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章 紙條

第402章 紙條

聽到安芷的話,李氏的面色微微頓住,可她都特意過來找安芷,再不情願,也要把話說完,「也是,你那會還小,記不清是正常。不過你應該懂,那會我是真心待你。」

「我那會也是一樣,只不過……」安芷故意頓住,邁過門檻,和李氏一起進了屋子,「只不過物是人非,人都在變。」

裴鈺變了,李氏變了,安芷也變了。

李氏進了屋子,抿下唇,聽安芷就是不接話,只能咬牙直接道,「安芷,不論如何,我覺得我們之前還是有情義在的,你別告訴我,這段日子裴闕打壓大房的事,你不知道?」

聽李氏攤牌,安芷也直接問,「那大嫂,你們大房偷偷給我下藥,想要讓我不能生育的事,你也不知道嗎?」

李氏說不出話來了,她一早就有了這個猜想,安芷果然知道了,不然裴闕不會這麼打壓大房。

李氏膝蓋一彎,坐在身後的椅子上,眼眶裡有淚花在打轉,「我……我那是……」

想了好一會兒解釋的話,但什麼解釋在這會都顯得蒼白無力。

安芷看李氏說不出話來,坐到了李氏對面,幽幽道,「大哥不甘心家主之位落在裴闕身上,這我能理解,但大哥想要高位,那就憑真本事來搶。現如今大哥自個兒差了點,又想讓裴鈺回來。大嫂,我理解你們愛子心切,但這不是我要原諒你們的理由。」

李氏張了張嘴,被安芷的一番話懟地說不出話來。

安芷繼續道,「你們給我下毒,這是碰了我們夫婦倆的底線,咱們過去是有些情誼,可經不起再三地蹉跎呀。而且大嫂,如果我讓裴闕不再打壓大哥,那大哥就會放棄針對我們拿?」

自然是不會的。李氏再次回答不上來。

這段日子以來,裴闕的手段一套又一套,李氏聽著相公每天罵人,她也跟著焦慮。

她現在找安芷的事,相公還不知道。

李氏原想著用舊情感動安芷,讓安芷和裴闕能不那麼過分,可安芷卻把兩家人看得透透的,她想的那些辯解都沒了用。

「安芷,有些事,我們都是身不由己。」李氏艱難道。

「我明白,所以我說了理解你們,但我不原諒,因為我知道你們不會放棄。」安芷笑了起來,「大嫂,你不能想著我和裴闕什麼都不做,等著你們把我們弄死的。」

看李氏的臉僵住,安芷嘆氣道,「大嫂,你今兒找了我,那我也勸你們一句。你們要想裴鈺好,那你們得從自身出發,而不是用損人方式去利己。如果真被壓得喘不過氣,我建議你們老老實實接受現實,不然日後會更慘。」

該說的都說了,安芷起身出了屋子,留下李氏一人在屋子裡。

外頭的走廊里掛滿了紅燈籠,整個裴府都顯露出過年的氣氛,安芷數著經過的紅燈籠,眼淚無聲地從眼角滑落。

她不是個完美的人,她也有缺點和軟肋,所以她還是會傷心。

在聽到正廳里男人和孩子們的說笑聲,安芷停下擦去眼淚,重新換上笑容,走進正廳,和大家一塊守歲。

年年歲歲花相似,可到底不是去年那朵花。

安芷和孟氏閑聊著,心思卻還在李氏方才的話上。

今年舅舅和哥哥都回不來,安芷又想起來以前母親還在的日子,那會的天,無時無刻都是藍的。

守歲回去的時候,裴闕察覺出自家夫人心情不好,主動去牽夫人的手,柔聲問,「怎麼了?是不是方才和三嫂出去時,發生了什麼?」

新年初始,安芷不想說不開心的事,反正大嫂的那些話都沒用,「沒什麼我就是想哥哥他們了。乾旱了大半年,以至於邊疆戰事不斷,這樣的日子,有些擔心哥哥和舅舅他們。」

裴闕把安芷的手藏進袖子里,「西北現在的戰事都是小打小鬧,以安旭他們的本事,不會有什麼事,你別太擔心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抬頭沖裴闕笑了下,一起進了院子。

時辰不早了,安芷和裴闕早早歇下,次日醒來后,一番洗漱收拾,便要進宮赴宴了。

馬車行駛在街道上,安芷打了個哈切,發現裴闕一直盯著她瞧,「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?」

「看夫人漂亮,移不開眼。」裴闕往安芷身邊挪動了一點。

「你可別亂來啊!」安芷急忙道,「為了進宮,我可是畫了好久的妝,若是被你弄亂了,待會可是要丟人的。」

裴闕握住安芷的手,「我就離夫人近一點,不做什麼。」

裴闕說不做,還真老實沒多動。

到了內宮門,安芷和裴闕一起下了馬車,很快就有專門的引路太監到他們跟前,那小太監看裴闕下馬車,還很有眼色地伸手扶了下裴闕。

初一的宮宴,還是和以往一樣的流程,只不過新帝登基第一年,所有的程設都是新的。

安芷和裴闕坐下沒多久,在安芷要端起酒杯時,被裴闕不動聲色地按住手,「先別喝,這酒里有東西,方才的引路太監,偷偷給我塞了紙條。」

小心提醒完安芷,裴闕假裝打翻酒壺,讓人準備了新的來。

安芷聽完裴闕的話,心砰砰直跳,等新的酒壺端上來后,還是不敢動。

但裴闕認出送新酒的是自己人,才先給自個兒倒了一杯,抿了一小口,過了會沒事後,才給安芷倒酒。

宮宴上人頭涌動,方才有東西的酒,有心查也查不出來是誰放了東西,只能稍後再說。

而且眼下,才剛開始呢。

不過讓裴闕有些好奇的是,給他送紙條的引路太監不是他的人,是一張完全陌生的面孔。

聽到太后駕到,裴闕這才回神,視線往宮殿外歪了一點,在太後身上短暫停留一會,很快就收回目光。

一段時間沒見,太后憔悴了不少,不過今兒妝容繁複,想來是特別用心了。

安芷被裴闕拉著手,心跳到這會還是不能平復,低著頭看著地面,不知過了多久,等邊上的裴闕起身後,她才跟著站了起來,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氣。

但她剛坐下,就發現不遠處的薛貴太妃,正定定地往她這邊看。

不對,不是看她,是看裴闕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2章 紙條

46.64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