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章 生路

第408章 生路

坐着的一會功夫里,秋霜如坐針氈,腦子裏想了各種可能,甚至想到了死,可她不想死啊。

安芷也在想着秋月能去哪裏。

這處院子在裴府中央,秋月要想甩開盯梢的人,說明她會功夫,而且還挺厲害,不然不可能甩開裴府的重重侍衛和暗衛。

分析到這裏,安芷特意轉頭看了眼秋霜。

秋霜看着比秋月要簡單得多,可她不敢大意,有時候越是看着單純,實際心機更深。

想到這兒時,冰露回來了,說府里沒人,門房也沒看到秋月出去。

「那她能去哪呢?」安芷皺眉思索。

今兒是裴闕南下的日子,裴府會比尋常戒備松一些,若是秋月離開,確實該挑今兒走。

可秋月此次離開,為了什麼呢?

安芷還不知道。

主要是不能拷問秋霜,她現在沒有證據證明秋霜和秋月串通做壞事,所以只能自己查。

安芷想了又想,起身在屋子裏轉,試圖尋找到一些蛛絲馬跡。

等轉到秋月的梳妝台時,安芷發現梳妝台里的首飾都沒了,這是帶上東西,不打算回來了吧。

「冰露!」安芷憤而轉身,「你去給福生傳話,讓他立刻去找姑爺,就說秋月攜款逃跑,且秋月身手不凡,讓姑爺路上注意,並派人去追查。」

吩咐完冰露后,安芷對臉色蒼白的秋霜笑了下,「既然秋月的偷跑和秋霜妹妹沒關係,那秋霜妹妹就先回去吧,不過為了避嫌,你這幾日就別出府了吧。」

話畢,安芷還要去派人出門找秋月,匆匆走了。

等安芷走後,秋霜才無力地往地上一滑,冰冷的地板讓她清醒了一點。

「秋月,你可一定要成功啊!」

~

這會的秋月,背着包袱,剛到一家驛站,這裏是裴闕南下的必經點。

她給小二塞了銀子,等裴闕到了后,她便端著熱水進了裴闕的屋子。

裴闕趕了一天的路,身上悶了汗,一進屋子就脫了外邊的裘衣,聽到身後有開門聲,想着是送水來的小二,一邊脫著裏頭的衣服,一邊轉身,結果看到了粉妝長裙的秋月,忙捂住衣裳,大吼質問:

「你怎麼在這裏?」

「我……我來伺候大人。」秋月抿唇道,她自認顏色不差,於男人上,她也曾跟着宮裏的老嬤嬤專門學過,而且裴闕出門幾個月,總不可能不找女人吧。

「伺候我?」裴闕皺了眉,想到安芷那麼愛吃醋的一個人,不可能是安芷讓秋月來的,「是你自己的主意嗎?」

來之前,秋月就知道她偷偷跑出來的事瞞不住,所以這會也沒打算否認。

她輕點了下頭,紅著臉道,「大人英姿神武,我願意伺候您。」

她和秋霜是太後派到裴家的人,如果不能留在裴家,那就沒了用處。而且嫁給外頭平庸的人,還不如給裴闕做妾。

秋月都觀察過了,現如今夫人管的嚴,所以裴府連個通房丫頭都沒有。不過裴闕出門了,夫人管不著了,正是她上位的好機會。

只要能在這個時候搭上裴闕,日後就能留在裴府,她也就不用擔心家裏了。

她這條命,由不得她。

裴闕沒想到秋月還能有這個本事,能從裴府跑出來,看來本事不簡單啊。

秋月看裴闕一直不說話,想到嬤嬤說過男人都不會拒絕漂亮女人的主動,心一橫,放下水盆后,朝裴闕慢慢走過去。

裴闕看到秋月走過來,隨手拿起桌上的雞毛撣子,擋住秋月的路,「不要再過來了,我現在給你兩條路,要麼自己回裴府找夫人認錯,要麼就自己走得遠遠地。你能從裴府出來,想來一個人遠走高飛不是問題。」

秋月僵住身體了,死死咬住下嘴唇,還是不打算放棄,「大人,您一個人在外頭辛苦,有個人照顧您不好嗎?而且我不要名分,只要能待在您身邊就行。」

「秋月,你怎麼還和我裝呢?」裴闕勾唇道,「你是太后的人,我們都清楚。今兒我不殺你,是看你也有迫不得已的緣由,但你想對我使美人計,那你就想多了,我不吃你這招。我最後說一次,你是老實回裴府等著嫁人,還是自個兒走,都可以。」

話畢,「啪」的一聲,裴闕把雞毛撣子拍在桌上。

恰好被經過的順子聽到,順子剛到門口,看到秋月時,他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地去看主子。

不是說好了的潔身自好嗎?

裴闕瞥到順子的目光奇奇怪怪,皺眉喊順子進來。

「我?」順子指著自己,「爺,這不太好吧?」主子搞事情,他在一旁看着,回去怎麼面對夫人哦。

裴闕抓起桌上的雞毛撣子,朝順子丟了出去,「讓你進來你就來,廢話那麼多做什麼?」

順子縮頭往邊上一躲,罷了罷了,這是主子逼他看的。

裴闕不知道順子的心思歪到了西天佛祖去,他再次看向秋月,見秋月的臉色白得像牆,沉着臉道,「行了,我看你那麼糾結,也不敢讓你回裴府,那就走吧。下次再遇到,可別指望我能手下留情!」

秋月的五指已經箍進了掌心,她用疼痛來保持清醒。

她不能離開裴家,她家裏人的身家性命都在太後手中,可是美人計不成,那也沒了在裴家立足的根本。

這女人啊,真難做。

秋月的臉上露出一抹凄涼的笑容,袖中突然亮出一把匕首,朝裴闕沖了過去。

「爺小心!」順子下意識地撲向主子,想用自個兒的身體去擋匕首。

可沒等順子到裴闕跟前,秋月手中的匕首忽然調轉了一個方向,朝她自己的胸口刺去。

「噗通」

秋月應聲倒地。

她受過專業的訓練,這一刺,必死無疑。

「裴大人,我本無意害你一家,可我……咳咳……」秋月咳出兩口鮮血,「可我也無可奈何,我願用我一死,來換你的不追究,行嗎?」

她哀求地望着裴闕,雖然知道她的懇求沒用,但還是想求一求。

「還有秋霜,她與我……與我不同,求您給她一條生路。」說到這裏,秋月的眼帘微顫,視線里出現了重影,想到什麼就都說了。

這次偷跑出來,她想過成功,也想過失敗。

不論如何,她是刺殺裴闕死的,太后那裏也不能說什麼了,也算是沒白死。

就是有點遺憾,她還想回家看看爹娘兄弟呢。

半年前哥哥來信,說家中遭遇旱災,幸好有她寄回去的銀錢,不然剛出生的小侄兒就要活活餓死了。哥哥說等她回家,就讓小侄兒給她端茶捏肩。

現在看來,是不能夠了。

一行滾燙的淚珠從眼角滑落,秋月以為等不到裴闕的答覆了,緩緩合上眼睛時,突然聽到了沉重的兩個字。

「可以。」

是裴闕的回答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謝謝大家的打賞,我在後台都看到啦。如果有金幣的朋友們,可以打賞一點嗎(金幣不用錢噠),謝謝大家啦~

祝大家三月能健康且暴富,愛你們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8章 生路

47.0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