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章 竹林

第435章 竹林

天上的晚霞映紅了半邊天,裴府的門口,基本上看不到行人。

安芷拖着疲憊的身體,剛從大房那過來。

冰露眼眶紅紅的,咬牙跟在主子邊上,「夫人,那些人也太過分了,姑爺遇到匪盜才拖了回來的時間,又不是故意的。還有那些族老,虧他們還是一群子乎者也的人,結果背地裏嚼舌根起來,一個比一個厲害!」

安芷邁過門檻,聽冰露絮絮叨叨說着抱怨的話,她倒是一句話都沒接,等冰露說完后,她們正好走到院子門口,看到臨風在候着,把人叫進屋裏說話。

「你主子那裏,怎麼說?」安芷問臨風。

「小的沒能見到爺,朔風說爺帶着軍士進山剿匪了,那片山林地勢險峻,小的不好進去。」臨風道,「不過朔風說,爺已經拿到了對方的地勢圖,讓夫人不用擔憂,很快就會有結果了。」

聽此,安芷極輕地點頭嗯了一聲,擺手讓臨風下去。

等臨風退下后,安芷看着清亮的茶湯,愣了許久,直到春蘭從屋外進來,才愣愣地抬頭看去。

「夫人,老太爺那越發不好了。」春蘭一臉憂色。

從裴錚自殺后,裴懷瑾的狀態就一直不怎麼好,每日吃的少、睡得少,本來年紀就大了不經熬,現在白髮人送黑髮人,一下子憔悴了許多。

安芷端起茶盞抿了一口,已經涼了,但正好用來醒神,「我過去看看吧,冰露,你去拿點易消化的吃食。」

冰露轉身去小廚房拿吃的。

春蘭走到夫人身旁,「夫人,老太爺傷心過度,所以才會對您冷了些,您別太往心裏去,他聽說裴鈺要等姑爺回來,立即派人去找了裴鈺。」

自打裴鈺賣身給安芷后,安芷身邊伺候的人,都直呼裴鈺的名字。以前這麼喊可以,但現在不能夠了。

「春蘭啊,你待會去傳個話,如今裴鈺回來了,八成是要撐起大房門楣的,老爺子不會讓我再用身契去要挾裴鈺。所以以前裴鈺在安府當過奴才的事,咱們以後都別提了,你們也別直呼他的名字,不然被大房的人聽到,是要被抓小辮子的。」說到這裏,安芷看春蘭有些氣憤,伸手拍了拍春蘭的肩膀,「你也別太不甘,只要身契還在我們手中,都是能按死裴鈺的把柄。」

現在一時的退讓,並不是真的就原諒了。

安芷只是不想在這種時候,讓裴闕太為難了。

裴闕對她好,那她也願意為了裴闕去包容一些事。

當然,一切都有底線。只要裴鈺不踩她的底線,那大家面子上,都能舒服一點。

穿過竹林,安芷到了老爺子的院子,聽到屋子裏有輕微的咳嗽聲傳來,她把老爺子跟前的小廝叫來,「天已經黑了,你把這些吃的拿進去給老太爺,讓他多少吃一點,裴家還得靠他撐著呢。」

屋子裏的裴懷瑾雖然病著,但耳力好著,他習慣了把人說的話往各種方面想。聽到安芷那麼說,他立即想到的是安芷在提醒他,如果他死了,那裴家就要徹底散了,裴闕想怎麼收拾大房都可以。

實際上,安芷並沒有那個意思,她也不知道老爺子有這麼想。

她是兒媳,不好在夜裏進公公的屋子,放下東西后,見屋子裏的老太爺沒有話傳出來,只好轉身離開。

再次穿過竹林,安芷停下望着竹林,「冰露,你說老爺子這樣長袖善舞的人,怎麼會喜歡在院子門口種一片竹子呢?」

竹子代表性情高潔,不是安芷想說老爺子壞話,而是在這會,她真覺得高潔兩個字和老爺子不搭邊。

冰露不敢接這話,猶豫着想怎麼回答時,聽到夫人又開口了。

「可能人老了,是會變的吧。」安芷低聲喃喃一句,轉身繼續往前走,「咱們回去吧,若是裴鈺明兒還堅持要等裴鈺回來,那我也該找裴鈺好好說道一下了。」

冰露地了一聲,追上主子的時候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她發現主子的眼裏似乎閃過一抹狠厲,是主子在對付徐氏時才有的表情。

主僕兩人回到院子,安芷累了一日,讓冰露幾個去提熱水,她想泡澡。

等熱水準備好后,她剛脫完外衣,突然聽到窗戶發出「咔咔」聲。

隨後,窗戶被推開一條縫。

這裏是裴府,一般人可進不來。

安芷這會還沒穿外衣,嚇得叫不出聲音,在她往後挪動到衣架邊上,正準備拿木棍喊人時,聽到窗戶外傳來了裴闕的聲音。

「夫人莫怕,是我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35章 竹林

50.88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