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章 優越

第430章 優越

那艷詩雖沒直接點名說安芷,可字裡行間都在告訴別人,裴府有位美嬌娘。

安芷知道這事的時候,已經被臨風給壓下去了。

「知道是誰寫的嗎?」安芷問臨風。

「是陶蔚然寫的。」臨風低頭道,「那日闖入內院后,他就寫了這首詩,本來是藏在書架里,不知為何又被人傳出來了。不過這事,和陶公子身邊那個裴公子好像有點關係,據說陶公子做什麼事,都會和裴公子說。」

定南王有爵位在身,每年都要派世子進京都送貢品,所以在京都有自個兒的府宅。就離裴家不遠。

安芷想到詩里的內容,覺得上次就該讓陶蔚然吃點教訓,不然也不會寫出這般不要臉的詩來,「陶家也是功勛之家,怎麼連書架里的東西都能傳出來,那些家丁都是吃素的嗎?」

臨風聽夫人生氣,試探問,「陶公子寫下這等詩詞,夫人要不要去找老太爺一趟?」

「找老太爺有什麼用?」經過上一回的事後,安芷也明白了老太爺的意思,只要陶蔚然不傷害到裴家的切身利益,老太爺都不會多加乾澀,「這事不能找老太爺,得先看看陶蔚然的態度,只要他咬死不忍是寫我,那外頭的人再傳,都只是流言。」

臨風點頭說明白,正要退出去的時候,冰露匆忙忙進來,說陶公子來請罪了。

聽到請罪兩個字,安芷頭就大。

「這陶蔚然的腦袋是漿糊做的嗎?」安芷猛地站起來,「這個時候來請罪,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!」

安芷轉了兩圈,「冰露,你去和陶蔚然說,我與他從沒交集,不過是世家父輩之間的情分,他寫給他屋裡女子的詩,與我無關。」

冰露明白主子的意思,忙出去傳話。

與此同時,裴府正廳里。

陶蔚然正皺眉問裴鶴鳴,「你不是說,只要我用艷詩的事就能把她逼出來嗎,怎麼過去那麼久,還不見人?」

裴鶴鳴就是之前跟著陶蔚然闖內院的公子,他在定南時,就是陶蔚然的小跟班,一直給陶蔚然出謀劃策,「陶兄別急啊,京都里的人規矩多,咱們再等等。」

話音剛落,冰露就來回話。

陶蔚然一聽冰露的話,急了,「你家夫人是沒讀過書嗎?我那詩明明就是……」

「陶公子!」冰露拔高音量,怕陶蔚然再說出驚天地的話,忙打斷了陶蔚然,「陶公子,咱們兩家是世交,所以一直對您禮遇有加。我家夫人是金枝玉葉,且姑爺還在,您若是在意咱們兩家的情分,逾矩的事就再不要做了,還請您自重。」

陶蔚然被冰露懟得噎住,指著冰露好一會兒,才出聲道,「你這丫頭思想齷鹺,我連你家夫人面都沒見過,自重什麼?」

冰露見識過不要臉的人,但如陶蔚然這般胡攪蠻纏的,還是頭一個。

她很想甩臉色說他自己知道,可到底是要顧忌主家的情面,發現裴鶴鳴正直勾勾看著自個,忍著反胃道,「陶公子請回吧,您如今有大好前程,應該專註學業才是。」

冰露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陶蔚然在定南就是混世魔王,誰都不敢這樣甩他臉色,頓時黑了臉,「行,你們真行。現在連一個賤婢都能趕我走了,我告訴你,以後你們裴家求我來,我都不會再來!要不是有我父親在定南給你們撐著,你們裴家早就倒了。什麼百年世家,我呸!」

罵完后,陶蔚然黑著臉衝出了正廳。

裴鶴鳴拔腿就要去追,被趕過來的福生給叫住。

「裴公子,您等等。」福生對裴鶴鳴行禮道,「您能做陶公子的伴讀,那是因為您姓裴,身後有裴家在支撐。可如果您哪一日不願意姓裴了,我家主子,很願意放您去找新祖宗。」

這話是安芷讓福生過來轉達的。安芷奈何不了陶蔚然,但是可以打壓裴鶴鳴。

像裴鶴鳴這樣的旁支子弟,裴家多得是。

裴鶴鳴一聽福生這話,胸口悶了一口氣,眼前說話的雖然是個下人,卻說著威脅他的話。

福生看裴鶴鳴不回話就要走,走到裴鶴鳴跟前擋住裴鶴鳴的去路,「裴公子,您若是想不通小的方才的話,小的就再說直白一點。您若是再慫恿陶公子做一些出格的事,那就多想想您的仕途吧。」

聽到這話,裴鶴鳴剛邁出去的腳,僵在了半空中,隔了許久才落下。

他的家世非常一般,甚至可以說是不堪的,家裡有個酒鬼父親,收入全靠母親織布,家中兄弟姐妹又多。他能進學堂讀書,還是佔了姓裴兩個字,由公中出錢。為了能過上好日子,他每日都製造和陶蔚然的偶遇,甚至讓競爭伴讀的人摔斷腿。

一直以來的討好,才讓裴鶴鳴過上了比較優越的日子。

而這一切的起始,都是因為他姓裴。

「你家夫人,別太欺人太甚了。」裴鶴鳴咬牙道。

冰露聽此,忍不住道,「是誰先沒底線討好陶公子,您自個兒心中清楚。這裡是京都,不是定南了,沒有人幫你們一手遮天。」

裴鶴鳴回頭瞪向冰露,眼神恨不得吃了冰露,恰好陶蔚然的隨從來催,他和隨從說了句抱歉,讓陶蔚然先走,才看到福生和他笑了下。

「裴公子慢走。」福生微笑著道。

等裴鶴鳴走了后,冰露冷哼道,「都不是好東西!」

「冰露姐姐,你快別說了,小心被人聽去。」福生謹慎道。

冰露怕給夫人帶去麻煩,忙捂住嘴。

這日之後,陶蔚然果真沒再來裴家。

一開始,安芷心裡還有些不安,後來見父親什麼都沒說,也就漸漸放下心來。

直到三月底,安芷收到了裴闕的家書,說已經在回京都的路上了,等安芷收到信,再往後推個十天左右,裴闕就能到京都。

得知裴闕快回來,安芷忙帶人打掃起裴府,期待著裴闕回來。

比較可惜的是,哥哥不能跟著一塊回來,裴闕說哥哥已經回西北了,讓安芷去給嫂嫂說一聲,以報平安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30章 優越

49.71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