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章 臨安

第418章 臨安

臨安是過了佐州的一個縣城,這裡絲織業發達,城外的運河碼頭,是裴闕此次南下,目前遇到最大的。

可見臨安富庶。

這會已是半夜。

順子看了主子一眼,見主子點了下頭,才去扣響縣衙的大門。

「扣扣,扣扣……」

連著拍了十幾下,縣衙里才傳來不耐煩的一聲。

「誰他么半夜敲門,要死啊!有事明天再來,這會老爺我要睡覺,再敲我弄死你!」

這話一聽就讓人來氣。

順子猛地踹了一腳門,朝門口吼道,「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把門打開!」

「呦呵,你叫我開門,我就要開啊,你當你是誰,難不成是什麼大老爺?呵呵!」

聽到這裡,裴闕給身邊的一個隨從使了眼色,隨從翻牆進了縣衙,裡頭隨即傳來一聲慘叫,很快門就開了。

裴闕坐在竹轎上,由兩個隨從抬著進了門,看著被按在地上的縣衙小廝,冷冰冰地道,「去把你們縣太爺叫起來,就說監管河道的欽差大臣來了。」

一聽欽差大臣四個字,原本還呲牙咧嘴的縣衙小廝,瞬間發抖,被鬆開后,連爬帶滾地跑去叫人。

順子望著小廝的背影,哼道,「不過是個看門的小廝,卻如此囂張,還敢自稱老爺,由此可見這裡的縣令也不是個好東西。」

裴闕看了順子一眼,示意順子不要再說。

縣令是好是壞,不是靠嘴說出來的。

過了一刻鐘左右,縣令傅金旋才披了件外套跑出來,身後還跟著十幾個家丁。

傅金旋一早就有收到京都來的旨意,說裴闕會來監管河道,這會一出來,目光就在裴闕身上打量了好一會兒,特別是裴闕受傷的兩隻手,「敢問欽差大人的公文在哪呀?」

順子遞上公文,「您瞧瞧。」

傅金旋確認公文沒錯后,忙笑著讓人請裴闕進去。

但裴闕卻說了句不急,「今兒我們到的遲,本來想著明兒再來打擾傅大人,可夜裡遇到刺客,如今還有兩具屍體在客棧里,麻煩傅大人先派人去看看。我這雙手疼得厲害,還沒睡意。」

傅金旋一早就派人打聽了裴闕的性子,知道裴闕是個易怒不好對付的人,今兒夜裡恐怕不能好睡了,只能硬著頭皮派人去處理屍體。

他則是帶著裴闕進了縣衙書房,又讓小廝去安排裴闕帶來的人。

裴闕被抬到書房后,直接問了縣衙小廝成了老爺的事,傅金旋頓時嚇得腿軟,忙讓人去打小廝板子。

「那小廝平日在下官跟前畢恭畢敬,下官真沒想到他是個狐假虎威的人,待會打完板子,就把人丟出去。」傅金旋說到這裡時,就有縣衙的人把歷年河道的公文抬了進來,「早就聽說會有欽差大臣來,所以下官一早就準備好了這些。」

裴闕看著滿滿一箱子的公文,眉毛輕輕一挑,看了眼自個兒受傷的胳膊,「我這手臂受了重傷,就麻煩傅大人幫我翻公文吧,不過傅大人若是覺得辛苦,也可喊其他人來。」

傅金旋哪裡敢說辛苦,他這會心思轉了又轉,就怕裴闕已經知道什麼才這麼發難,心裡嘀咕得厲害,忙上前幫裴闕翻公文,祈禱著裴闕只是為了開門小廝而生氣。

能送到裴闕跟前的公文,那都是已經被查過一遍的,挑不出錯來,所以裴闕大概看了下臨安這裡賬面上每年的稅收,心裡有個數。

等快天亮的時候,裴闕才放了傅金旋離開。

他自個兒則是坐在軟榻上閉目養神,傷了兩條胳膊,做什麼事都不方便。

等天亮了后,順子端著熱水進來。

「爺,已經安排好了,等用過早飯後,就去河道巡查。」

裴闕嗯了一聲,「你讓朔風盯緊了縣衙,若是傅金旋送了什麼密信出去,一定要截下來。」

「您放心,昨兒個啊,朔風就偷偷潛入了傅大人的密室。」說到這裡,順子湊到主人跟前,小聲道,「朔風看到了好幾箱的銀元寶呢,這個傅大人,貪得很。」

「臨安富庶,在這裡當官的人,只要心一歪,那就再收不住手。」裴闕哼了哼,「你們別打草驚蛇,我留著傅金旋還有大用處呢。」

臨安這裡因為裴闕的到來而忙碌,京都那兒,雲老爺子也估算出裴闕快到臨安,或者已經到臨安。

他跟前站了一位中年勇士,「你帶著人去臨安,要儘快,這一次,我先要了裴闕的榮華富貴,再要他的命。」

~

安芷從知道哥哥也去找裴闕后,稍微安心了一點點。

不過還是記掛著南邊的事。

只是連著大半個月了,安芷現在就是想一想,倒是不會急得睡不著。

以前兩人每天在一塊,安芷還會想著如果哪天裴闕敢多了別的女人,她就瀟洒走人。

現如今,裴闕沒在跟前晃悠了,心也跟著裴闕往南飛。若是真有決絕那日,估計是瀟洒不了了。

「哎。」低頭嘆了一口氣。

冰露端著甜湯進來時,正好聽到主子嘆氣,「怎麼了嗎?」

「沒什麼,我就是想到時間過得真快。」安芷沒有吃甜湯的心思,拉著冰露坐下,「仔細一算,你和春蘭她們的年紀都不小了,這麼些天,我也聽到不少人在打聽你們。不過之前不好問你們,今兒正好就咱們兩個,你還沒有心上人嗎?」

冰露是安芷跟前的大丫鬟,也是裴府里最能說上話的大丫鬟,模樣還標緻,就是以前在安府,都有不少人想娶冰露,更別提現在的裴家。所以好長的一段時間裡,都有人私下問冰露的意思。只是冰露自個兒沒那想頭,便都拒絕了,後來那些吃不到葡萄的人,就開始編排起冰露心氣高,可能想做姨太太來著。

冰露搖了搖頭,垂眸小聲道,「夫人,這話您都問好幾次了,奴婢若是有,一定會和您說的。」

「那春蘭幾個呢?」安芷又問。

「春蘭說男人都不是好東西,她才不要嫁人呢。」說到這個,冰露哈哈笑了起來,「倒是冬蘭,近來和一起辦事的夥計走得比較近,估計有點意思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8章 臨安

48.89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