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暗示

第42章 暗示

冰露見主子一直拿著成家的帖子看,問:「小姐,您和成家小姐一直沒有來往,如今她定親了,還是王家庶子,您是不是不見為好?」

成嫿在京中有潑辣的名聲,冰露怕自家小姐會吃虧。

「見見吧。」安芷總覺得成嫿和王文浩的定親不太對,這裡頭的緣故兜兜轉轉,她很好奇,特別是這會成嫿想見她,更讓她好奇了。而且她對敢愛敢恨的成嫿,素來很有好感。

主子都說見了,冰露便沒有聲音。

安芷派人去回了話,第二天成嫿就上門了。

兩人本就沒說過兩句話,坐在屋子裡,一時都沒開口。

安芷為顯主人熱情,先開口,「成姐姐近來,是不是瘦了?」她看成嫿面色憔悴,一點定親的喜悅都感受不到。

成嫿摸了摸自己的臉,微不可見地閃過一絲陰狠,「是瘦了許多,這都怪王家那群不要臉的東西!」

安芷一聽這話,心裡的的好奇到了頂點,同時又按耐住性子,不敢讓成嫿發現她看熱鬧的心思,咦了一聲,「王家,莫不是成姐姐訂婚的工部侍郎王家?」

「不是他家,還能是誰!」成嫿今兒來就是特意為了和安芷打聽王家的事,「不怕你笑話,我今兒過來,就是有些關於王家的事想問問你。我知道我們以前沒有關係,如果你不願意說,我也理解。」

「姐姐請問,如果我知道的,我肯定說。」安芷想到王文浩就討厭。

「我聽說之前王家曾和你提過親,你為何拒絕呢?」成嫿問。

安芷看了邊上的冰露一眼,冰露立馬給成嫿倒茶,「王文浩好吃懶做,還風流成性,還一個,我父親看不上他庶子的身份。」

這些成嫿都有聽過,她抿了下唇,猶豫了一會,「我聽說王文浩從你家離開后,曾被狠狠打了一頓,半個月沒下來床,是你們做的嗎?」

「有這回事?」安芷搖頭,打量著成嫿的神色問,「我父親……不是個喊打喊殺的人,他不會做這種事。成姐姐,如果你信得過我,就直說了吧,當初我聽說你家去王家提親,我頗為震驚,以你的為人,不應該看上王文浩才是。」

成嫿苦澀笑了下,她確實看不上王文浩,可提親的緣由,她不好和安芷說,「安妹妹,不是我信不過你,是這話我說不出口,若不是為了我父母哥哥的名聲,我寧願死了,也不會答應嫁到王家。」

從聽成嫿第一句話時,安芷就知道成嫿是個爽快人,可連成嫿都說不出口的話,安芷大概猜到應該是關於名節的事,心裡罵了句王文浩真不是人。

成嫿罵了幾聲,嘆了口氣,「我就不打擾你了,今兒個謝謝你,改日你若有事,隨時可以找我。」

「成姐姐太客氣了,我並沒有幫到你什麼。」安芷真的很喜歡成嫿這種爽朗的性格,同為女人,她知道一段不幸的婚姻會毀了一個女人的一輩子,心思轉了轉,想到一個主意,暗示道,「成姐姐,我知道你肯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才會和王文浩定親,但這是介於你們兩個還能成婚的份上。」

說到這裡,安芷就不說了。

只要是有點腦子的,就能明白她說的話。

「你是說?」成嫿看向安芷,眼睛漸漸瞪大。

「我什麼也沒說啊。」安芷忙撇清自己,她就是一個暗示,並不想因此惹上王家。

「對對對,安妹妹什麼也沒說。」成嫿歡喜笑了,急著回去找母親想法子,「那我先回去了,改日我一定重重謝你。」

成嫿來得快,走得也快。

等成嫿走後,冰露才敢問安芷最後的話是什麼意思。

「就是讓成嫿殺了王文浩的意思。」安芷說得雲淡風輕。

「小姐,你太大膽了吧!」冰露嚇到了,張大嘴巴看著安芷。

「這是王文浩活該,剛才成嫿吞吞吐吐不肯說定親理由,多半是王家找不到合適的成婚對象,暗地裡壞了成嫿的名節,成家才不得不去提親。」安芷憤憤道。

成家的實力雖說比王家要好一點,但太明著殺王文浩肯定不行,畢竟王家老爺是二品官員。

不過王文浩常年流連花樓酒館,這些地方又是最容易得病的,只要成家人聰明點,能想到這一點,就能讓王文浩的死和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。等王文浩死了,這門婚事自然就算了,到時候王家也沒什麼好威脅成家的。

冰露:「壞人名節確實該死,但這麼一來,成小姐估計得落個克夫的名聲了。」

「克夫怕什麼,就算去做姑子,也比嫁給王文浩那種貨色好。」安芷不屑道。

冰露說了句這倒也是,便不再關心成家的事,話題轉到她今天聽到的一些流言上,「小姐,明兒咱們出門赴宴,要帶裴鈺嗎?」

如今裴鈺是安芷的小廝,若是安芷出門,裴鈺理因跟隨伺候跑腿。

可冰露今兒聽到還是有人在說主子和裴鈺糾纏不清,她怕影響主子的名節。

「帶,怎麼能不帶!」被人說兩句無關緊要的話,安芷並不在意,「不過明兒個給裴鈺戴個面具。」

她並不是怕得罪裴鈺,而是怕做得太過傷了李氏的心。反正她要虐的是裴鈺,等她帶了裴鈺出去后,裴鈺便會看到別人是怎麼在背後議論他,省得他還在潛意識裡以為自己是個貴公子。

與此同時,成嫿在家和母親說了心中所想后,摟著許氏的胳膊,「母親,我現在想到那一日就噁心,若是真讓我嫁給王文浩,我定弔死在他們王家。」

許氏就成嫿一個女兒,從小千寵萬寵護著長大,聽到女兒要尋死,瞬間淚目,「都怪母親不好,那日就不該讓你獨自去賞花。這事我得和你父親商量商量。」畢竟是要弄死一個二品大員的兒子,得從長計議,「不過這真的是安芷和你說的法子嗎?」

「她沒直接說,但她的話就是那麼個意思。」成嫿激動道,「只要我能真的不嫁給王文浩,日後安芷有什麼困難,就是刀山火海我都幫她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章 暗示

4.8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