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章 虎口

第417章 虎口

「你小聲一點?」惠平豎起一根手指,放在唇上。

安芷忙捂住嘴,看冰露進來倒茶,忙讓冰露去門口守着,「行了,你快點說。」

惠平左右看了眼,就算知道屋子裏沒有其他人,她還是下意識去看四周,「你哥哥在信上說,西北的騷亂已經平定了,但抓到幾個細作,害死不少西北的弟兄,所以你哥哥藉著借兵給嶺南的機會,偷偷去找裴闕,說有事要和裴闕一起查。他讓我與你說一聲,有他在,你男人不會有事的。」

安芷越聽,眉頭皺得越緊,能讓哥哥從西北跑那麼遠,還特意去找裴闕,這裏頭的事肯定不簡單。

「喂,你聽到我說的沒有?」惠平看安芷出神了,拍了拍安芷肩膀。

安芷抬頭道:「我聽到了。嫂嫂,你知道裴闕受傷了嗎?」

惠平搖頭,「你沒與我說,我怎麼知道,嚴重嗎?」

「應該挺嚴重的,他連信都寫不了。」安芷嘆了口氣,「眼下朝中都在盯着裴闕,特別是雲家,我是怕哥哥跟着裴闕,被人認出來不說,可能也有危險。」

「這你就不用怕吧。」惠平眼中,她家相公是天下第一厲害的,「安旭既然敢去找裴闕,肯定有他的把握。若是有什麼不長眼的,安旭一定會弄死他們。就你哥哥的功夫,沒幾個人動得了他,而且他還帶了許多厲害的人,別想那麼多了。」

惠平給安芷倒茶,「倒是你,今兒去雲家待了那麼久,是做什麼呢?」

安芷說了對雲家的猜想,「眼下雲家一天天做大,野心也越來越大,若是不加以防備,指不定哪一天就被雲家給吞了。」

惠平想的沒安芷那麼多,她這段日子最多的時間是在府裏帶女兒,偶爾回下娘家,再不然就是來安芷這裏,其他地方去的特別少。

「聽你這麼一說,我心裏慌慌的。」惠平拍著胸口道,「這雲家老頭也真是的,一天天沒事做,都快要死的人了,還那麼貪心。咱們先忍着吧,等裴闕他們回來,讓他們去弄死雲老頭。」

~

「阿切!」安旭捂面打噴嚏。

他剛和裴闕在縣城匯合,看順子在給裴闕換藥,安旭第一個想法是裴闕以後會不會變殘廢,若是不能用了,那他妹妹怎麼辦?

床上的裴闕見安旭一直盯着他的兩條胳膊看,主動道,「傷口的毒已經解了,剩下的都是一些皮外傷,以後可能難看一點,但不礙事。」

「不礙事就好。」安旭點了下頭,「不過你這傷得也太嚴重了吧,你娶我妹妹那會,你可是自信滿滿地說功夫了得,怎麼……」

再往下的話,安旭覺得不用說了,不然不好聽。

順子主動替主子解釋,「安將軍莫瞧不上我家爺的功夫,實在是那晚的刺客太多,對方還偷襲,爺受傷后,還拿着刀殺了幾名刺客,不然這會的傷口也不會那麼深。」

聽到順子說到刺客,安芷立即皺眉,問裴闕,「你確認是雲家的人嗎?」

「九成九是雲家老頭乾的。」裴闕劍眉蹙在一起,「雲家心大了。」

聽此,安旭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

他這次特意來找裴闕,就是想說西北出現細作的事,據他調查,西北的那些細作里,除了查出裴家大房的人,還有的很可能是雲家。

安旭從裴闕身上收回目光,「雲家的手都伸到西北去了,舅舅親自審問都沒得出一個結果,好在西北局勢穩定,我才能出來。因為知道雲家盯上你,想來這一路上會遇到什麼事,我特意過來護送你一程。」

裴闕笑着說了聲多謝,看順子換完葯,讓順子去給安旭開間上房。

「不用。」安旭抬手拒絕道,「我晚上跟你睡一間屋子,若是住隔壁,你這裏有什麼情況,等我來的時候,我妹妹就要守寡了。順子,麻煩你去拿一床被褥過來,我打地鋪。」

聽此,裴闕不好拒絕,畢竟夜裏真有可能出事。

只不過,讓裴闕沒想到的是,刺客沒來,他也睡不着,因為安旭的呼嚕聲實在是大。

屋裏漆黑一片,裴闕微微仰頭往地上看,但看不見安旭,只能看到透過窗紙的淡淡月光。

就在這時,窗戶外邊突然出現兩個人影。

屋裏呼嚕聲頓時停下。

裴闕皺眉盯着窗戶,暫且沒出聲。

呼吸隨着人影的移動一點點加快,若是手能拿劍,他這會已經沖了出去。

就在裴闕這麼想的時候,外邊突然飛閃出另一個人,只見刀影飛揚,最開始的兩個人影一起倒下。

很快,安旭就一手提着一個人進來。

他把人丟在裴闕的床邊,「我就說要和你住一屋吧,不然等你家順子發現刺客,你就要去見閻……」

「趴下!」

不等安旭說完,裴闕厲聲急道。

好在安旭動作快,蹲下的同時拉了一個刺客當擋箭牌,這才沒被窗外飛進的毒箭刺中。

「不好,這些毒箭有迷煙!」安旭屏息說完,伸手把裴闕拉到床後面,聽到外頭順子帶着人來,安旭忙開窗把裴闕扛了出去。

對方沒想到屋子裏除了裴闕還有其他人,所以在裴闕出了屋子后,對方就沒了動靜。

等順子他們進屋時,被安旭帶進屋子裏的兩個刺客,已經被毒箭射死了。

他們這一吵,店小二也被吵醒了,但被順子打發了。

只不過,今兒不能再住客棧了。

順子苦惱問,「咱們風餐露宿好幾天了,大家都需要休息,住不了客棧,這可怎麼辦?」

裴闕方才被安旭帶出屋子的時候,胳膊撞到了窗戶,這會又開始流血,他眼裏閃過一抹冷冽,「去縣衙,咱們住縣衙去。」

「可是!」順子覺得不妥,「您不是說這裏的縣令也是雲家門生嗎,若是咱們去了縣衙,豈不是羊入虎口?」

安旭拍了下順子的頭,「我說你的腦子,怎麼與你家主子差了那麼多。你家主子是欽差大臣,那些縣令本就該畢恭畢敬地招待你們。你們住在客棧出了事,這裏的縣令還能推脫說不知情。可如果你們住縣衙去,那縣令就是有十顆腦袋,也不敢在縣衙動手。」

「我們?」順子指著自己,問安旭,「那將軍您不一起嗎?」

裴闕瞪了順子一眼,替安旭回答,「說你笨還真笨,若是安旭與我們一起,被發現身份了怎麼辦,還不如在外頭守着,說不定能查到其他線索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7章 虎口

48.38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