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章 失聯

第411章 失聯

李氏連續出門應酬了好些天,卻一點效果都沒有,就連她娘家,都讓她就此打住。

可弓都準備好了,又怎能不射箭。

這一日,又是一個沒有收穫的日子。

李氏懨懨歸來,剛進院子,就聽到女兒的哭聲,忙小跑進屋。

看到滿地的碎酒瓶,還有地上躺著的相公,李氏無聲嘆氣,「相公,你別這樣了,行嗎?」

裴錚抑鬱不得志,連府門都不能出,終日只能被關在裴府里,加上李氏每日都沒有收穫,所以裴錚開始喝酒。

這一喝,就大醉。

裴錚這會醉得看不清人,但還是能聽出夫人李氏的聲音,呵呵笑道,「我不喝酒又能做什麼呢,裴闕把我的出路都堵死了,就連父親喝岳父大人都讓我放棄。」他高喊,「可我憑什麼放棄!」

他激動地指著自己,唾沫飛濺,「我是裴家嫡長子啊!別人家的嫡長子風光無限,結果就我被一個小快二十歲弟弟給羞辱。你知道外頭的人如何取笑我的嗎?」

「你不知道!」裴錚甩開李氏過來攙扶的手,「所有人都不懂我。」

他自個踉踉蹌蹌地扶著椅子站起來,可剛走一步,膝蓋就發軟倒下,正好撞到一片碎酒瓶,頓時,鮮血流出。

李氏嚇得驚呼,高聲喊小廝過來,又喊丫鬟去請大夫。

大房這裡手忙腳亂,安芷則是在和許文娟飲酒。

安芷連著有五日沒收到裴闕的來信了,心裡不安,讓賀荀幫忙找人南下去看看,今兒許文娟是來和安芷回話的。

「回來的人說定州那確實連日大雨,可春日的雨水再大,都不至於把所有的路給沖毀了。」許文娟道,「賀荀已經派人去追蹤了,他讓你先和裴家老爺子通聲氣,若是兩日後再沒消息傳回來,你們裴家也要想想法子了。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,裴闕的本事你是知曉的,不管再難,裴闕都能平安回來。倒是最近你家那位大嫂,在京都各府走得實在是勤快。」

許文娟接到安芷信后,立馬回了娘家一趟,她母親說李氏求了許多人,但大家礙於裴闕的面子,這會都沒出手幫李氏。但朝中總有人和裴闕不對付,所以最好派人跟著李氏。

安芷眉心緊皺,「要是我會點拳腳功夫就好了,便能跟著裴闕一塊南下。」

不會功夫的她,若是堅持跟裴闕南下,只會成為裴闕的負擔。

「話也不是這麼說。」許文娟安撫道,「你心思縝密,有你在,體力活幹不了,但肯定能發現異常。你先別瞎想了,裴闕那還不一定有事呢,若是你自個兒先病倒了,到時候想幫忙都不行。」

道理安芷也懂,可心裡就是揪著,忍不住去想。

勉強擠出一個笑容,和許文娟點頭說了好,送許文娟離開后,安芷直接去了老爺子的院子。

安芷沒收到裴闕的信,裴懷瑾也和裴闕失聯了,所以安芷剛到,裴懷瑾就知道安芷的意思。

「再等兩天吧。」裴懷瑾道,「定州那塊地勢複雜,一時半會沒有消息也是正常。現如今裴闕不在家,你該好好盯著府里,別兩頭出事才好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「兒媳一直都有派人盯著各院,就是大嫂那裡,我和裴闕是不想趕盡殺絕,可大哥大嫂依舊不肯放棄,這可怎麼辦?」

裴錚會有今天,大部分原因得算在裴懷瑾的身上。

裴懷瑾現在一聽到大房的事就頭疼,「你大哥是秋後的螞蚱,由著他蹦躂一些時間吧,等他自個兒看不到希望了,就會放棄。」

安芷可不覺得大哥會有放棄的那天,但看到老爺子眉頭緊縮,不好再多說大房的事,說了幾句注意身體的話,便從老爺子的屋子退了出去。

現如今裴闕不在京都,又是朝堂上斗得最厲害的時候,安芷連赴宴都不敢去了,日日都守在家中,生怕會出什麼事。

但往往啊,最怕出事,就最容易出事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1章 失聯

47.68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