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1章 看魚

第441章 看魚

二房夫婦感情不合,是眾所周知的事,但凡與許氏相熟的人,都知道這是許氏不能提的點。

安芷如今是主母,就算老太爺對她還有所防備,可主母就是主母,她不用像最開始那會忍讓。既然許氏讓她不開心,那她也直接捅出許氏的雷點。

看許氏不說話,安芷淺笑道,「我聽說這次還是從南邊送來的美人,細腰纖纖,特別討二哥的喜歡,有人幫二嫂分擔辛苦,想來二嫂能輕鬆許多,是吧?」

許氏死死咬住牙關,若不是礙於安芷是主母,她這會已經站起來罵人了,哪裏有人這麼挖苦人的!

孟氏看許氏瞪着安芷不說話,怕事情鬧起來不好看,忙接話轉移話題,「二嫂向來能幹,又得人心,不管二哥身邊有多少人,主心骨還是向著二嫂的。」轉頭往外看去,「也不知道宮裏怎麼樣了,若是還沒消息傳出來,我都要慌了。」

話音剛落,順子就來了。

「見過各位主子。」順子行禮道,「爺讓小的回來傳話,說皇上已經醒了,並沒有大礙,大家可以放心回家。」

「沒事就好。」孟氏輕輕拍著胸口道。

許氏聽到沒事了,心裏還帶着怒火,告辭的話都沒說,轉身就出了大廳。

裴鈺坐着沒動,視線在屋子裏轉了轉,最後落在面前的地板上,並沒有要起身離開的意思。

安芷聽到皇上醒來,懸著的一顆心也落了下來,餘光瞥見裴鈺沒有要走的意思,轉頭去看孟氏,「三嫂,我那兒有些綉品,你若沒事,陪我看看?」

孟氏知道安芷是為了打發裴鈺離開,所以點頭說好。

等安芷走到孟氏跟前時,裴鈺才慢吞吞地起身告辭。

安芷帶着孟氏往自個兒院子走,「大嫂真病得很重嗎?」

「主要是心病拖累。」孟氏看到池塘里的荷葉舒展了好些,感嘆道,「大嫂自個兒想不開,吃再多的葯也沒用,不過為了一雙兒女,就算再多怨氣,她也會撐下來的。」

「這倒是。」安芷看院子已到,不再接着說大房的事,讓冰露拿出幾匹布給孟氏挑,再讓春蘭送孟氏出去。

安芷想着裴闕在宮裏肯定忙得吃不上飯,便讓福生去準備一份吃食,待會送去工部。

等福生提着食盒剛走,春蘭匆匆回來,說大房公子還沒走,正在院子裏看魚,她們做下人的不好去趕人,只好來問主子。

「他愛看魚,那就讓他看吧,現如今老太爺還在,這裏就不僅僅是由我做主。」安芷說到裴鈺時,面色立即沉了下來,「你找個小廝去裴鈺身邊守着,問他是不是想要魚,如果是,整個池塘的魚都可以送他。如果他只是想停在那裏看風景,那就讓他看吧,反正我不去見他。」

春蘭遲疑道,「可如果不催著大公子走,若是姑爺回來看到,那……」

「你放心,你家姑爺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,他娶我的時候,就該料到會有這一天。」安芷打斷春蘭的話,擺手催她快點去傳話。

對裴鈺那個人,安芷並不覺得尷尬,就是許氏特意提到她之前和裴鈺的事,她也不覺得尷尬,而是不爽別人想要看熱鬧的心思。

她和裴鈺曾訂過婚,那是別人都知道的事,若是她可以掩飾,豈不是欲蓋彌彰。

看着春蘭走後,安芷抿了好大一口茶。

好在裴鈺沒那麼不識趣,逗留了小半個時辰,自覺走了。

而裴闕是夜裏才回來,他剛回來,就有人和他說了白日家中發生的事。

裴闕進裏屋的時候,安芷正坐在床沿看書,他走過去解下披風,「今兒福生來送吃食的時候,那些同僚,都誇我有福氣,能娶到夫人這麼貼心的人。」

安芷放下手中的書,調笑道,「那他們挺有眼光,下回我讓福生多帶一點,也給他們嘗嘗裴家小廚房的手藝。」

裴闕坐到安芷身邊,把床沿的書拿到矮凳上,說起了白日裏在宮裏發生的事,「我與你說成國公的想法,是你和成嫿要好,日後若是有機會,你可以和國公夫人多來往。成家為人正派,那成家老三又是我同窗,算是比較靠譜的一家人。」

安芷點頭說明白,「從父親致仕后,咱們裴家就漸漸從第一世家的位置退下來了,倒不是一直要佔著那個虛名,就是世人拜高踩低得厲害,咱們這步步退,在他們眼中就是日漸敗落。若是能和成家互相提攜,日子倒是能輕鬆一點。」

「就是這個理。」比起長袖善舞的許侍郎,裴闕還是更喜歡剛正古板的成國公。

和太圓滑的人相處,得時刻備着好幾顆心眼,就算不是敵人,那也要小心對待。

裴闕自己就是個七竅玲瓏心的人,所以很了解像他這樣的人,很難去信任一個人。

夫婦倆說到這時,外頭冰露來敲門,說熱水準備好了,要不要這會端進來。

安芷看裴闕有些疲倦,就讓冰露進來了。

一番洗漱過後,自然是一夜好眠到天明。

安芷醒來時,裴闕已經去上朝。

她自個兒用過早膳,正打算去園子裏和冰露她們摘桃花時,翠絲小丫頭跑來說何必院子的風箏落在了咱們院子裏,她送過去后,大房公子親自過來送了她一包糖。

「大公子給你送了糖,然後就走了?」冰露聽到裴鈺就不舒服,所以語氣不太好。

「對啊,大公子說謝謝我送風箏回去,但我就是怕他過來拿,這才送過去。」翠絲高高舉起手中的糖,「冰露姐姐,你說這糖該怎麼辦呀?我雖然貪吃,但也不是隨便一個人給東西就吃!」

安芷帶來陪嫁的人,對裴鈺多少都有一些怨氣。

冰露心裏是不想翠絲收下糖的,但還是轉頭去徵求主子的意見。

安芷瞥了眼翠絲手中的糖包,隔壁大房的院子不小,怎麼風箏會掉到她這邊來呢,她實在是看不懂裴鈺,但看到那班糖又膈應,「拿去送給外頭的乞兒吃,冰露你去庫房取過的銀錢,給翠絲重新買一份。以後裴鈺再送你們什麼,能不要的就不要,咱們院子裏的人,不差他那點吃的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41章 看魚

51.58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