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章 偷人

第419章 偷人

聽到冬蘭有苗頭,安芷當日晌午就把冬蘭叫到跟前,問了冬蘭什麼意思。

冬蘭出門辦了許久的事,比起以前落落大方許多,只是面色微微紅,語氣倒是很淡定,「他好像是有那麼點意思,但還沒明說,我想著我都送他鞋襪了,意思夠明確啦,就等著他自個兒來提親了。」

「你們幾個的嫁妝,我一早就準備好了。若是哪一天你們感情到了,直接來和我說就行。」安芷交代道。

冬蘭幾個不僅跟她一起長大,還一直忠心辦事,於情於理,安芷都應該給她們置辦豐厚的嫁妝。聽到冬蘭說是戶簡單人家的男子,安芷就放心了。

和冬蘭說完話后,安芷讓冬蘭帶了一些吃的回去,她帶著冰露和春蘭開始看賬本。

過去一年,因為旱情的原因,最後幾個月利潤少了六成,剩下的四成用來維持日常開支,能剩下的並不多。等到了年底那會,才好了許多。

冰露跟著主子學了記賬,她拿著藥材鋪子的賬本道,「夫人,藥材鋪子的掌柜說今年藥材比往年貴了許多,問咱們是不是要漲價?」

「別人家藥鋪漲了嗎?」安芷問。

「漲了。」冰露道,「它們從去年就開始漲,還漲挺多的,就咱們家藥鋪沒漲。」

「那就跟著漲一點吧,但別太多了。」安芷蓋上手中的賬本,又拿了一本新的,「是人都會生病,若是京都里的藥材全漲價,那百姓們就要苦了。咱們適當漲一點,有錢掙就行,順便在百姓里換個好名聲。」

從裴闕南下后,安芷就一直有在想,以往他們夫婦在京都的名聲都不太好,在很多時候,議論流言的時候,百姓們站他們是少數。

若是只關起門來過自己的日子,或者裴闕不是風口浪尖上的輔佐大臣,名聲那東西,不要也罷。

可有時候,這名聲啊,就是能要人命的東西。雖說對安芷他們的影響不到性命,可若是能換來一點好名聲,日後說不定能幫上忙。

她這是連著大半個月,憂慮出來的感性。

而且她也不是那些利益至上的商人,只要還能掙錢就行。

說完藥材鋪的事,就是水雲間的賬目了。

水雲間的收益比藥材鋪更加穩定,而且還有分店,所以收益更加可觀,不需要安芷操心什麼。

春蘭給主子添茶,「今兒張蘭姐姐派人來了一趟,傳了個口信,說雲夫人喊了張蘭姐姐他們去雲府定製衣裳,張蘭姐姐說等明兒讓您出去見一趟。」

水雲間不僅僅有成衣生意,還是安芷的消息來源。

她放下賬本,讓冰露去準備了兩件男人衣裳,還是和以前一樣悄悄出府。

次日安排完裴府的事後,安芷就帶著冰露出門了。

她們在安芷京都里的別院見面,張蘭先到一步,已經給安芷泡好熱茶。

「張姐姐你也坐。」安芷進屋后道。

張蘭笑著坐在安芷隔壁的椅子上,「我長話短說,從您讓我留意雲家人後,每次雲府來人,我都是親自接待。久而久之,我就發現雲夫人會買一些名貴的年輕男子布料,說是給雲家的幾位公子買,一開始沒覺得奇怪,後來雲夫人買得多了,有次我就特意旁敲側擊問了雲家次子媳婦,可那媳婦說雲夫人送給他們的布料極少。」

說到這裡,張蘭音量小了下來,「後來只要雲夫人有來鋪子,我就會讓人偷偷跟著,其中兩次,發現她去了城南的一處別院,那別院神神秘秘,估摸著裡頭有見不得人的東西。」

聽到城南別院,安芷立馬有了記憶,福生也曾跟著雲夫人到過城南的一處別院,忙和張蘭對線,結果還真是同一個地方。

「張姐,按你去想,那別院里能有什麼呢?」安芷一邊思索,一邊問。

張蘭轉了轉眼珠,「夫人,您別怪我把人往髒了想啊,您生長在大戶深閨人家裡,見的都是一些有頭有臉的人,所有可能不知道一些骯髒事。要我猜啊,這雲夫人買了許多年輕男子布料,還時常去隱蔽的別院,就是去偷人的啊!」

「偷人?」安芷皺了眉。

像雲夫人那種身份尊貴的夫人,有錢有身份,也沒傳出她和雲家老爺子不和,外頭人說到他們夫婦,都說相敬如賓,沒有不好的事傳出來。

「對呀,不然她買那麼多布料,既不能給雲大人穿,又沒給家中孩子,那她買去送給誰?」張蘭越想越覺得是這麼一回事,「您可能不懂,這老夫少妻啊,等男人年紀一大了,女人又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紀,就可能按耐不住。」

「我就是覺得雲老爺子那般精明的人,若是雲夫人偷人,還不是一次兩次,雲老爺子會不知道嗎?」安芷奇怪的是這個問題,「所以我想,會不會是那別院里養的是其他人,雲夫人可能是得了雲老爺子的意思?」

「這也說不準。」張蘭若有所思道,「不過那別院肯定有問題,夫人若是有心,就派人去查一查,指不定能查到一些線索。對了,昨兒個我去了雲府一趟,給裡頭的小姐公子們量了身量,有套了一些話,從他們的態度里發現,雲家先夫人的孩子,似乎挺看不上現在的雲夫人。」

這一點,安芷上回去了趟雲家,也有點感覺,現在聽張蘭也這麼說,看來不是她的錯覺了。

張蘭該說的都說完,起身告辭。

安芷讓張蘭先離開,她在屋子裡待一會再離開,省得待會別人發現他們是一起的。

「冰露,你走過來一點。」安芷對冰露招招手,「姑爺不是給我留了幾個暗衛么,待會回去后,你就去找他們,讓他們去雲夫人的別院蹲著。」

冰露點頭說好,「那……」

「噓,別說話!」不等冰露開口,安芷就捂住冰露的嘴巴,因為她聽到屋外的院子里,突然有東西掉落的聲音。

冰露也聽到屋外有動靜了,胸口砰砰直跳,身子一動都不敢動。

她們今兒出來,連福生都沒帶,只有裴闕留給安芷的幾個暗衛。雖說暗衛們武藝高強,可安芷不僅僅怕有人來刺殺,也怕被人發現她女扮男裝出門,那不等她查清楚雲夫人有沒有偷人,別人就要說她偷人了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謝謝[人生如夢]的打賞,感謝你一直的支持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9章 偷人

48.33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