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章 露餡

第407章 露餡

安芷進門后,還沒等她開口問安,老爺子就把裴闕叫到裡屋去了。

這是有事不能和她說。

不說也行,反正該她知道的,裴闕最後都會與她說,所以沒必要在這會纏著進去。

她端了盞茶,細細地品著,繼續想如何安排秋月兩人。

而裡屋的裴懷瑾,盯著裴闕瞧了好一會兒,才沉聲問,「這次南下,是你自個願意的吧?」

若不是裴闕自個兒願意,就是成國公壓到裴闕頭上,裴闕也有法子不去。

裴闕沒想瞞父親,「新帝登基,本來該放個幾把火燒一燒,可咱們這位新帝過了新年才十歲,他燒不起來的火,我得南下燒一燒。」

新帝性格孱弱,出生時有先太子壓著,所以太后是把新帝當嬌嬌兒來養,哭鼻子倒是厲害,只是難撐起大場面。不過從先太子過世后,新帝性子隱忍許多,只是打小就養起來的玩樂性子,一時半會改不了。加上有雲老頭在,新帝能看到、聽到的更是少。

所以自打新帝登基后,朝中但凡有點想頭的,都在攬權或者牟利。

朝堂一亂,天下也就亂了。

於裴家而言,這天下還是姓李的來做比較好,民不聊生對裴家沒啥好處。除非裴闕想當皇帝,那南下又是另一個目的了。

裴懷瑾懂裴闕的意思,他坐在上首,看著裴闕胡茬冒了尖,只能支持裴闕了,「此次南下,不說別人,雲家絕對會從中插手,還有許家和王家都會派人一路盯著,你走之前,最好去成國公府上走一趟,那老頭固執也有固執的好處,讓他在朝中幫你盯著其他人。」

裴闕也是這樣想的,「孩兒記下了。」

「還有一點最重要。」裴懷瑾從兒子身上收回目光,換了語重心長的語氣道,「我已致仕,這裴家興旺成什麼樣都得看你了。我只要求你一點,留著你的那條命吧,你若是死了,你想要護著的人,也得跟著你去死。」

父親的意思,裴闕明白。他不僅僅是裴家的掌家人,也是安芷的守護神。

他的夫人,自是要由他來好生守護。

~

安芷喝完兩盞茶,裴闕才從裡屋出來。

等他們出了老爺子的屋子后,裴闕才出聲道,「等我南下后,若是家裡有什麼事,你可以多找三嫂商量,實在決定不下來的,可以找父親,我都與父親說好了的。」

安芷點頭嗯了一聲,見裴闕沒有要多說的意思,便沒開口多問。

離裴闕南下的日子還有兩天,安芷忙著給裴闕收拾行李,裴闕則是給了裴錚致命一擊,讓裴錚直接丟了官,並在家中閉門思過三個月。

三個月的時間,若是裴闕南下順利,便能回到京都了。

到了裴闕出門的那日,裴家其他人都過來送別,安芷前一晚上已經不舍過了,這會心中雖不舍,但還是從容招待著客人。

一路送到城門口,等看不到裴闕一行的車馬後,安芷才一步三回頭地上了馬車。

她這心裡啊,突然空蕩蕩的。

「夫人,您很捨不得姑爺吧?」冰露問。

安芷瞥了冰露一眼,聽馬車外人來人往,嗔道,「你個死丫頭,越發膽子大了,對,我是捨不得。我現在要幫秋月她們挑夫婿,也該好好幫你挑一個才是,看你以後還怎麼打趣我。」

「可別,奴婢還不想嫁人呢。」冰露唰地紅了臉。

安芷只當冰露是害羞,她自個心思重重,就沒去多打量冰露。

等回到裴府後,安芷胸口空空的,一坐下就會想到裴闕,感覺心被裴闕帶走了,尋思著找點事來做,便去了秋月兩人住的院子。

「秋月,秋霜,夫人來看你們了。」剛進院子,冰露就喊了一聲。

很快,秋霜從屋子裡小跑出來。

「秋月呢?」安芷問。

秋霜眼神往邊上瞟了下,垂眸道,「秋月有些發熱,方才喝了葯,這會正在睡,嫂嫂若是想看秋月,那我去喊她?」

「不用了,我去你屋裡坐也是一樣。」安芷偏頭去看冰露,「冰露你去看看秋月吧,若是病得嚴重,就去請個大夫來看看。」

「不......不用了!」秋霜馬上擺手道,「不是什麼大毛病,不用麻煩冰露了,嫂嫂還是快進屋吧,外頭風大,若是您再凍壞了,可就不好了。」

一聽這話,安芷就覺得秋霜不對勁,「還是看看吧,妹妹生病,我這個做嫂嫂的,自然要多關心下。」

說完,不等秋霜回復,安芷自個往秋月的屋子走。

而冰露也有眼色地攔住秋霜的去路。

等安芷進屋后,徑直走向床沿,結果發現被子里是一疊衣服,秋月沒在屋裡。

秋霜真說了謊話!

安芷深吸了一口氣,回頭時看到秋霜正好衝進來,壓著嗓子問,「秋霜妹妹,秋月這是去了哪呢?」

秋霜的兩條腿微微顫抖,她知道紙包不住火,這種事遲早會露陷,可沒想到那麼快。

安芷看秋霜說不出話來,轉頭看冰露,「先派人在院子里找找,讓王嬤嬤守住院子,這會誰也別讓出去。」

冰露點頭說是,立馬出去找人。

安芷坐下后道,「秋霜啊,你知道秋月去哪了嗎?」

「不......不知道。」秋霜還是搖頭。

「那你猜猜她會去哪?」安芷問話的時候,也在思考秋月去了哪裡,就算是跑了,她也要想法子抓回來,這可是太后的人,若是日後太后要不到人,是犯大不敬之罪的。

「嫂嫂,我真不知道。」秋霜還是堅持說不清楚,「我給秋月喂完葯之後,就回了自個兒的屋子,她可能就是出去走了走,說不定待會就會回來了呢?」

「待會?」安芷哼了哼,「若是待會就回來,又何必在床上放衣裳假裝人在。」看秋霜還是不認,她拍了拍身邊的椅子,「既然你說不知,那我信你,你坐在我邊上,咱們一起想法子找人吧。」

秋霜遲疑不敢動,她沒有秋月那麼大的膽子,更不如秋月的城府深,所以秋月敢偷跑去追裴大人搏個姨娘的前程,她卻只能留在府里裝傻充愣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7章 露餡

46.9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