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章 夜宿

第421章 夜宿

安芷想到李紀父母雙亡,現如今只有一個祖父在,而且按著李紀的年紀,這會定親有些過早。

安芷知道李紀身上秘密多,識趣不多問李紀不想定親的緣由,直接想了法子道,「下次再有媒人去你府上,你就說婚姻大事,你一個小孩兒說了不算,若是他們真有心,就讓他們去問你的祖父。同時呢,你再寫信給你的祖父,讓他放話說你年紀還小,這會以讀書、練武為主,讓你爺爺去擋那些媒人。」

聽此,李紀笑了起來,「這主意好,我爺爺年紀大了,到時候再放話出去,以身體不適,什麼人都不見,那些人就煩不到我頭上。」頓了下,刻意強調道,「不過我可不是什麼小孩子,都十六了。」

「確實是這樣。」安芷點頭道,「不過你們也別把話說得太絕對,像你說的一樣,你今年十六了,現在是不急,但是等過兩年,也要開始相看,可別影響了你以後的大好姻緣。」

「哼,我才不稀罕什麼好姻緣呢。」李紀起身拍拍袖子,「都是一些為了利益才結親的姻緣,不要也罷。既然你主意已出,那我就先走了。」

安芷看了冰露一眼,冰露忙跟上李紀,送他出門。

「世子爺,奴婢送您出去。」冰露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李紀嗯了一聲,大步跨過門檻。

等李紀走後,安芷才敢往後靠去,長長地吐了一口氣,看著門外的眸子漸漸眯了起來。

不一會兒,跟她一起出門的暗衛首領,就來找她了。

「臨風,咱們的人都還好吧?」安芷問。

「只有一個胳膊受傷比較嚴重,需要靜養幾個月,其他的人都是一些輕傷,因為他們發現夫人跑了后,便發起了撤退。」臨風的腰也中了劍傷,不過只是破了皮,沒什麼大事。

「那就好。」聽到沒人犧牲,安芷才鬆了一口氣,「那有抓到活口嗎?」

臨風搖頭,「全部服毒自殺了,從他們身上,也沒發現來自哪裡,但從他們的身手和身上的傷口來看,是從小就被當殺手養大的。」

這次的事,臨風覺得自己的責任很大,主子讓他護著夫人周全,他卻差點讓夫人出事。

「還請夫人責罰!」臨風突然跪下。

「你快起來。」安芷道,「有人一心要害我,這不是你的錯,現在你們都受傷了,那就好好養傷,這幾日我都盡量不出去了。」

「請夫人放心,這次的事,屬下一定幫您查清楚。」臨風堅持道,就算夫人不罰,等日後主子回來,他也是要請罰的,沒能及時察覺到危險,就是他的失職。

「那就勞煩你了,但一切以安全為主。」安芷說完,讓臨風下去休息。

今兒的那些蒙面人能找到她的別院,說明觀察她許久,卻沒讓臨風他們發現,那本事絕對厲害。在這個時候想殺她,本事又大的,她最先想到了雲家。可在京都殺她,太冒險了,她又覺得雲家老爺子不會那麼衝動。

一切都還是未知,安芷沒能理出一條思路,這些天,她不會再出門了,得等事情有了眉頭再說。

她現在就希望裴闕那裡能順利一點,別像她在京都一樣事多。

然而事實上,裴闕那也遇到了棘手的事。

在裴闕巡查河道的第二日,經過一處村落時,被一群村民攔了下來,村長帶著村民不讓清理河道,說會影響他們村裡的河神,新年是要鬧災荒的。

鬼神之說,向來都有。但攔著不讓清理河道的,這倒是少見。

裴闕監管河道有時間限制,他必須在今年汛期之前查完整條運河,所以只要多耽擱一日,下游的百姓就多一分危險。

因為村長帶著村民住在河道邊上,裴闕還不能來硬的,只能暫且作罷。

不過他也查到那村長和傅金旋來往密切,村長會有此舉,多半是受了傅金旋的指使。

裴闕不好和百姓動粗,便耍起了傅金旋。

連著兩日,裴闕都帶著傅金旋出門巡查下游,而且都是走路。

跟著裴闕一起的隨從,都是打小從童子功練起來的,讓他們走個三天三夜都沒問題。

而傅金旋一個吃胖了的肥縣令,走了兩日後,直接病倒在床。

為此,裴闕只好親自來探望傅金旋。

看著床上臉色慘白的傅金旋,裴闕連連嘆氣。「傅大人,你臉色這樣難看,我會愧疚的。哎,都怪我,不該讓你跟我一起去巡查河道的,雖說這本就是你的職責,但只要我不說,京都那也不會知道,你說對不對?」

「話是這麼說……」傅金旋掙扎著想要坐起來,可兩條腿不聽使喚地打抖。

話是這麼說,可裴闕都刻意提到這個,那肯定是會寫摺子去京都說啊。

傅金旋沒多想,就聽出裴闕是在威脅他了。

如今臨安這裡就他和裴闕兩位當官的,裴闕自個兒出去轉一圈,再寫個他不配合的摺子上去,等他任期一到,別說陞官,那可能得去苦地方了。

但傅金旋實在是走不動了,他本想找人拖住裴闕,結果裴闕先不管鬧事的村子,帶著他把其他地方都巡查了,等他現在受不了,再來威脅他。

傅金旋在心裡罵了裴闕好幾句,但當著裴闕的面,只能笑。

「裴大人,我這實在是走不動了。」傅金旋看向裴闕的胳膊,「您的手臂剛好一點,要不咱們坐轎子出門吧?」

「可以啊。」裴闕笑彎了眼睛,「傅大人想坐轎子早說嘛,咱們就一起去吧。」

聽到裴闕同意坐轎子,傅金旋長長地吁了一口氣,可他沒想到,裴闕帶著他到了鬧事的村子后,和村長說了兩句話,就說要住在村子里。

這次出門,傅金旋和往常一樣,就帶了一個小廝,其他什麼也沒帶,只能和裴闕他們住在野外。而傅金旋腰酸腿疼,啥也做不了,睡的是泥巴地,還不能和村民們買東西,因為他們現在是對頭。

裴闕對住野外早就習以為常,看傅金旋翻來覆去睡不著,愧疚地走到傅金旋身邊,「真是辛苦傅大人了,讓你跟著我們這樣勞累,我真的很過意不去。要不,我花點錢,讓你住村民家去?」

這當然不可以,一旦和村民接頭,就會被裴闕抓到把柄。傅金旋只能咬牙堅持,繼續在心裡咒罵裴闕祖宗十八代。

而傅金旋這一堅持,夜裡就被毒蛇咬了,可憐傅大人的腳腫了一大圈,嗷嗷叫了一晚上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1章 夜宿

48.7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