。

安芷也還記得那些往事,不過李氏這會說起這個,她大概懂李氏的意思,所以她搖頭說不記得了,「那都是五六歲時候的事了,過去太久,記不清了呢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1章 除夕

46.52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